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60章:逃之夭夭

第60章:逃之夭夭(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血性十足,血腥味四溅,血液成河,可以说是这间行刑房最标准的词语了,和之前狭寻之前看到的那间不一样,没有脱光的女佣伺候、没有骨瘦如柴的男犯人坐等,也没有洁白崭新、香气扑鼻的墙,更没有真正的笑和真诚以待。

只有各式各样的刑具、手段残忍的女佣和痛苦哀嚎、大声嚎叫的哭喊,怜悯只是罪恶,在这再圣母也行不通。

女佣都是经过专业的训练,然后在实践中一点点熟悉,像是狭寻一上来就行刑的,极为罕见,将来有可能成为行刑长。因为他们王国相信流浪的女人,比这里的女人更残暴,而狭寻,却胆小到连刀都不敢触碰,结果迎来的就只有嘲笑声、和听起来没有重复语的谩骂和侮辱,得以激发,绝不会放弃她。

就算胆小,她们也相信狭寻又十足的潜力能成事,所有罪恶的语句都骂了一遍了,迫不得已,她将面前的刀刃,插进了这位满脸渴望活着的犯人。

血液沾满了她的双手,眼泪滴落在上面,悲伤与杀戮的结合让她痛不欲生,双腿软到倒地不起、腰部软到无法起身,全身以无力行走,她悲伤的对着第一个她杀死的人。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没办法,请原谅我!一定要原谅我,我只是被逼无奈,千万别来找我好不好!”

此时的她,多么希望有个灵魂对她说:“好,我不怪你,你也崩溃了,我只是幻影,并不是生命。”

她利用虚世界事件,来给自己洗脑,疯狂在脑子里重复说这个不是真人、这个不是真人、这个不是真人!可持续了几秒后毫无作用,痛苦的求饶依旧在她耳边徘徊,双手的鲜血像是怎么也洗不掉一样,永生缠绕着她,让你记住此刻。

“带我离开!我要离开这里,离开,离开!”她被刚才那位姐姐拖出行刑房,动作温柔,手法柔情。

“行了……别害怕,有我在呢。”这句话让她想起了不知在何方的艳艳,并抬头看着这位姐姐,一头扎进她怀里,哭着、抱住她,哭着。“习惯就好了,我也是这么过来的,只不过……比你胆大一点。”她搀扶着狭寻起身。“来,跟我到你睡觉的地方认认路,有单独的房间哦!还有好吃的等着你!”

“好,谢谢你!”她差点说出英文。就此,她跟随着这位姐姐来到了自己的休息住宿的地方,果然非常棒,充满着女人独有的风格,还有很多好吃的。

这些,是令她心情变好的另一源头,为此转移注意力,忘掉一直在耳边徘徊的求饶声,那哀求声太痛苦了!

她坐在椅子上,到了一杯酒,喝下去、咽到胃里时,叹那口气和挣扎的表情释放了不少。但姐姐没走,缓慢的走到她身边坐下来,说道:“我想……你没男人,你有女人,对不对?”她又进一度那淫邪的笑,手放在狭寻的肩膀上。“我们的级别,在这是禁欲的,除了犯人,没有消遣的目标,你我或许可以……但那也是禁忌的,我都憋了五十年了。”

狭寻见状,立即推走她。并说:“对不起,我的性取向很正常。跟她只是关系比较亲近的姐妹而已!她管我管的比较严,所以看起来跟……那什么似的。”她认真的澄清着

姐姐不信,就开始了一系列拷问!

…………

地下三层,利用烛火反射照亮的墙壁,即使是夜晚,也会无比明亮,宛若白天一样。每间牢房共有四个床位,子殿所在的还算可以,就他和那个人,清净、祥和还容易入眠。两人的话题几乎没有停止过,都已经没有什么可编造了。

转瞬之间、尴尬冷场,子殿想到了一个他不再问自己在此大陆行程和事迹的一个话题。他说:“聊了这么久,你们人人都知道我的名号,可你又叫什么呢?可否报上!”

“吾名……为恩承,以月为姓;是天上那个月,并不是地上那个岳,也不是翻山越岭的越,哈!”调侃的样子,简直太让人喜感了,而且也必须矫正清楚。

说完的瞬间,感到头顶还是摇晃,有一丝震动,三层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并看向那下来的出口。

恩承非常激动,也很冷静,感觉一切都在他计划之中,而来此晃动的人,正是劫狱的同伴。他们把城里闹得翻天覆地,吸引了所有目标,然后击中火力前往监狱。

子殿期待着,恩承准备着,他们纷纷都相信这次劫狱一定能成功,而且还能斩获敌军很多装备,和许多女人。在他回头看向恩承的那一瞬间,一群人下来,笔直朝着恩承的方向而来,并执钥匙打开了牢房,要准备一走了之。

“殿首,随我一起走吧,你答应过的。”恩承没有辜负他名字的寓意,表情非常真诚,但恩尚未出现。

“我可以跟你走,但请给我十位战士,我去找一个人。”

恩承命令靠左边的战士全部跟子殿走,也就是这样,他在一层找到了和那位姐姐纠缠不休的狭寻,两人随这位天选之人,一同逃出了监狱,踏上了任务的路程。

就在路过城中大门时,与活下来并加入皇家护卫的艳艳和马文渊擦肩而过,他们俩活得好好的。

不仅如此,还和平的加入了此城皇家护卫,很厉害!

