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68章:忍与坚持

第68章:忍与坚持(第1 / 1页)

没有了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尸体的味道是什么样的?

尸横遍野是什么样的?

战场上的死寂又是什么样的?

还有那炮火连天、愤怒的哀嚎和战士们血拼的怒吼是什么样的?

见证死亡、见证一个国家的兴衰、见证一位伟人的成型之路和见证生命是什么样的?

也许这些答案在这!能告诉你!

虚世界事件里的世界,就犹如真的一样,能亲身体验到,甚至会死!

百里空地祢衡,千里传颂死寂,万里扬名其号,为后领兵平之。说的是在这几百公里的空地上,死亡已经传出去千里,大陆内谁都知道了传奇,是皇后带领兵马战胜的起义军,一传十、十传百,百传无数,无数成为了传说,让人写进史书,在后人们的嘴里,口口相传,创下了丰功伟绩。

恩承的头颅被砍下,就放在城门口造人唾弃。即使只剩下了一颗头,那游街示众的鸡蛋、菜叶和垃圾,也是慢慢一铁笼,他算是臭名昭著了,信了不该信的人。

但也未必都怪子殿,因为这一切只是事件而已,不择任何手段逃离,才是考验者的本性,不然就不配活着。

唯一不同与其他人作为的子殿,却鞠躬,道:“你是一位不同的领袖,想法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思想。本来能成就和此国王一样的伟绩,可你偏要逆向而行、执着于此,为什么?别的地方配不上你吗?愚蠢!”

说完,一位气质非凡的人出现,让在场所有人下跪,只有狭寻和子殿没有。

没错,就是国王来了,第一句话。就是说:“朕来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他是朕的首相,误入歧途。当初,朕下令杀了他上一辈的所有人,座位警示,留下后一辈的人作为赏赐,可他却越陷越深,无法自拔,被人洗脑反抗与朕!”

他横横的走近着子殿,与他面对面,直视。“殿首你说?朕做的有何不对?有反叛之心不能杀吗?”

子殿明白,国王的这一番话,只是在抱怨而已,并不是向他说明自己的对。

他又深叹口气,把艳艳搂在怀里,亲了一口!!!

此举动更是气坏了狭寻、吓坏了子殿!

狭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睁大了双眼带着疑惑看着她和殿狱层长,越看越气、越看越不甘、越看越觉得羞辱。胸腔和腹部的起伏说明了她对艳艳的爱,在风声的徘徊、战后的血腥和无比的喧闹下,呼吸声、心跳加速说明了她对艳艳的气。

“竟然和NPC在一起,那就别怪我气你了。”

情急之下,她也做了一项绝对示威的回应,没错,她朝着子殿走去,搂住了他,当着艳艳、国王和将军的面亲吻,完事儿后还用示威的双眼凝视艳艳,舔着嘴唇!

“夫君啊,这里能安全吗?我看不如那阴森的荆棘林呢,我们走吧。”她委屈的求着,拉着子殿的胳膊勾起了国王的心,他已经知道了此人是艳艳的妹妹,所以笑容很宠。“家里多好,非得带我出来。”说完,她就像要离开。

也幸亏子殿反应迅速,明白事由,没动。看了看艳艳,两人都散发出一脸明了的感觉,看来都已经明白了。

“放心,你姐夫我,是这里的国王,一定不会让你们一家受委屈的,和上面那家伙的地方可不一样哦。”狭寻开始那副小怨妇的模样瞪着,忘记了在监狱里听到,她和艳艳的恋爱,在这是违法的,如果她能明白,兴许两人就不会这样,也正是因为她的冲动和无理智,导致了两人的恋情结束。

子殿靠近狭寻,把她拉到一旁,跟国王和艳艳做了个‘先让我跟她聊聊’的眼神。来到狭寻身边后,他说:“你忘了?这一切都是再演,不是真的,别生气了!距离开这里还差一步,等救出荆棘山的那些人时,我们就能离开,后回到考验者小区,配合一下,忍忍!”

狭寻哭着、擤着鼻子,满脸的委屈和伤心,但无奈,她只要暂时答应,看着姐姐和别人亲热,违背承若。

劝说成功,她瞬间入戏,转头兴高采烈的向艳艳跑去,挽住她的胳膊,就如两人恋爱时一样,很甜蜜。说道:“走吧,姐姐你得给我介绍房间的配制,还有吃的、喝的,必须要好,不然我才不在这待着呢,哼!”

她还转头向国王哼了一声,更是表现出了自己的演技,精湛延炼、经得起推敲。

不过,在艳艳内心看来,她是心痛的。

“多谢你苦苦支撑,辛苦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在两人前往住所时,她心里重复着说这些话,并刻印在心上,脑子里当然也备份了一份,留着随着念。

至于子殿,他随着国王一起去了会议大厅,什么都不做,直接开干,说一说这一趟的行程和荆棘山。

重要的是,如何给那些被洗脑的人搬回最初的思想!

