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42章:此能力为他还是为自己

第42章:此能力为他还是为自己(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佟贺锋找到了第三条线索,并且结合之前的,基本上可以推理出原由了,但规则是要找到所有线索,而不是得出结论,所以暂时还不能离开这个案发现场,只能干寻找线索,而不是最后享受破案的快感和爽快,这有点吊人胃口。

不过,佟贺锋对事就是认真,让他做就做,不为破案的那种快感,只为完成任务而做,别的不在乎。

但隔壁的齐启就不一样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贼,性格欺凌软弱、惧怕强者,遇到错事第一个推掉自己的责任,无论怎么说他都不会承认,当然很享受完成某件事的快感。还有对面那位想当老大的于瓷,一位虚伪的考古学家,人生靠偷窃文物而活,当然也享受完成某件事的快感。

接着是团队里现在仅剩的女性,小名为牵,大家都亲切的叫她小牵,本身就是爱慕虚荣,为利益和物质而活的女人,自然也享受完成某件事的快感,而且过段时间就会消散,无趣!

她在佟贺锋对面的走廊的其中一个房间内,和在一层的时候与众不同。这里充满着花儿的清香,蜜蜂的吱喳,和令人呛鼻子药剂的味,这是小果树散发出来的,与旁边的花相隔阂,这都是上层植物,脚下蜿蜒曲折、坑坑洼洼,都是大树渗到地底下的树根,长到了这里,与房间融为一体,还有一盏人工太阳高高的挂在所有植物之上,让他们健康成长、给予滋润和滋养。刚刚所说的蜜蜂只是假的,并没有蜜蜂。

除了地上大树的树根,像爬山虎一样生长,还有天花板上有真的爬山虎,粗壮的藤条足以支撑好几位成年人,都可以挂上一个吊床在上面睡觉,虚世界管理员有意的把虫子去掉,添加这花室的美感和清新,不需要虫子来打扰。

这不是一个房间,这是一处花园,只不过围在了房间里,变得那么拥挤但不失美感、那么复杂又不失顺畅感。

一脚一个滑铲、一脚一个滑铲,都差点摔倒,看来她还没有习惯这构造。这里那么多花盆、花的根枝和坚韧的部位,稍有不慎就会受伤,还可能会当场死亡啊,所以她开始慢慢悠悠、小心翼翼的行动,手扶着结实地方的同时,脚还寻找大树树根露出的缝隙或平台,争取做到最安全,也要仔细找线索。

就在她以右边优先通过来到尽头,手扶在放置花盆台子上的角落时,摸到了一个手感很棒的纸张,用料跟软纸差不多,但可以方便的写作、绘画,用于一些文者。

“太好了!”她发出开心的声音和笑脸说着。“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线索,我应该是第一个吧?哈哈哈。”

“唉,作为老爷的妻子,我活得好苦,七十多岁的人了,连救个孙子都不行,要救一起救,非要选择一个,选哪个不好,非要选那杀了人的。他已经没希望了,还是我小儿子懂事,给我出了个主意,站在我这边救他小侄儿。但大孙子的这条命,我会还给你,希望老爷你能看到这信,并理解我偷走你赎回监狱里大孙子的十万,小孙子才是最干净、最纯洁的那个!”

这一番话,表明了奶奶的理念,要救一起救,竟然老爷发话要救一个,那就只能是干净的那个,可没想到老爷选择了救杀了人的孙子,奶奶就有点——不同意,可是,家里的掌权还在老爷手上,手术钱自己又不够,正好差十万块。

“这一家人……也太苦了吧,感觉都是这个叔叔在作祟,并不是镜子的错啊。”她自己分析着,理解着。

前面,齐启和于瓷二人,找完线索后,没拿,于瓷的线索是幻影呈现,本来就拿不走。不过,小牵不一样,她把这条线索揣进了自己兜里,拿走了!后原路返回,按照其他女性的爱好一定会留下来享受一下花儿,但她没好奇,直接走了,在开开门走出去的那一瞬间,脚被树跟扳倒。

这个房间还是距离楼梯口最近的房间,所以她没刹住车,滚下了楼梯,最后躺在佟贺锋怀里,被救下。此时,身上的痛全然消失,满眼都是佟狱层长帅气反派的容貌。

“啊……啊……谢谢你,佟……狱层长。”她甚至连说话都磕巴了,脸红的像苹果,享受这一刻和怀抱。

“小牵没事吧?这么拉忽?”佟贺锋的高情商看出了她的心思和感觉,并将表情转变为无奈,和不想抱着她的举动,可是这个样子滚下来怎么可能不痛,虽然装,但身上一定痛极了,所以他迟迟的抱着,他抬头一看。道:“我说呢,也是够倒霉的,遇到这样的房间,辛苦你了。”他开始下意识关心小牵。“你还可以自己站起来吗?要不……我继续这么抱着你?”

感觉佟贺锋没憋好屁,但搞事情的前夕确实很撩人,小牵完全进入了他的世界,眼里、心里和脑子里都是他的身影,已经沉迷到无法自拔,害羞的本领和样子竟然和子宙有的一拼,耐看久了可是一种美,比乍一眼好看还好看。

她觉得女孩应该不能那么主动,就道:“啊,没事了,我能起来的,麻烦佟狱层长了。”这才令她感到疼痛。

“没事了还不起来?占便宜没够?”此话一出,更痛了。

她卑微又后悔的低着头,轻轻靠在楼梯边柱上,手不停的给自己抚摸痛处。佟贺锋眼见心不忍,无奈,只能上去帮助她缓解疼痛,按摩着不私密的部位。

“实世界”——————

子宙的嘴巴被他紧紧捂住,小腹和脖子被死死勒住,力量不足以挣脱他的围困,双脚也总是悬空踢拭,四周没有任何可利用的物品、利器和能踩、能蹬的地方,双臂也被他捂嘴的手和勒腹的手顺势控制,根本无法摆脱。

“啊!啊!你……你是谁!”

