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64章:子宙的新闺蜜

第64章:子宙的新闺蜜(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红黄色暗调的洞穴,是烛火与灯光的结合,复古式风格的建筑,埋藏在万米高山之中。山有多高、多大,还得看里面的房屋怎么排列,是呈阶梯型,足足有百米之高,这里住着上万人,可以说是一座山中小镇了,滋润着他们每个人。

子殿和狭寻从中层出发,一路前往顶端,也就是他们这里的皇城部分,期间还能听到一些有意思的事。

楼梯旁还有商店,最多的是酒水,他们很愿意喝酒,所以酒的供应必须充足,也可以说有酒就有动力、就有与敌人战斗的士气和力量,而且酒吧还天天人山人海,这家没有了,就去另一家接着喝,不管是男人、女人还是妇女,手里都会有一瓶、一杯或是一箱酒,拿回家的路途中还喝两口。

“你说,这场仗要是胜利的话,我们会不会有更好的酒可以和呀?”一位妇女跟旁边的伙伴说。“听说,他们皇城中,酒水比我们还多,不断性更高,一定要赶尽杀绝,抢美酒。”

“对,为我们的男人鼓起信心。”伙伴回复着朋友的话。

子殿听后不为所动、合情合理,这没什么,看样子就是受那些权力者压迫的种族和人们,他们聚集在一起,选出一位能领导他们的人,终积少成多,后起义反抗,赢得美好生活。路过了这些地方后,他和狭寻又来到了打铁发放盔甲的店旁边,他故意放慢脚步,想听听战士口中的国王之都。结果听出了一些与之前听到的不一样的故事,成反面形象。

“那些愚忠的烂好人们,就知道巴结他们的国王。唉,前两天那一仗又败了,被泡在金钱里的混蛋击败,真是羞愧,我恨不得扒了他们的皮,把他们的后人活埋、喂给野兽。”这些话,不像是正义之人起义的言辞,狠毒狠辣!

“说的……太对了,尤其是昏庸的国王,每天都在想着怎么找女人,也不管理政事。”更为离谱的,其他人都一样。

他们还有教会,坐落于下层、中层和上层,领导教会的人都是起义军里的高层,每天几乎讲三场,说白了就是洗脑。里面更多的是小孩、女人和青年,告诉他们起义的意思和作用,及推翻国王之都统治后我们统治的制度,一定比他领导的要好。子殿又故意慢慢悠悠的开始了偷听,希望获得一些线索。

结果,教会领导人说的话他全听见了,而且什么制度等说的非常不错,就在他离开教会,继续前往上层时,听到了一些打教会领导人脸的话,还是用行动告诉的子殿。

“夫君?你看他?”狭寻发现了一位倒地不起,滴酒未沾还疲惫的一个人,估计是有病症,所以会这样。

“我们……帮帮他吧。”他刚说完,准备去搀扶,侧面就来了一群巡逻的士兵。原本以为不用自己去帮忙了,结果因为他的不去酿成了一大祸,他们二话不说,揪起这位男子的头发,把他扶到墙边,先是在他身上摸索一番,拿走所有的钱财、珠宝和值钱的东西,最后,一刀刺进其心脏,另一位砍掉了他的头。这举动彻底让子殿颠覆了对这里的认知和所有好印象。

“废人,活着只会浪费资源,也不能打仗、不能为我们赢取胜利,添姿色彩。待我通报恩承王,将他株连三族,哦不,是株连九族,男丁留下打仗,女的送到某院为我们取乐。”听完他们的说辞,狭寻害怕的躲在子殿身后。

看着他们远去,子殿萌生了一个全新的想法,就算那位巡视士官长说的有道理,那他们的思想也有问题。

之后,他拉紧狭寻的手,一路边听边分析,来到了顶层。

…………

这座被起义军严重语言攻击的皇城,和它的国王,正走在皇家长廊之中,对面那位美若天仙的女子。此国王看起来就非常的面善,不说很帅,但也很有威严,气质也能压倒万千群雄,气场更是可达天际,富贵伴随着他踩下的每一步金砖。

当他看到艳艳时,就被她完全吸引,忘记了身后的女佣、护卫和环境,霸道的直冲而上。艳艳也为了能活着离开,就暂时表示出一副任命的样子,同时了他的示爱。

并且,与国王同眠了。能感觉出来,国王是第一次,艳艳说实话赚了,虽是虚幻,但触感可是真的。

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国王用真情实意,艳艳用临时对付。国王能认真到什么程度,竟然和艳艳聊起了国家大事,还得到了一些有利于国王之都的话。国王道:“现在,我可以全心全意的为我人民服务了,别奇怪我为何不自称为朕,因为朕不喜欢,我想的,就是灭掉那群邪教徒,给我的王国带来和平!”

他说了有一个小时,是真把艳艳感动到了,并趴在他身上留下了眼泪,觉得他好伟大啊。就说道:“我有一个朋友,他被起义军掳走了,若陛下荣获他,就一定能灭掉困扰陛下的…那群邪教徒,让我辅佐,寻回此人,好吗?”

