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63章:不打不相识?

第63章:不打不相识?(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要说……那位拯救袤艳的将领是伪君子,不正确,最多也就是对国王太忠诚。在这座城里,有一句话传颂了两百多年,总是能在人们的耳边所闻,说的是:“当今我们的国王,至今可没有娶上一位妻子啊,江山可是要拱手送人了呦!”

所以,袤艳这么美的女孩,被忠诚的属下抓获,才会被送至皇城皇宫,给国王相对象,从而传承血统,发扬光大。

国王日理万机,每天心事重重,即使皇宫就这么大,那当天赶到也得择日再见。唉……袤艳一夜未眠,在这间比上回还要豪华百倍、千倍的房里,不停观日、观月——观自己,甚至说了一段搞笑的话,她道:“我堂堂真人真身,真的要被这虚影造出来的人玩?也不知道NPC的能力怎么样!哼哼!”

伴随着一声苦笑,马文渊推门而入,连敲门都没有。而此时的袤艳又没穿外衣,这间内衣的透明度还挺高,且恩人还特意命令过所有人必须敲门,包括马文渊!

“你给我滚!滚出去!”吓到袤艳急中生气。

“没大没小!一点规矩没有!就算是自己人也不能这样没有礼貌啊?真是,令人讨厌!”她一边穿衣服一边抱怨,小眼神太有喜感,连带整个表情都是那么的可爱,从中还露着霸道,女汉子的一半性格。她的身高算是女生里比较高的,但远远比不上子宙的180身高,身材也处于高等,到不了太好。穿完衣服,门口也出现了声音,喧闹、喧嚣、喧哗和争吵!

当她开门后,看见的是马文渊被恩人的属下摁在地上,准备砍头。他大喊:“所有伪命者,定当以我国历法执行,不管伪命者是否我国人,一律当场砍头。”袤艳都来不及反应,还没走出房间,马文渊就被她恩人杀了,脑袋当场落地!

屈辱啊,屈辱啊。在战场上没能被杀,结果是以这种低等人的方式被杀,传出去又多了一个话题。

别说!恩人刚才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可面对他觉得对的人或是对的事时,笑容太令人沉醉了,根本无法自拔。他规规矩矩的走到袤艳身边,用此微笑,说道:“夫人受惊了,您先歇息歇息,国王一会儿会亲自来这。”完事后,他叫来了很多吃的,还有美酒,吃着吃着,就知道要发生什么。

…………

这座皇城外的百里之处,没有像这样一般变态的法令,女人的房间误闯的话,惩罚较轻。

再说,子殿又不是没有礼貌的人,不会犯这种错误的。按照照常来找狭寻的话,肯定是要敲门,等她一切都准备好,再听令行事,可现在不同,他们的关系变成了夫妻,所以,子殿来到她门口时,直接推门而入。看到狭寻正在穿衣服,上身和下身能清楚的看到内容,他过去捂住即将大叫的狭寻。说道:“嘘!你要是喊出来的话,我们就是死路一条,别忘了!”

狭寻突然反应过来,放下了芥蒂。后回:“对不起,我还不习惯。但……请你转身,我先穿衣服好吗?”

子殿‘啊’了一声,发出尴尬又不好意思的笑,两人的姿势比较也尴尬,狭寻抿紧嘴唇,要紧牙关,哪哪都在示意让子殿离开她的身体,可尴尬僵住了局面。

此处她心,并不是不为所动,只是道德牵住了,没有严重的做出袤艳所犯下的错,只是自己在心里爽爽就完了。

“从来没这么近距离看过殿狱层长,原来……原来……能无死角的帅气,尤其是离近了,这面庞犹如在世潘安,中文里这样夸人是对的,说貌若潘安嘛。”她摇了摇头,子殿也离开了她的身体并转过了身。又想:“哎呀呀,我这是在想什么呢?不行,我不能背叛承若啊,不行,绝对不行!”

她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想着与姐姐立下的承若,绝不沉迷于子殿的美色,而且前面也说了道德取胜、邪念湮灭,与子殿开始了交谈。

“不知夫君找我有何要事呢?”她瞬间入戏,对子殿喊起了夫君的称号。如此爱称,子宙可都没喊过。

“哈?都叫上夫君了,那好啊,夫人!”他笑了笑,有些暗自窃喜,像占到了便宜类似。“恩承想见见我们,聊聊关于进攻那座皇城的计划,我正在想……若我的计策不行,就势必会有异常大战,我会利用我高等考验者的能力与他对决,你现在必须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不要离开我的视线,就算饿、渴了也要我们一同进行,不准分开,再饿也得要忍着!”

“还有,这段时间一定很辛苦,咱也不知道他们两波到底哪边才是白、是黑,这还都有未可知。”他从对面坐,改坐到狭寻身边,搂着!道:“习惯习惯在一起的感觉,我和我女朋友也是这样进入那种关系的,放心,不取你身体,哈!”

此等玩笑,在子殿看来是胡闹,但在狭寻看来,撩计非常成功,戳中了她的心,但依旧没战胜艳艳。

“额……殿狱层长,还是拘谨一些,别越界!”她害羞,处于心跳加速还动心的状态生拒绝了他。“在我看来,就接接吻和牵牵手就可以了,没必要做——爱吧?”

