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51章:被逐出家门

第51章:被逐出家门(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实世界”——————

餐桌上有母亲、父亲,和诸多家人。也正如父亲所言,但比之前多出了一位气昏倒的。母亲刚来到这,打算与各位交流,奈何目睹孙儿掀了饭桌,就立即倒地不起,父亲也如愿以偿的,把昏倒的两个人送进了医院。

也让银河以保护妈妈、不让妈妈受委屈、受欺负为名义完成了计划,自己也因为是男丁而逃过一劫。

那么受苦的人,依然是子宙。他们一定会怪罪子宙没教育好孩子,没能让他明白习俗是什么样的、规矩是何物。所以二哥和三哥,拦住了她的去路不让走,今天必须把事解决。

“妹妹!惹了祸就要跑啊?没门儿!”二哥那狠呆呆的表情怨恨着。“这么多人因为你吃不上饭,该怎么说,你得办。”

结果来了一记声东击西,两位哥哥吸引子宙的注意,另一位叔叔把银河抓走,但子宙不仅听到了还看到了,就用她强大的力量推开两位哥哥,跑向银河。靠近抓走银河的长辈时,她也不顾及任何安慰,执意要救儿子,就狠狠的把这位长辈推到了三米之外的墙面上,头撞击墙壁导致昏迷!

“任何错我来承担,跟我儿子没关系,是我没教育好,就算反对也要隐晦,不能明说。”话说对的重要性有多重要,子宙次话中有说错了,暗示了她是支持银河这么干的。也引来了一位比较年轻的长辈,上来就给她一耳光。

不过,我们的银河也上去给了他一脚,小腿骨折了!

银河脚尖是非常厚的,撞上自己不痛,对方疼的一批,所以便导致这位长辈小腿骨折,倒在地上无法动弹,这些年纪大的人不敢上前了,害怕还会背着混账逆子锁上,于是轮到了年轻气盛的两位哥哥,子宙甘愿挨着两巴掌。

不仅如此,她也甘愿让银河自由发挥,该怎么保护和报复就怎么保护和报复,一点都没有阻止。

结果,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母亲重返战争,和长辈们站在一起,怒斥子宙,但并未说银河半句狠话和怪罪。不久后子宙就哭了,非常伤心。银河也只好抱住妈妈,给予自己当儿子足够的温暖,同时眼神继续向他们宣战,面孔继续不服。而最后母亲说了一句让子宙心碎的话,加深痛!

“你走吧,我们家从来就没有生过女儿。”这等逐出家门的话母亲连眼泪都没有、不舍都没有。甚至拿起酒瓶就想砸向子宙的头,不过子宙以快速离开了这里!

领着银河走过所有人,眼泪尴尬的止住了。本以为事件就这样结束,可母亲又追了上来,咬口不放!

“把银河留下,我说的是你走,你不再是这家人。”

子宙背朝母亲,做出了哼笑的声音和不屑的表情,散发出邪恶的语气。说:“我……其实早就不是这家人了吧?我的户口已经是独立的了,上面只有我和我儿子,你这个婆娘凭什么跟我要我儿子呢?有什么资格!你要是敢生抢的话,我就告你,我的律师团队可是相当强大的!”完后,她走了!

母子俩来到那座桥头,无人追赶。

一路上时她面无表情,坚决的很,丝毫没有悔改之意,刚才她对母亲说的话也没后悔。

直到这座桥头,她将车停了下来,双手握紧方向盘,手刹拉住并熄火,双眼直视前方。一滴、两滴、三滴……哭泣,卧在方向盘上亦不及形象的痛哭。

银河见状,手伸过去搂住妈妈,试图给予安慰,就和刚才在大家面前一样,效果可想而知。

“你给我滚!”子宙推开银河,指着他的鼻子大骂!

“这一切都怪你,死熊孩子,害得我这么丢人、这么反抗家里的人,让他们在村里被说!”此刻的子宙,就像不是银河的妈妈一样,但行为举止又像是他妈妈,在教训。“本以为可以给你找点不说道你的朋友,现在又成了你我孤独一生!”

银河委屈的靠着车门,被安全带勒到疼都不敢言语,面对妈妈的气愤,他无可奈何,安慰不了。就说了句:“我们……这不是还有爸爸呢吗?只是在工作没回来而已!”

子宙苦笑,笑出声,大喊:“我现在就告诉你真相,你没有爸爸,他早在你从我肚子里时就已经失踪了。”她又狠狠的看着银河。“你开心了?终于明白我的心现在是什么感觉了?”听到这一消息的银河,瞬间就哭了,比子宙都伤心,深深的触动了他弱小又妄想爸爸的那颗心,既在流泪也在滴血!银河立马将他搂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妈妈错了——错了!”

………………

林莫萧赶到了医院,得知详情后,他没有压制住自己的冲动的欲望,握紧双拳就朝着院长而去,“嘡嘡”两拳直接怼在了院长脸上,并且立即吐血。随后,他看着被带到停尸房的母亲,恨阻止了他大哭一场,想的都是复仇!

他一个人在院前,想着:“是医院害的母亲、是院长俗成的死亡、是黑手在幕后操作,一定是这样!”

