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59章:奇怪的人

第59章:奇怪的人(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子殿遭遇的是虚世界战乱事件中,某纪元5089年的一场秘密战争。没错,虚世界管理员把事件的故事背景都写好了,只不过就自己爽爽,不会给考验者们看的,本来事件就危险高,还让你记那么多东西不得疯了啊,直接寻死得了!

这个纪元的这个年份,就相当于我们世界的公元1000年左右中叶,还是冷兵器时代,四处战火不断,争抢地盘。

地牢拢共三层,地上一层地下两层,外观跟某国总统的白宫一样豪华,里面有很多雕像,是监狱经过从新改造后,征战沙场为王国立下汗马功劳的人物,然后他们墙壁的侧面,是他们的故事与事迹,都是有金丝纹制,也是马上要改过自新的犯人的标志向往,还有绝不放过人才六个大字,能招安就招安。

牢房设计的也非常具有规律性,整齐、整洁还舒服,里面没有什么金丝纹制的故事,单纯的洁白一片,还有犯人刻画上去的在这关多久的天数,有的还超过了一百岁。

即使墙壁再怎么洁白,和奈何不住犯人的扰乱,他们在上面乱涂乱画,有些牢房早已不是最初那个样子。

幸运的是,与子殿同居的狱友,是个爱好整洁的人,不仅房间干净的一批,连刻画天数都是那么的整齐,让人看了就会打消那离开的念头,想住一段时间。

“你这话什么意思?最残忍?这环境明明很好啊?怎么会残忍了呢?不妨说一说?”

面对新狱友的拷问,他担负起了介绍的工作,和子殿保持一个姿势,扒铁栏。说道:“首先,这里有**永不消失的女人们等着你,一整天轮流玩,不给你休息时间……最后,是在你身上使用各种刑具,别处没有的刑具,让你屈服!”

“讲了那么多,第一条对没碰过女人的小伙子来说,第一天到第几天算是享受,但是会越来越难受,你小心!”

说完后,他回去了,躺在自己的床上,看起了书来。子殿他刚刚讲到那些很纳闷,也很疑惑,就问道:“等等,但行刑的为何都是女人?男人行刑不是更痛苦吗?我们力量大,狠起来自己都不在乎啊,不明白!”这句询问,狱友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看书而已。“真是的,也不知道装样子给谁看,哼哼!”

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的狱友很不服,对子殿这声嘲讽起了中计的效果。就再次来到子殿身边,说道:“哎你……我说你是哪里的人啊?怎么连这都不知道呢?”

就在子殿要说的时候,他眼前、空中,出现虚世界管理员交予他的设定,并快速的背了下来。

“这位弟弟,我看你也就150岁左右,还是个孩子,我问你啥你回答啥就完了,哪来这么多废话啊?”子殿这狱层长领导的范起来了,变得无比蛮横。“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殿堂,世人听过的人都叫我殿首,以后475岁的高龄。”完后,这位狱友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惊讶,非常非常的惊讶。“所以,我问什么你是不是该回答什么呀?嗯?”

“是,是是。”狱友瞬间变得恭恭敬敬,看来虚世界管理员在这些NPC脑子里添加了一个设定,用于故事和任务能正常的运行发展。“原来您就是传说中的殿首,久仰久仰。”随后,他和子殿讲述了所有女佣的故事。

“原来如此。”得知真相的子殿恍然大悟。后喃喃自语:“看来狭寻是安全的,没有做那种刑法的女佣。”

这位狱友一脸崇拜,还透露着想要得到的眼神,非常在乎子殿的选择。他将自己的好吃的、喝的和穿的,都拿到了子殿的床上,并让他享用,然后一脸期待的等。说:“殿首不知造访此地有何用意啊?难不成这有你想要的人?莫非就是此城国王,跑去他别无二人,您就别隐瞒了,告诉在下!”

听这话,看来子殿的地位很重,很多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他,看起来像一位足智多谋的谋士,但从称呼上来看,首字又代表了首相,应该视为常居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至于为何落到监狱这般天地,还是得靠子殿自己来解释,空中并没有出现什么提示,既然他问了,那就瞎编。

“那个……你也知道咱们种族寿命长,而那些只能活七十年的种族我帮了四代,送走了四代君王,一直想找一个让这世界能和平的君主。到这来也不怕你知道,我就是为此而来,被他们当做流浪汉抓了,哈!”说完的苦笑,应景了!

“那是他们没眼光,不懂得珍惜人才。向您这样的人,不值得为这样的国王效忠,不如……跟我?”

两个人渐渐退出铁栏边,来到室内最角落的地方,用着最小的声音交谈。狱友道:“不瞒您说,我已经确认了您就是真正的殿首,所以,今夜等我的人劫狱时,您就跟我一起走,推翻这昏庸的王国,我会带领人们走向和平!”

声音虽小,但最后两句话说的那是梦想饱满,心中有大志可以释放,而且还彰显了他领主的气质。

子殿就想,“这难道就是我的任务?帮助他获得天下?”

没多想,也就过了不到两分钟。道:“我从你眼中看出了宏图大志,若此国王当真昏庸,吾定会助君完成统一大业。”说完后狱友笑了,这才是真正的开心啊!

