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军事 >诸天,从亮剑开始的倒爷 > 第373章歼六VS零式战机

第373章歼六VS零式战机(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决心要对付日军的零式战机,张向阳拿出了相当认真的态度。

毕竟那是战斗机。

即使双方性能差一大截,岂不闻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雷达扫描出了周边十几架敌机的方位,

张向阳在云层里仔细搜索着那架袭击他的零式战斗机,突然他透过云缝看到了敌机的踪影。

是那架机身涂着红色编号“幺三五”的零式战斗机!

随即跟了上去。

张向阳利用歼6的速度优势迅速接近,而那架零式战斗机也发现了身后的威胁,开始做蛇形机动。

“发现你了,想跑没那么容易吧!”

面对左右转弯的敌机,张向阳尽量将敌机套入瞄准具,在距离六百米处自信的打出了二十几发炮弹。

三十毫米口径的机炮威力非同小可。

二十几发炮弹宛如点火器,只要有一发打中了,以零式战斗机的脆皮属性,绝对是非残即死。

巧了,炮弹紧贴幺三五战机腹掠过,没有命中。

张向阳的自信一击倒成了一个笑话。

由于没有控制好速度,他驾驶的歼六战机一下子冲到了敌机前面。

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零式战机飞行员,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了,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头重脚轻。

见到那种具有不可思议速度的敌人飞机,居然失误冲到了他飞机正前面。

“天助我也!”

他兴奋的大叫,赶紧将敌机套入瞄准具,把机枪子弹和炮弹一股脑的都打了出去。

仿佛三条火蛇在舔舐歼六战机。

就在日军飞行员激动的以为可以消灭一架敌机的时候,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敌机做了一个难度相当大的斜筋斗反转动作。

这个动作就像人做了一个后空翻一样,但难度要大得多,对飞行员是个考验。

“糟糕了!”日军飞行员心中咯噔一声。

他不可能赌敌人再次失误,运气不会总站到他这一边。

张向阳驾驶飞机完成了一个筋斗动作,最大负荷达到了82g,身体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并且使他头部愈发充血。

值得吗?

值得!

他成功再次咬尾,占据了有利的位置,咬在了零式战机的后面。

猜测敌人应该很惊讶,正驾驶飞机疯狂的想要逃离。

但两者的速度完全没有可比性,差一倍多呢。

零式战机即使先跑出一大段距离,也会很快被追上。

张向阳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控制好速度,抵近到了大约五百米的位置才开火,一直打到二百米。

近五十发炮弹打出去效果斐然。

最少有四五发扫中了零式战机,应该有打中油箱,零式战机当场就起火了,带着滚滚浓烟向地面坠落。

“打掉了一架零式战机,保持速度贴近了打,不到五百米不开炮”

在通讯频道里,张向阳并没有太过激动,冷静的跟僚机交流战斗经验。

本来应该是他们两架战斗机相互配合作战,但这种一面倒的碾压局,摧毁敌机效率更为重要,所以二人分头作战。

“收到。”

僚机的飞行员沉博阳,比张向阳说的更加激进。

他是下定决心靠近,不到三百米不开炮。

炮一响,就必有敌机中弹坠落。

在他个人的第五次进攻中,机头的机炮一连打出

了二十发炮弹。

被命中的日军轰炸机当即拖着黑烟向下坠去,上面的两名飞行员跳伞了。

这样打更节省炮弹,用有限的炮弹消灭更多的敌机。

沉博阳对日军轰炸机大打出手,张向阳就继续追着日军的零式战机重拳出击。

随着又一架零式战机被击落,剩余的五架零式战机不敢在高空呆了。

编号幺三九的零式战机,下降到更低的地方去,几乎贴着山顶飞过,企图利用地形躲避歼六的攻击。

腾冲周边多山,有的是海拔两三千米的高山。

重重叠叠的山峦铺面而来,一个不慎撞上去便是机毁人亡。

但张向阳毫不畏惧,他在服役时曾专门训练过,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幺三九号零式战机的飞行员经验相当丰富,他做着蛇形机动,企图干扰歼六射击。

张向阳一个不查浪费掉了二十多枚炮弹没有击中。

吸取教训,他控制好速度,紧紧地跟在敌机后面,也做着蛇形机动,并且寻机点射。

但又一次没有成功。

偏转角射击难度本来就很大,双方又在快速机动,想打中很难。

更何况歼六的载弹量有限,不能像机枪一样随意泼洒子弹,必须要做到一击命中。

看着近在迟尺的敌机却就是打不下来,张向阳焦急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

嘿,是真邪门啊!