子殿很无奈并叹了口气。到:“你说你!想哪去了?就说让你习惯习惯、练习一下,又没说做那种事,唉!”

此后,他们二人前往了这里的王城,去会面恩承!

“实世界”——————

若天赐是良机,那么命定就是永远。

这句话形容子宙和银河再好不过了,谁说这样的话只能形容情侣和相爱的恋人?朋友、亲人都可以啊!何况是这对母子,那可是与众不同,永恒就是永恒!

这班占领操场时。大风吹蚀,草地揉足,运动强化着他们的小腿、大腿和上身等部位;奔跑相向,竞技激烈,比赛狰狞着他们的胜感、友谊和意志等机能;空气静心,氛围紧张,场地促使着他们的行动、呼吸和头脑等恶化;出类拔萃,银河之向,其能影响着同学、朋友和老师等目光;焦点显而易见!

可以看到,全班少了几个人,那就是差点被高年级学生揍的那几位同学,他们被叫到主任办公室,意义审查,并经主任的口说了句实话。主任道:“原来一直闹事的还真是你们,上次欺负子河名目了,你们虽是受害者,但还是要叫家长!”

他们之中,那位可以称之为孩子头的,满脸都是对银河的感谢和感激,渴望和他成为好朋友,不计前嫌重好。

不管主任说什么,或是怎么袒护银河,他都不带生气的,甚至还为他开心,能解除他在大家眼里的坏形象,这就是他即将成为银河好朋友该做的。但身后那几位,却不以为然,他们依旧对银河存在着恨,始终不服,就算他们老大都服了他,他们也不愿意服气,作对!就和银河作对。

甚至,他们之中的一位,默默道:“什么破事都能扯上那位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我看主任你就是收了他妈妈的钱,然后一直在保护他,欺负我们这些怪孩子,哼!”

结果,这句话被主任听到了。主任说:“你说太大声了,我听到了,给予一次警告,不许在言语攻击他人。”

“就是,要不是子河,我们会被打的更惨。”他用犀利又严肃的眼神回头凝视了一下这位同学,他的跟班。“你以后要对他表示足够的尊重,不许再诋毁人家。”突然变好的他,名叫尉迟贺龙,寓意很大。既有历史人物又有神兽象征,性格如此强悍也非常合理,小时候打架、长大了懂事、知错纠错、珍惜遇到的每一位知己,是他这样的人,必经之路。

时间悄然流逝,转眼间来到了夜晚,今天银河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补课环节,和其他几位同学一起补课。那位贺龙小朋友可悄悄的还没离开,跟妈妈说好,要请子河一家吃饭,就算是没出手只出了面应对,竟然也获得了此等回报。

贺龙的妈妈,就是那位在上一次争执时,三观、自知之明非常好的女人,和子宙差不了多少。

白天那么疯狂的子宙,转眼间却回归了状态,那副对于自己梦想的可怕模样,不见了。依然靠在那爱车门旁,穿着白色又喜庆的裙子,配备黑色打底裤,马尾辫变成了散发,唯有实验室里的眼睛没摘,也不是近视眼,这样看来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怎么看都不搭配,完全是美占领了所有焦点。

由于贺龙是提前回家的,然后又来了,所以领着妈妈并没有开车或骑车,而是溜达来的。就在门口看到了等待银河放学的子宙,于是就主动过去打招呼。

“那个……”贺龙妈妈显得有些尴尬。“我今天想请您和您儿子去吃个饭,能否赏个脸呢?让俩孩子交好。”

子宙不为所动,双手盘在胸前,看着他们来、听着他们邀请自己吃饭。道:“行,没问题。”她毫不犹豫同意了,给贺龙妈妈下一跳,根本都反应不过来。“我早就想跟你认识认识了,上次觉得你不错,但事太多,一直没加你。而且……上次的事你是最有理智的,当然他们做的也很合理,哈哈!”子宙甜美,治愈的微笑敞开,弄得氛围非常好。

这会儿,最尴尬的是班主任,他领着银河出来,本以为还能和子宙聊聊,但这态势,就不必了。其实蹭饭100%能一起,但他不愿意啊,因为他想和子宙单独相处,可每一天都有阻拦,迟迟不能独处,有机会还把握不住。

银河看到妈妈后,兴高采烈的跑过去拥抱,回头时才看到贺龙和贺龙妈妈,不计前嫌的打招呼,问好。

礼貌可不是盖的,他从小就接受子宙的教育,对谁都有一份很好的态度,除非敌先不尊、自再不尊,然后争锋相向,与其对抗,最后用智慧取胜。他说:“你们……路过啊还是回来专门找我的?对!你没事吧?那些人有没有伤到你,这事怎么处理了最后?”他充满着好奇心,跑到他身边询问。

“银河,今天我们和他们,同进晚餐,地方你们俩选。”子宙很自然的充当起了老大的位置,做出了都同意的决定。而贺龙吧决定权交给了银河。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