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军事 >她属于我 > 40、Chapter 40

40、Chapter 40(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12月末,宁书悦到底还是没有去s国。温念先是离婚,后面又被入室偷窃,无论姜琳怎么劝,她都要留在家里守着女儿。

而姜琳和童君皓,从g市到s国,由鹿行雪安排的人全程陪同,要不是童君皓还有个期末考得走个过场,姜琳简直不乐意回来。

然而就在她回来的第一天,做菜时被割了手。她电话姜瓷,让姜瓷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把伴手礼拿走。

姜瓷傍晚收工后,去了一趟松泠路。

吴阿姨在餐桌上照顾童君皓吃晚饭,诺大的屋子里,冷冷清清的。姜瓷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往楼上姜琳的主卧走去。

姜琳半躺在床上,没睡,开着电视听声音。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姜瓷搬了红木凳子坐去床边。

“晃神儿了。”姜琳撑着手肘往上移了移:“待会你联络温念,看她什么时候方便,把东西给她送一份去。你宁阿姨最近也不大舒服,感冒了,怕过你病气,让你别去御水南苑呢。”

姜瓷拉过姜琳那只裹着纱布的伤手查看:“知道了。你手怎么样?”

姜琳打起精神:“没事,缝了两针,按时换药就行了。本来还想亲自下厨,让你和鹿行雪过来吃饭的。你跟她讲,过两天,等我好了。”

姜瓷:“和我们客气什么,你安心养手吧。”

姜琳指指她:“感情这回事就得有来有往,至亲也不例外。我和皓皓出去这一趟,别提多舒心惬意,还不全托鹿行雪的福?人得讲情义。”

姜瓷点点头:“行。”

姜琳:“哼,我知道你没把我说的当回事。——你有没有吃晚饭?”

姜瓷:“还没。”

姜琳掀开被子:“走吧,也不等谁了,咱们一起吃。”

姜瓷:“爸爸今天不回来吃?”

姜琳低头穿拖鞋:“不来,说有应酬,抽不开身。”

姜瓷陪姜琳一起吃了晚饭,姜琳就喝了一小碗粥。末了,姜琳带姜瓷去看置备的礼物。零零碎碎一大堆东西,笼统的分了两份,小的那份给姜瓷,另一份给宁书悦。

回家的路上姜瓷联络温念,温念问她:“明天下午你有工作没?”

姜瓷:“可以抽空出来。”

温念:“那你到时把地点给我,我们约个简单的下午茶。”

年底鹿行雪公司也忙,到家时候不早了。见姜瓷的房门开着,她敲了几记,熟络的走进去:“妈妈手伤了?”

姜瓷从办公桌上抬头,不意外姜琳会告诉鹿行雪这件事:“我去看过她了,伤口包扎着,说缝了两针。”

鹿行雪皱眉:“那肯定很疼。”

“嗯,人没精神,也没什么胃口。”姜瓷把从姜琳那儿拿来的伴手礼指给鹿行雪:“都是她从s国带回来的,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吧。”

鹿行雪拉开袋口,看了看,拿出来一盒巧克力:“这个很好吃。”

姜瓷看着她拆包装:“是吗?”

“是喔。”鹿行雪从里面取出一颗,修长的手指剥开糖衣:“尝一下。”

她把巧克力送去姜瓷嘴边。

姜瓷:“……”

姜瓷面不改色的张嘴含走。

鹿行雪:“怎么样?”

巧克力的甜味在口齿间弥漫,姜瓷淡定道:“还不错。”

鹿行雪又剥了一颗,塞进自己嘴里,蕴笑的黑眸,从姜瓷泛红的耳尖扫过。

隔天下午,姜瓷拎着一个大袋子出现在和温念约定的咖啡馆。

“……也太夸张了,姜阿姨怎么给我们带这么多?”温念吃惊的把袋子接来放在空位置上。

“你妈妈感冒了?”姜瓷边问边往她对面坐。

温念:“前几天就断断续续发烧,也不告诉我。昨天押着她去了医院,昨晚开始没烧了。”

服务生往这桌送来两份甜点,姜瓷对温念道:“不告诉你是怕你担心吧,你够忙的了。”

“她这样我才是更担心。”温念向服务生道了谢,示意姜瓷把叉子拿起来:“周助理说这儿的甜点特别出名,有时候来的不巧,都不一定能够买到。”

“这么紧俏?”姜瓷觉得餐具上的品牌logo有点眼熟,等尝过味道之后,她想起来,秋天时在星辰音乐学院工作时,鹿行雪带来看她的就是这个牌子的蛋糕。

“你的好不好吃?”温念问姜瓷。

姜瓷:“好吃啊。”

“我的也很好吃。”温念用叉子勾了一大块,伸着胳膊送到姜瓷面前:“哪,张嘴,试试我这个。”

“……从当初的调查来看,她们的关系一度非常亲密,种种迹象表明我们的鹿夫人曾经很喜欢这位小温总。……要不是和你协议结婚了,说不准她们现在会是什么局面。对了,温念是不是刚刚离婚?”

万雯正要下车去取提前预定的蛋糕,就见姜瓷推开咖啡馆的门进去了。等看清她的约会对象是温念,她才对鹿行雪有了上面这番话。

她是知情人,那份结婚协议书是她草拟的,和鹿行雪又熟,因此说话比较直接,还带着几分看好戏的心态。

鹿行雪不置一词,万雯摸着鼻子去取蛋糕,鹿行雪在她之后下车,表情始终不咸不淡的。

——直到看见温念主动喂姜瓷。

“……这么多,你碟子里都快挖光了。”姜瓷没上去接,问她:“里面的黑色是巧克力?”