本以为是很好对付的,哪想到遇上了个硬茬子。

此刻若他想结束战斗,倒是十分简单,雷达锁定敌机,发射一枚搭载的霹雳二导弹,保管敌人粉身碎骨。

但是张向阳内心十分不甘心。

被敌人驾驶一架落后的飞机用技术甩掉,显然是对他技术的侮辱。

张向阳彻底跟敌人杠上了,他集中了全部的精神。

在以往的训练中,面对类似的情况该如何应对回忆起来马上便有了办法。

当敌机向右转的时候,张向阳在左边等着,零式战机完成转弯就正好撞在歼六的炮口上。

敌机一进入瞄准具,他抓住机会勐烈开炮射击。

三十几枚炮弹扫过一条线,准确地命中了目标。

零式战机立马就被撕碎了,一头撞向了旁边的山峰,炸成了一团碎片。

张向阳嘴角浮现起了一丝笑容,他的技术还是没有落下。

按耐住击落敌机的兴奋,张向阳驾驶歼六继续寻找下一个倒霉蛋。

在空战的中途,他将两枚霹雳二导弹,分别送给了两架日军零式战机,取得了距离两千米和三千米位置上的战果。

让日军飞行员彻底认识到,零式战机无敌是过去式,在新冒出来的川军团敌机面前不堪一击。

此次空战,张向阳和同伴沉博阳驾驶两架歼六,一共摧毁了十架轰炸机,五架零式战机,总计十五架。

整场空战仅用时三分四十五秒,平均十五秒摧毁一架飞机。

这样的速度和效率,是史无前例的。

日军派出的二十八架飞机,只有寥寥几架飞机,见到实在没有希望四散逃走。

他们将消息带回去,对日军的空军来说无疑是八级大地震。

此刻,地面的众人观赏了一幕精彩的空战。

什么叫一面倒的屠杀,川军团的两架歼六战机做了一个示范。

“哦,我的上帝啊!不敢想象居然有如此优秀的飞机,如果我大英帝国拥有”

那肯定不连颠空战

取得胜利,德国老的飞机再也不敢侵犯。

英国老记者在畅想中嗨翻了。

以兰迪和马丹娜为首的美国记者,激动的赞叹不已。

对于能够看到过去几个月,耀武扬威的日军空军吃大亏,他们觉得已经不虚此行了。

当然,倘若川军团愿意提供这种飞机,给他们美利坚彷制就更好了。

以他们美利坚的工业制造实力,一年产几万架飞机,日本人的飞机将再也难以飞上天空。

连欧洲德国人的飞机也得歇菜。

姜超放下望远镜,用力捏了捏有点僵硬的脖子。

要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但他不会去当战斗机飞行员,因为成为一个合格的战斗机飞行员,训练需要许多时间。

等训练出来黄瓜菜都凉了,还不如继续当直升机驾驶员,多参与几次战斗,积攒几份军工合算。

出人头地,就看能否把握住机会了。

通讯器里突然传来声音:“报告,雷达显示敌人的第二波飞机群突然掉头了,原因不明。”

“原因不是已经很很明显了嘛,小鬼子不愿意再送死了,所以得到消息就撤了。”

李云龙根据自己的推断给出了一个结论。

虽然他的结论不严谨,但差不多就是事实了。

逃散的飞机通过电台,将消息传给了后面正在赶来的机群。

坐镇的日军指挥官宁愿背上抗命的责任,甚至上军事法庭,也不愿意带领手下来送死,让敌人屠杀增添战绩。

但是有雷达的锁定,他们能逃得了吗?

第二批歼六战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在曼德勒军营遥控指挥的陈浩得到消息,马上给出了新指令。

跟随日军机群,找到日军飞机场。

一二十架飞机已经不能满足陈浩的胃口,要打就连锅端了。

等找到位置安排一波轰炸,彻底消灭威胁。

李云龙不必考虑那些,他的眼里只有腾冲,拿下这座城,消灭第五十五师团的指挥部。

此前为躲避空袭隐蔽的坦克和步战车,开出来对城墙进行下一次进攻。

只是得到命令,不准靠近城墙一百米。

而后又得到新的指令,再向后撤三百米。

朝令夕改,战士们都有点儿懵,到底搞什么名堂?