“实世界”——————

人来人往的街道,车鸣声喧嚣的马路,还有那么多吆喝着摆摊的小贩,他们的气质、气场和气度,都比不上一个人,那就是打扮之后的林莫萧。虽然在公园睡了一夜,但洗完脸、调整完全身的状态和精神后,变得完全不一样,不只是帅形容,还有唯美而又治愈的观赏感,相当厉害!

在完成为母报仇之前,他是不会找工作、找房子、先付个首付之类事情的,全心都要投入其中。因为这一趟形成,保不准就是西去,去遥远的天边见妈妈。

着急的心情,生气的情绪,他都掩埋在心底,而表达出来的是欢快,呈现出来的是好感度。虚荣心谁都拥有,但他却和比人不一样,手机还是几年前的老牌子,就算有人想加他好友,他只会高傲的拒绝她,不透露手机,以免别人看不起。

但至少,他身上的一切都是靠他自己挣来的,不跟某些人似的和父母要,单凭这,就比某些人强。

原本十几万的身价,却连打车都不舍得,甚至连一块钱的公交车也不肯坐。一如复一日的步行,也是他良好身材持续保持的关键之一,早就习惯了四处奔波,只是一句不累,但其实累不用说出口的,自己知道就好,没人会在乎也没人关心。小病小灾也是不吃药、不打针、不输液,让它自然痊愈。

“真想拿着现在的二十多万穿越到好几十年前,买个像样的房子,然后穿越回来,把它卖掉。”这就是他没日没夜,无聊时候想的话题,怎么理想怎么来想,为了取悦。

不知不觉,人群开始积多,车辆开始堵塞,原本回头率很高的他也变得没有回头率,因为到了晌午。

这个时间通常是大家下班的时间,学校放学的时间,堵车是每座城市的奇观、全世界不可缺少的一幕,也是所有人都讨厌憎恶的一个场景了。对步行来说的人还可以,他们不用享受在车里憋屈的滋味,心低平静、脑里安静,走自己的就好。反正他也是马不停蹄的往医院赶,潜入监控室,调取那间私人病房的监控和声音,得出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

幕后主使子宙,正在她的私人实验室里做实验。打算这几天就把工作交了,然后休息一段时间,不接工作,好好忙忙饭店的事,不能不管,做一位老板该做的。

失败!失败!又是失败!地上都是纸巾,板擦上都是记号笔的墨水,烦、太烦、烦透了!

“我这是怎么了?老是不成功!”她疯狂拍打自己的头,来回晃、来回晃,希望能晃出一些有用的知识、有利于这次实验的案例,她已经焦头烂额、心急如焚了,似乎忘记了遇到困难也不要激动的名言。还是那副穿着,白色大衣大褂,在配对一副眼镜和一个笔记本,最后还有根笔。

“这个实验值得钱可多了,我必须提前做完,说不定还有多余的奖励。”她试图找点开心的事缓解。“这样一来,又能给银河买很多东西,还有很多衣服、包包!”

“说不定……我的店面还能扩张,嗯,不错不错。”不过说完看到失败的实验,心情又跌落至谷底。

“反正还要半个月时间,不着急。”她拿起手机一看,都快十二点了。“我去!银河放学了,我怎么忘了啊?哎呀!”又没来及换衣服,开车就朝着银河学校而去。再此之前,她关掉了实验室所有制造危险的东西,并关闭总闸,以免不测,安全工作必须做到位啊,里面的东西可值钱了呢,一个仪器都上万,或是上十万都不好说,这要毁了,可就……

白大褂加文绉绉的眼睛加清秀马尾辫等于子宙这美若天仙的女孩,年轻、漂亮和嫩桥伴随此时的她,就算是在等红绿灯也会有人来跟她要联系方式,跟她搭讪,当然前提是得停到距离人行道近的那条路上才行,还一直可以躲避。

不愿意被这些街上的人搭讪,她认为,这样的感情只有见色起意,没有爱,也没有情。

每次离开时,都会说:“爱情,只建立在色欲上。”此话说的颇有道理,精辟,别说……还真是这样。

当她来到学校时,果然大家都走了,就剩银河一人在等着妈妈的到来。不过这次,班主任不在了他身边,当然是被他主动赶走的,除学习外他不想和班主任有任何接触,哪怕是看着自己的安全也不,执意自己等候,绝不让人陪。

难道这样就把班主任赶走了吗?并没有,他一直在暗中保护着银河,看着自己的学生安全的与父母离开,然后来学校时也都是与父母前来,怎么安全怎么来。

子宙满怀抱歉的跑向银河,说道:“哎呀,哎呀,哎呀,哈哈哈,对不起儿子,妈来晚了。”她尴尬又不好意思。

“走吧,回家吃饭!”随着银河横横的一句,母子俩走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