温念晃晃手:“快点~~是用黑芝麻熬的啦。”

姜瓷:“噢,我——”

“你们在下午茶?”

熟悉的声音跑入耳朵,姜瓷转脸就看见鹿行雪。她眼睛一亮,正要站起来,鹿行雪按着她的肩,让她还是坐着。

温念收回餐叉,笑容不改:“鹿总也是?要不要一起?”

鹿行雪已经看见温念身边那个袋子,和姜瓷昨天从松泠路带回家的一样,心知姜瓷是来送伴手礼的,红唇微弯,回道:“只是顺路陪人过来取蛋糕,没想到能碰见你们。我接下来还有事,就不坐了。”

不远处拎着蛋糕盒的万雯冲姜瓷挥手,姜瓷也抬手挥了挥。

鹿行雪拍拍姜瓷的肩:“你陪小温总慢坐,万雯还在等我,先走了。”

姜瓷还没有从乍然相见的惊喜中回神,脱口而出:“这么急吗?”

问完反应过来,这好像明着在告诉鹿行雪,自己有多想和她再待一会儿。

鹿行雪笑道:“记得回家吃晚饭,庄阿姨今天会来。”

姜瓷:“唔。”

鹿行雪走后,姜瓷抬腕看了看时间。也没有太多空闲陪温念慢坐了,她还得赶回去工作。

温念把自己餐叉上的那块蛋糕切碎,一点一点送入口中。

姜瓷坐在客厅沙发上玩拼图。彤彤在外面骑脚踏车,清脆的笑声隔着栋都能听见。

庄阿姨擦着手走近:“姜小姐,鹿小姐还有多久来?哎唷,这菜得凉了。”

姜瓷抬头,看见摆钟的时针已经指到7,惊说:“已经这个点了?……我来给她打个电话。”

漫长的等待音里,庄阿姨问:“鹿小姐怎么说?”

拨号自动中断,鹿行雪没接。

姜瓷:“……”

姜瓷:“庄阿姨,你先回去吧,菜凉了我们自己热一热。”

庄阿姨解下围裙准备回去了,姜瓷按着遥控把电视开了,继续拼拼图。

七点半,姜瓷揉了揉肚子,觉得饿。她去餐桌边,庄阿姨做了很多菜,光看色泽就令人食指大动,只是都没热气了。

姜瓷点亮手机屏幕,还没有收到鹿行雪的回讯,她给姜琳去了个电话,问她手上的伤有没有好一点。

“总归是疼的,又不能沾水,做什么都不方便。”听筒里传来姜琳病怏怏的声音。

姜瓷有点担心:“妈妈,你还有其他地方不舒服吗?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的。”

姜琳:“兴许这两天睡多了,越睡越没精神。准备一会儿出去夜跑。”

姜瓷打开屋门,外头冷飕飕的,听不见彤彤嬉耍的声音了,她又退回来:“外面挺冷,你别着凉了,就在跑步机上跑吧。”

结束通话,姜瓷重新坐回沙发,拿着拼图碎片,却不像刚才那么静的下心。

8点多,鹿行雪终于回来了。看见沙发上的姜瓷,她点头算作招呼:“晚上好。”

“鹿行雪”,姜瓷丢下拼图,笑微微的:“你等会儿,我来热菜。”

“你还没吃?”鹿行雪往姜瓷走了两步,又停下来。

姜瓷一愣,不是说好回来一起吃的吗?

“……”

鹿行雪只是说庄阿姨会来,让她回家吃饭,可是并没有说,自己也会回来吃。

姜瓷后知后觉,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应鹿行雪。

鹿行雪:“你等到现在?”

姜瓷:“我给你打电话了,但是你没接。”

鹿行雪拿出手机翻看:“……啊,抱歉,没开声音。”

姜瓷:“……没关系,我自己吃吧。”

姜瓷以为鹿行雪会说点什么,谁知鹿行雪点点头,在原地停留几秒后,直接上楼了。

姜瓷有些懵,独自热了两个菜,越吃越委屈。

委屈自己等了这么久,委屈等了这么久鹿行雪却没有陪她一起吃,更委屈鹿行雪甚至没有对她笑一笑,态度还是前所未有的冷淡。

明明在咖啡馆里遇见,一切都还好好的。

咖啡馆?

姜瓷脑海里浮现在御水南苑时,鹿行雪说的那句话。

——从看见照片就开始羡慕温念,能那么早认识你。

回想鹿行雪在咖啡馆出现的时机,正是温念给她喂甜品的时候。

姜瓷心口一跳,……鹿行雪不会是在介意这个吧?

身后传来脚步声,鹿行雪不知何故又下来了。

姜瓷用余光观察她。

“怎么只吃这么少?”鹿行雪停在餐桌边,眉尖微蹙。

姜瓷若有所思道:“……一个人吃不了太多。”

鹿行雪顿了顿,端起菜盘转身去加热。

姜瓷看着她的背影,暗暗戳碗里的米饭,委屈尽消。

两人都在餐桌上坐着,鹿行雪盛了一点儿米饭,陪姜瓷一起吃。

姜瓷:“我明天想去看看妈妈,今天和她通话,听着像生病了。”

鹿行雪:“什么时间?我和你一起去。”

姜瓷:“晚上吧,等你下班。”

鹿行雪:“好。”

姜瓷:“……其实我也应该去看看宁阿姨,温念说她烧了几天了。我妈妈没有兄弟姐妹,宁阿姨对于我,就像是亲阿姨一样。”

姜瓷说着,边观察鹿行雪的表情,边补充:“温念也一直把我当亲妹妹看待。”

鹿行雪细嚼慢咽,吃完这一口,她看向姜瓷。姜瓷坦然的直视着她,鹿行雪终于笑了笑:“我知道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