“实世界”——————

周末,是所有人最喜欢的一天,因为可以休息、玩耍、逛街和与爱的人亲热,四处游走,享受美好时光。

可子宙这位没有男朋友的女孩,今日却和新闺蜜一起。

平常她都是和银河在家写作业,写完了再出来,穿着令人羡慕还具有回头率的亲子装,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若没有银河的存在,或许子宙面临的就是遇男则讪了。

她和瑾香聊得不亦乐乎、什么话都说,甚至还碰见了那天一同狡辩的家长,最后与他们不欢而散!

两个人这就算结成知己般的闺蜜了,即使为此,他们也有相互要隐藏的秘密。瑾香就问道:“带我去你的饭店吧,让我瞧瞧你是怎么经营的。对了,你的专业就是酒店管理吗?”她挽着子宙的胳膊,眼神略微有些飘逸!

子宙深叹口气,抿着嘴仰望天空,发出咕哝咕哝的嗯声,犹豫着该怎么回答,或是说不说自己的身份,因为她不仅有自己的私人实验室,还是可以随时召唤的科学家,这也是她有资源成立自己实验室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她还是愿意自己做,不想被挖走,做一位独立的科学家才是真正的有才,被控制,确实不怎么样!

情急之下,她说道:“我嘛……学的并不是酒店管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此处她买了个伏笔,故意先不说,而是停下前进的步伐,对着瑾香瞟眉眼,并且自豪的笑着。“跟你说,你绝对想不到,我今年25…26岁,是一位正在崛起的、伟大的、有理想的和有作为的女科学家,货真价值!”

说完后,瑾香满脸惊叹,无比震惊。她说:“我去!你也太厉害了吧?科学家耶!很多人小时候的梦想,看来……只有你真正完成了呀?对你刮目相看喔!”

两个人继续前进,她又说:“那你科学家的身份——在哪工作啊?做饭店可惜了,你可有大好年华啊!”

“这个呢?我只能告诉你保密,属于机密。”她给瑾香施了一个藏有深意的眼神,并且散发出抱歉的表情。“对不起,这件事我确实不能对你诚实,能告诉你我是科学家,就已经破了很大的界,不能再多说了哦!”她调戏了下瑾香,告诉她不管有多严重的好奇心都不好问,再问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走吧,我们一起看看饭店,顺便带你吃带你好吃的。”

…………

家里,两个孩子玩的那叫一个热闹。因为两台电脑,一个在银河房间,一个在子宙房间,所以玩游戏总会大喊大叫,生怕对方听不到。

子宙的电脑已经做了安全措施,一般找不到有关她的重要文件,所以也很放心。

小孩毕竟是小孩,光玩游戏怎么能消遣时间呢!

“子河,子河!”贺龙来到银河房间,喊道。“要不,我们出去吧!在家待着好无聊啊,行吗?”

银河放下手中的键鼠,随着旋转座椅转到贺龙面前,做出一副乖乖宝宝的样子。说道:“可是,妈妈说过,让我们一天都待在家里不准出去的,这样走……万一出事了呢,妈妈还得发脾气啊?最好还是在家待着吧!”

他的成熟,已经超越了同龄所有小孩,乃至越青年。

面对贺龙的请求,他皱紧眉头犹豫,表现出一副没有办法的样子,表情和眼神还十分纠结。

“在她们回来前回来不就行了,你说呢?”贺龙继续他的坚持劝导。“出去吧,就这样玩太无趣了,腻得慌,我们在叫一个同学出来一起玩,走吧,走吧!”他把银河拽出房间,强制性违反子宙给他们设下的规定。

银河是听话的,重要的是奈何不住贺龙不听话啊,这也说明了教育的方式不同,一个高级一个正常。

电脑没关,房间没锁,两人就出去了,连钥匙都没拿,家门却锁上了。像银河这样的孩子,手机自然是不重要,所以,手机也忘拿了,这就预示着,他和贺龙将会走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会走失,然后妈妈们就着急。

不过银河懂事,应该知道如何处理,即使是在出去时,带着这样焦虑和纠结的情绪,也能理智做出决定。

…………

时间来到了中午,也正是饭点,子宙的饭店盆满钵满,坐满了顾客,但唯有门口那套专用桌椅没用上,而上面和上次一样摆满了菜,子宙应该是提前通知了饭店那边。上的都是店里特色的菜,很香、很满、很漂亮,摆盘和量非常良心。

“看,这就是我公司。”当子宙跟瑾香说完,转头看向自己店里的时候,惊呆了,话也瞬间停了下来。“我去!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多人,怎么回事?哈哈哈!”说着说着,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并表示很欣慰。“那谁?把菜都端到我办公室里,把这座让给比人坐。”她号令着经理。

即使是一间不大的饭店,也能做出领导人的气质,犹如脚下的十万大军,瑾香看后都羡慕死了。

不仅顾客大厅有专属桌子,连办公室除了办公桌以外,也有专属桌子,而菜就放在那上面,还有一套茶具,是最初经营的时候购买的,因为那时她常常在办公室里。此刻,菜的热度正好是边聊边吃,不够的可以加,凉可以热。

“孩子们中午吃什么呢?你就没想过?”瑾香询问,关心着自己的儿子和银河。

“哎呀,放心吧。”子宙充满自信的回复。“冰箱里有你想不到的美食,银河会做,他们一定不会饿着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带你来这啊,对不对嘛!吃吧!”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没有了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