“实世界”——————

大清早,有那么点微冷的阳光照射的林莫萧身上,当然还是在那公园里的长椅上。

一个懒腰差点抻断手臂,第一件事就是点支烟。

这应该是他登场以来第一次抽烟,也没想到他竟然抽烟,喝酒也占,真是文武双全啊。大早上一醒来,那肯定是困啊,甚至还想躺下再睡一觉,睡到晚上再起。

不过,他有任务在身,不能这样消极。于是,在抽完烟的之后几分钟,他在公园公共洗手间,洗了脸!

清醒了!精神了!吃顿早餐后就可以开始计划实施了!

“去哪呢?”他站在河边左右观望。“算了,去那姑娘的早餐店吃吧。问!我能不要脸到什么程度。答!无底线。”

他这样做,无疑就是想便宜一点,即使身上的钱早已在昨天就超过了二十万,也要省,能省就省,绝不大方浪费,这是他做人一贯的习惯了。可是……他忘记了自己睡觉的地方,距离子宙和银河最近,只有不要两千米的距离。

然而那一天的工钱,他还没收到,也就是说子宙忘了,或是根本就不想给,以她的人格来说,前者可能性大。

…………

正好,母子俩开车刚出小区,就看见了林莫萧,然后上一次路过的感觉没有了。而林莫萧没看见却又有了感觉,总觉得熟人在附近,又不知道是谁。子宙道:“唉,要不是遇到他,我都忘了欠他钱。”她拿出手机递给银河。“儿子,你转XX钱,给那个林莫萧,妈妈跟他就算两清了。”

就这样,银河把XX块工钱转给了林莫萧,附上:“拖欠你的工钱,给你。对不起拖了这么些天,实在是有事耽搁了,请老弟见谅,再见!”发了过去,子宙也没看。

“妈妈?”他换了手机后,做出质疑、埋怨和生气的表情凝视开车的子宙,感觉要被盘问。“我问你,昨天中午,你和谁约会去了?是不是我们班主任啊?你要是敢再这么做,我就每天和他作对,给你找麻烦!”

冥冥之中,昨晚的勇猛气质,又一次展现出来,令子宙再度骄傲,并会问:“怎么啦?你吃醋了?哈哈!”先是调侃。“误会了,我们只是在聊你的事而已!”

“而已”,银河注意到了妈妈最后说的着重词,语调和头部下降,还透漏着失望。一听就知道在说谎,也许话是真的,但原本的意思却不是真的,银河的智商瞬间暴增,连这样小孩都注意不到的细节都看出来,太厉害了!

“我看……不止吧?”他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惊讶的看着妈妈。“该不会是!妈你…看上了他?”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他回过身子,不停的磨叨这一个词语。眉头紧皱、头脑乱晃、四处张望,看起来着急还非常紧张,不知所措,简直不敢相信。“一会到学校,我一定要公布他那张嘴脸,勾引有夫之妇,人还丑、性格极差、人还比较暴躁,令人讨厌,我才不接受他,哼!”

子宙看不下去了,一边开车一边摸着银河的头。道:“别这样了好不好,乖儿子?妈真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难道,你都不相信妈妈的话了吗?”

银河这副怨恨的样,像极了他爸子殿略微生气的样,不愧是父子。他说:“行,再信你最后一次!”

虽说是最后一次,但确定绝不是最后一次,以子宙那性格怎么会听银河的呢?承若也只是暂时的,银河不在、又不是每天贴身监视,所以……子宙的心机还是重。说完后,也到了一个红绿灯下面,她又摸了摸银河的头,并说:“哼,哎呀,真是我的乖儿子啊,你是继承了你的意愿来监视我的吗?哈哈,怎么感觉又幸福又纠结,还有点想不通。”

银河看着正面,表情还是那副怨气,说什么话都是不耐烦的语气,既搞笑又有些不礼貌,但子宙愿随他去。听到妈妈的说辞后,他依然是这模样,回道:“当然了,我就是爸派来专门监视你的——小男朋友,服不服?”

“哈哈哈,我服了,服了,了!”玩笑开完,母子二人来到了学校,银河还拿着一卷吃的。

由于昨夜两个人睡得比较晚,所以早上起来后发现,谁上班都迟到了,也就谁也没吃饭,在外面买点即可。

来到门口后,还是一如既往的班主任来到她身边,而银河并没有阻止,只是在一旁看看妈妈的话是否属实,如果不是,他就要采取必要手段,不在乎面子、事大事小和人群多少,定会把班主任造的身败名裂、名誉尽损,在所有老师面前抬不起头,人人喊打成为过街老鼠,保护妈妈的欲望就是这么强烈。

不过还好,妈妈没有越界,班主任也没有越界,只是聊了聊为啥带了早餐,还有把银河的手机收走,和昨天上课玩手机的事情而已,基本上没啥了,很拘谨。

子宙的行为也是很正常,对他不在那么热情,因为那次约会彻底对班主任失望了,怎么也挽回不了了。

“还在干啥?你不上班了吗?”银河觉得聊得够多了。

“那好……晌午再见。”就此,子宙离开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