此处,艳艳说的此人,是狭寻,子殿只是捎带脚,而前面那句朋友却是子殿,也正是此世界中的争夺之才。

“我相信你,因为你和所有都不同,你不是这里的人。”

国王的高超智慧,吓到了艳艳,非常非常困惑,也难怪他能当上国王。她虽然把身体交出去了,迫不得已,但也是为了见她的妹妹而做、救她而行。

“实世界”——————

外面浓烟滚滚、气味四溅,但都是食物的味道,没有一点恶心人的源头,还有人们喧嚣的聊天声,有骂人的、感人的、真心话流露的等等言辞,最后是那更大声的招呼,这上菜了,就会听见一声大喊,不到一分钟,菜就给你端上桌。

唯有子宙、银河、贺龙和贺龙妈妈他们安安静静,听不到外面的大声喧哗,只能略微能听清一点点,其余就他们自己。

此火锅店,可不是子宙的,因为有一点她的店里是永远也达不到的,那就是满坑满谷、盆满钵满和人山人海。估计啊,她都不敢想象自己的饭店有这么多人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再说容量也达不到啊,真的都不行,这给她羡慕的,不停抱怨:“我为啥会走进这家这么火的同行店里,气我自己?哼!呵呵!”

因为这是银河选的嘛,所以子宙就借此理由,用委屈、生气和不甘心的眼神凝视与他,使得他不敢言语、不敢动弹,被吓得不轻,搞不懂妈妈为何会发出这样的表情,太可怕了,就找了个理由跟贺龙玩去了,留下了两位妈妈。

“你刚才咋了?心情不好?哈,因为什么啊?”贺龙妈妈给她夹了一块肉,间接关心了一下子宙的心情。

“啊?没事!”她强颜欢笑,听到一点这里的喧闹声就会头痛、不甘心和生气。总闷着也不好,她就想,面前有人倾诉白不倾诉,万一心情会好呢?她说:“唉,看到这里的场景,我就为我自己的店愁啊,真相把所有人都挖到我的店里去,这样的话钱就挣翻了。”最后漏出花痴的脸庞,舔着嘴唇。

这句话对她自己来说是倾诉,没什么关系,但对贺龙妈妈来说就是不诚实。“自己明明有店,还让我花钱请你吃饭,像什么话啊这是,哼!下次再也不跟你吃饭了。”

当然,这句话只是一瞬之间,0.01秒,随后就被吃饭的起点击溃在心底,并消散在心里,还宠溺的笑了笑。

“呦!没想到啊,没想到。”如此捧的语气和表情,真是让人忍不住要笑呢!“妹妹你年纪轻轻,深藏不露,单亲妈妈做的这么好,把儿子教育的三观正、有勇气、那么帅气,自己竟然是一位老板,成功人士哦!哈!”她不仅把语气、口气做得这么和蔼可亲、真诚相待,表情还那么羡慕、憧憬和嫉妒,不知不觉子宙就喜欢上了她,心情忽然大好。

即使是贺龙妈妈的言辞中包括了她单亲妈妈的事实,也会不自觉的笑出来,产生好感。子宙叹着气笑着,回复了谦虚、拘谨和谨慎的保险。说:“没有啦,我只是迫于无奈,养子河嘛,不得不做点稳定的事,失败就是西去,成功就是重生。”

最后那句话,太真实了。失败了,没钱没势,可能会被这社会饿死,成功了,有钱有势,就绝对会获得新生活着。

子宙也不知从何开始,愿意自主和贺龙妈妈讲起了自己的悲惨故事。她说道:“想当初我曾有无数次后悔没打掉子河,我的人僧也许就不一样了,会丰富、会饱满、会色彩艳丽,但一想到我老公,我就舍不得。”她慢慢的流泪了。“子河的责任主要还是在我这,因为那晚是我……没给他带套套!”

生日宴,子殿喝多了,抱着子宙就开始亲,从客厅激烈的亲到卧室,他忘记了安全措施,合理。可子宙也忘了,这就有点不合情不合理,她又没喝多。

“后续,我还为我自己澄清。18岁啊!不懂那些,哪有闲心想起来还要带那个东西,对不?”子宙给了自己一巴掌,尽全力还原当初的场景。“我就是这样,给了自己一巴掌,把从国外叔叔家的我,彻底打醒了,并鼓起勇气告诉叔叔我怀孕了!他就托关系,帮我生下了子河,任何机构都不知道,包括国内,平平安安的,过了三年,那是我最苦最幸福的日子。”

贺龙妈妈泪流满面,双手捧在胸前,聆着故事。没有嘲笑和嫌弃,没有鄙视和瞧不起,只有同情和爱护。

她还做出了一个决定,真诚的看向子宙,说道:“要不我们做闺蜜吧,我太喜欢你了,好不好?”这就像告白,一段深情的告白,没有什么橘里橘气的气氛,只有姐妹心心相惜的场景,令人羡慕啊,不自觉的扬起姨母笑。

子宙听后,大吃一惊,不敢相信,昔日的对手,今日竟然主动向自己表白,扬言要求做闺蜜。

“哈哈哈,好,好,好。”她欣慰、开心的笑着,并主动与其握手。说道:“增加了一位知己,真好,我们应该也算是半个不打不相识吧?”紧接着,两人抱在一起,互相给予温暖,从贺龙妈妈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子宙的身材应该是比她好,尤其是拥抱时最容易触碰到的部位,大了一个罩杯。

“对了!”子宙又主动分开,惊讶和期待的表情说着。“你老公今晚在家吗?不如来我家睡,我们好好聊一夜,明天送完孩子们上学后,我带你去我店里看看,怎么样?”

贺龙妈妈犹豫了一会,眼神向上飘,随之用嗲嗲的音。回复道:“嗯……没问题,当然可以!”

此后,闺蜜俩手牵手,去买了单,子宙抢买的!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