不是李云龙搞名堂,是即将到来为他们打开缺口的轰六,搭载的炸弹有名堂。

此次两架轰六搭载的炸弹不一样,其中一架搭载了超级炸弹30002型航爆弹。

这是常规炸弹中尉力排名第十的。

也是华夏空军现役威力最大的炸弹。

整个航爆弹全重达到了28吨,轰六也只能在弹舱内携带1枚。

据资料,这种炸弹由哈尔滨某厂生产,在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生产865枚,是有具体数字的。

好在是可以外贸的,陈浩总共买了三枚,花了大价钱。

当然这款炸弹也对得起它的价格,主要用途是对海上和地面的坚固固定目标进行攻击。

一旦直接命中,其威力足以直接击沉失去航行能力的十万吨大型舰艇,或者摧毁大型坚固掩体。

炸毁腾冲那坚固的石头城墙,完全可以做到。

但是这款炸弹不是没有缺点。

七八十年代的老式炸弹没有制导能力,因此需要借助轰六飞机上的雷达、光学轰炸瞄准器来进行精确瞄准。

大型轰炸机执行临空轰炸任务,绝大多数情况是概略轰炸。

即对几十平方米、甚至上百平方米的面状目标实施打击。

而这一次,他们的打击目标是只有十平米见方的城门。

高空、高速,山谷又多风。

两千米高空看城门,就如火柴盒大小。

没有自动制导功能,一旦投出,便不受控制,命中目标完全靠机组成员的精准计算和对投弹时机的精确把握。

所以第二架轰炸机搭载了拥有制导功能的炸弹,威力当然不能与之相比,也不能保证彻底炸开城门。

算是一个弥补的双保险。

让前线的坦克、步战车靠后,再靠后。

不是李云龙愿意朝令夕改,是怕那枚航空炸弹投不准,把自家人给误伤了。

要知道那一枚炸弹爆炸时,将近三吨重的炸弹,可以造成半径50米的杀伤范围。

坦克要是被误伤了,不用琢磨,直接就没了。

在这样威力的炸弹面前,十万吨的舰艇都承受不住,坦克厚重的装甲也带来不了安全。

前线部队后撤下来不到一分钟。

两架在后面等待了许久的轰六终于登场了,体型较歼六臃肿庞大的多。

飞行机组人员,全部是退役后被高薪聘请来的,技术十分可靠。

机长一点一点的修正航行轨迹,由于不必躲避敌人雷达和导弹的威胁,这一步进行的十分从容。

领航员熟练的操作瞄准设备,一点点的对准目标。

“投放!”

30002型航爆弹像长了眼睛一样从两千米的高空呼啸而下,径直飞向了城门,要将其彻底炸碎。

轰隆隆!

这一声剧烈的爆炸,刷新了众人的认知。

光听爆炸声,哪怕不亲眼目睹,都会直觉感知到这枚炸弹的威力。

举着望远镜观测的众人更是看得目不转睛。

爆炸腾起了一朵小型蘑孤云,无数被粉碎的石头伴随着炸弹的金属碎片到处飞射,横扫半径上百米。

最令人期待的城门在爆炸声中轰然倒塌,出现了一个宽约十几米的缺口。

坦克履带开上去直接就能通过。

进攻的通道彻底打开了。

李云龙放下望远镜不禁感叹:“老子八辈子都没打过这么省心的仗。”

碾压,单方面的碾压,打的日军没一点脾气。

要是在新一团有这些东西,李云龙敢直接去打太原。

他琢磨着等八路军扫平了华北,找陈浩商量搞些这样的轰炸机。

完全可以往东京框框的投炸弹,让小日本狗屁天皇尝尝挨炸的滋味。

“副团座,用等第二架轰炸机投完炸弹,再发起进攻吗?”

身旁参谋的疑问,唤醒了正在幻想的李云龙。

仗打的太顺利,完全用不着他指挥的本领,居然走神了。

“打,直接打!”

李云龙果断的下令,却又吩咐:“联系第二架轰炸机,先盘旋一会,找找更有价值的目标。”

腾冲稳稳拿下,区别只在于斩获多少。

李云龙是丝毫都不给日军留机会,决心漂亮的拿下这一仗。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