语气中充满仇恨,眼神中充满杀气,整张脸都不是一位普通人该有的情绪,不自觉的往有人害死他母亲那方面去想,对于经历了这么多的他来说,多想很合情合理。也正如院长预言林母死亡后的结果一模一样,他不会罢休、不会气馁、更不会因为母亲的死而哭泣,哭反倒会推延到死亡真相。

此院前,是位于医院大院,蹲在左侧门柱前,双手紧捂着他那张恨意挤满还苦不堪言的脸,思想。

院长因为遭到了他的袭击,虽说不用负什么责任,但礼和歉必须要到位。又由于遭到了他的袭击,目前他还不想和林莫萧见面,所以在林母病床找到的信和遗嘱,就由别人来交予了,他就在自己的办公室好好养伤即可。

林莫萧拿到母亲给自己留的信后,没有第一时间看,而是想在找院长谈一谈,商量商量火化的事。

结果,就在他走过那间当时子宙带着银河来这看感冒的专属病房时,听到了一则惊人的消息。

“唉,原本治疗贫困病人项目的第一人选并不是那……”此护士左右张望了一下,看看是否有人,然后对同事道:“嚣张又猖狂,还跋扈的林莫萧他妈。之所以是他,是因为有人跟院长要求救救他妈,所以才提前换人的。”

“这是我从监控室我老公那里听来的,所有秘密都在他的掌握之下,哈哈!有意思!”护士说完了。

所有的话都在林莫萧耳边传颂,他是想该感谢这个人,还是想报复这个人呢。“原来我猜的没错,果然有人在背后害我,让我孤独终生,要不是你!我妈可能还会活几年,这下好了,提前西去,看我不好好找你。告诉你这种作为不正确。”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的朋友和其他亲戚。

可是,耽误之际,是要看看母亲的遗嘱。他就找个地方,没有人的地方,开始阅读这封遗嘱。

上面写的是:“林莫萧,我这玩世不恭的女人的儿子,你应该听过兜帽下不可见人的女混吧,那个人就是我。所以,我在村里总是看人不顺眼,想骂谁就骂谁,这都是职业习惯,请你不要见谅,还是想我当年霸凌欺凌的日子,多么的威风,你妈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人。”

第二段;“卡里是你这些年给妈攒的钱,其实早就够了,只是我一直没说而已,为什么?就是要等我能计划自杀,同时还要保住这钱的前提下,再自杀,这都是你的钱,跟我可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替你保管,让你娶媳妇用的!”

第三段:“是关于你降生的故事,说了你可能会恨我,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究竟有多——不爱你!”这里,林莫萧的心咯噔一下,伤到。

“你妈我不是混混嘛,也难免会有些危险,应该说刺激,因为你妈我,喜欢那种感觉。”

“第一次被强暴、第一次多人强暴、当时变态的我觉得好过瘾啊,按照现在话来说我,就是个渣女、小姐?”

“怎么有的你,可不是因为和陌生男人上床,而是经过正规渠道。我有个手下不仅不嫌弃,还每天心甘情愿的为我做饭、扛刀枪,我就发现我应该用身体回报回报,我送到他床上时我都笑疯了,他不乐意,还说什么让我做他媳妇。”

“你妈我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么脏的身体、令人唾弃和戳脊梁骨的事迹,是永远也找不到舔狗型好男人的,好不容易来这么个傻子,我为何不答应?”

“于是就遣散手下,在没自首的情况下,跟他会乡了。”

“儿子你一定在想,我不是有手下吗?有仇人吗?那你可能还没记住你妈我的名号,兜帽下不可见人的女混者,当然从来没有真面目识过人,和其他男人上床时也是蒙着脸,不让他们看我我的脸,以防后患无穷。”

“我和你爹回乡下后,他看到我真面目时,都懵了,以为见到了美人,我这么丑,哼,土鳖!”

“话有点多哈,行了,等你死了我们再聊!”

第四段;“我是XXX,死后的所有财产,将归我长子林莫萧全权所有并继承,任何人不得侵犯。还有一条说明,如果他因为我的死,而伤到了或是诬陷了任何人,那么我的财产他将一分也得不到,哪怕是伤到无辜人的分毫也不行!”

“也望我儿不要因为此事而恨我,恨我的原因是上面那段话的真相,行了,最后为我罪恶的传奇点赞!”

就这样,遗嘱和信他读完了,依旧没有眼泪。也能想象到林母若是亲自念这封信气质和身姿该有多霸气,一定是抬头挺胸无比高傲自豪,还一脸杀气和享受,脑子里也回想着自己当年那时的刺激之旅,和惊世美颜,但任人玩弄。光想就能出现画面,林母那威风凛凛的气场,和说话时的行为。

林莫萧不可思议、不敢相信,自己的母亲竟然这么坏,二十多岁还全然不知,夫妻俩隐藏的够深,信背后还有一句话,他没有看到,是关于自己的某种事的。

林母附上ps:“对了儿子,你出生时,我怀疑过自己,就去做了亲子鉴定。哈哈!还真是你爸的基因,可以!惊人啊!”

“也鉴于你继承了我的性格,看到继承财产的说明时,你一定会修改它,或是不交出去也能到你名下。所以,我已经托人把另一封遗嘱交给了人民法院,想在我面前动歪心思,请你记住妈妈我的名号,就算是三十岁,还嫩的很呢!哈哈哈!”

果然如林母所料,他确实有此想法,看到这话后。他说:“你高,你高,妈妈你高,高深莫测!”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