“大家都是亲戚。”

“这么做……有失德体、还会损你名誉”

“劝你……尽快收手,不要做恶事、犯下罪孽啊!”子宙试图用语言感化他,从而得到机会逃脱。

可是不管怎么劝导,都没有用,他还是一直拖着,来到安静又狭小,叫声还不会引来其他人的地方。

“其实,我早就看上了你了,别怪我,要怪也只能怪你生的这么完美又漂亮。”不仅动作熟练,就连语气和口气,说话的方式都是那么惯犯,也许……他在村里已经猥亵了一些,子宙并不是他目标第一人,前面还有几个。

子宙的双眼睁的贼大,双脚开始慢慢放松,不在挣脱,刚刚的一席喊话也没能喊来人,就萌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前些天,她在办公室唠叨,说自己已经六年没有碰过、睡过男人了,相当寂寞。在放松的时候,就想:“酒吧没成功,林莫萧也没成功,要不……玩一玩?可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啊,万一他没完没了,岂不!”这样的想法,也只有当街拉活的女人才能想出来,子宙这是想干什么呢?

这位男子也开始奇怪,为何不喊、不闹、不挣了,就联想到白天他们一起议论的话题,那就是子宙这些年一直被男人或是富豪揽在怀里,习惯了,所以才会这样。

就在这时,子宙犹豫的结果出来了,嘴再次得到说话的机会后,道:“我们商量一下可以嘛?你先冷静,我愿……”

还没说完,这位男子就再次捂住她的嘴,不要让她说话,还狠狠的回复道:“子宙啊,你不是应该习惯这种行为才对吗?怎么对我就如此排斥啊,还是……嫌弃我没钱?玩了你后落跑?哈哈哈!真过瘾。”他的手伸进了子宙的衣服里,抚摸着子宙那有C罩杯的胸脯,很享受。“知道大家都在说什么吗?说你儿子的身世不清不楚,话题还是我引起的,没说错吧?”

这一刻,是子宙的邪念战胜了她本质的纯洁,确实想和他玩一玩,就在男子将手伸进她睡衣里时,被抚摸的感觉,她还露出了久违的享受感。但是!后话的话题里又将银河扯在里面,这她就不乐意了。蹂躏我可以!说到我儿子不行!

她见这位亲戚松懈,双手和手肘都可以活动了,她就一肘击中对方的脸巴子,导致他头部撞到墙壁,蒙了!

见状,她并没有逃走,而是转身踢了他裆一脚,也看清了对方的嘴脸。说道:“我当时谁呢,原来是你,怎么就混成这样了呢?啊!”看到脸后,态度和语气变了,话也变了。“说实话我确实想玩上一玩,让你占占便宜,可是你不珍惜,非要说我给子殿生的儿子,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哈!”

说完,她打算再次进行攻击,可是这时,对方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就一脚踢中了子宙的肚子,还是脚尖,狠狠的一脚使得她动弹不得,又一次被抓住。

“你!你混蛋,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亲戚。”她在这种不愿意被侵犯的情况下,流出了眼泪,并不是因为刚刚那一脚,而是因为对子殿的不忠、对银河的不实、对自己的可惜。在这一刻也奠定了她在子殿回来前,绝不会和男人鬼混的决定和之前的所有邪恶念头,就算第二次和男人做那种事,此人要么还是子殿,要么是另一个自己爱的男人。

所以她流出了眼泪,是因为这次真的没有了逃的希望,注定失身,也不会有人救他,或是自救了!

她的睡衣被扒掉、裸体上身漏了出来,而这位男子有接连补了好几圈加好几脚,直至子宙昏迷,开始侵犯!就在他骑在子宙身上,准备把裤子脱掉时,银河出现在这条狭小的胡同外面,大喊一声前来营救,第一眼就认出了妈妈。

如果这时子宙是醒的,就不会让他来救自己,而是让他快逃离这里,去叫人,或是保护自己的安全。

“你这小鬼,果然是亲生的啊!”他起身去对付银河,小个子自然不会打过、也挣脱不过。银河的惨叫引起了姥姥、老爷房间的灯亮起,他也顺势被捂住了嘴,不能再叫喊,而这种闷声挣脱和痛苦的声音,令子宙随一道白光苏醒,就像是在学校时她散发出来的光芒一个样,很炫丽!

但白光暂时只有她自己能看见,别人看不到。

她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在乎,即使是赤裸上身,就算是被儿子看见也要过去救儿子。

走路时东倒西歪、意识不清。在男子后手一击前,子宙一拳打在了他的后背上,并击出五米!

他的脸、前身开始血流不止,而子宙并没有觉得奇怪,而是抱紧银河,哭诉:“儿子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

“妈妈我没事,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银河眼神躲避着妈妈的重要部位。

并亲自跑去后方,拿起被撤掉的睡衣,蒙着给穿上了。

“哈,儿子你看见了又能咋滴,真的是!”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