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41章:决策低调

第41章:决策低调(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可能……三层楼里,每一层都有不同的遭遇,和不同的线索及没用的房间。第一层,是于瓷、齐启二人找到线索,还是一头一尾,既至关重要,并纷纷说给佟贺锋听,进行分析,弄事情的来源去脉,最后离开这恐怖又耽误时间的鬼地方。

都说了,楼梯的结构也与众不同。他们来到通往二楼楼梯中间的位置,并且停下,开始计划怎么行动。

“这样,咱们分分,我和小牵一起。”于瓷自告奋勇,还没等佟贺锋发号施令,他就命令起大家来。更为让他生气的是佟贺锋还一点不在乎,只是在一旁观察又观察。“佟狱层长……你和齐启一起,我们探右边,你们探左边,知道了吗?”其余两人有些不服,纷纷等待佟贺锋说话。

就在于瓷要发火,走向他,想骂他的时候。佟贺锋瞬间调查完并转身,瞬时就道:“可以,没问题。”他这听话的举动,让他们三个大吃一惊,表示诧异。

于瓷享受着第一次发号施令这么成功的果实,感觉太爽快了,想这样一直进行下去,当个老大。

大家还在原地冷场,佟贺锋就道:“等什么呢?走啊,还在这愣着,真是!”瞪了一眼所有人,他上楼了,来到二层左边最左边的房内探查。有些人,领袖是天生的,不需要在意这一点就能表现的像领袖,比如佟贺锋就是。刚才的话让所有人不知不觉的听从,并且瞬间内谁也没有异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于瓷连笑几声,充满着对自己的不可思议和对佟贺锋的不可理喻。又看着齐启、小牵纷纷走向刚刚他说的房间调查,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道:“请弄清楚谁是老大好不好?无法无天!”

“哼”的一声后,他也去向自己分配的任务房间,进行线索查找,也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鬼地方。

这回,视角让我们转移到佟贺锋身上。他推门而入,轻轻的踏出房内,谨慎、严谨和小心伴随着,就算是虚世界管理员在进门时保证过没有意外,那也不能松懈,可别忘了,这里是虚世界而不是诚实世界,任何事情、事件等都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惊天大转变,这是老考验者的经验,必备技能。

用脚轻轻的尝试后,发现没什么问题,也没什么致命的机关在此,更没什么鬼混之类的,他就进去了,但身法依然轻盈、步伐微弱,偷偷摸摸、悄悄呆呆的!

进门的第一眼,是一张长方形的餐桌,上下、南北分别是主人的位置,旁边都是家庭成员,当然现在肯定没有,因为这只是一个场景,除了生成的酒能喝、食物能吃、物件能玩以外,几乎没有真的。说实话,虚世界管理员还挺体贴,准备了一瓶上好的热好的白酒放在桌上供考验者解渴,纸条上还写着【此酒乃真物真品,考验者们可放心饮用】。

“呦,这事件都有着待遇,到底是什么难度。”佟贺锋欣慰的笑了笑、吐了吐槽,倒了一杯就喝上了。

他拿着酒杯,既暖手又能起到安慰作用,嘴里还磨叨“虚世界在这方面确实……从来没欺骗过考验者们,吃的、喝的、玩的都是真的”之类的话,每一句都是在夸赞虚世界,有一说一确实值得表扬,但都是自己的想法而已。

来到虚世界的别人(考验者)就不一定了,他们可能觉得这是灾难,是对自己的不公平,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外话有点偏,让我们回归正题。

他在房间内绕了一圈又一圈,看着厨房用具,打开所有柜子查看,甚至还故意打碎一个碗,不是为了听响,而是为了测试有什么意外发生。别的没测试出来,倒是把隔壁的齐启招来了,还关心着询问他,道:“怎么了?有鬼出现了?还是僵尸?”他的有意让佟贺锋感到暖心,得到关心就是好事。

“额……我只是打翻了一个碗,没什么。”他用自己最真诚的礼貌微笑回应着。“回去继续找你的吧……等等,谢谢你,还能来关心我,哈哈!”什么也没回复,齐启回去了。

其实,早在进来的时候,他就看到桌子上有线索。刻意被用桌子一样材料封起来的凸位,虽然只有五毫米,那也逃不过我们佟狱层长的法眼,一眼命中,还让它先放着,等他调查完其他地方是再来,后取走并且阅读。

这回已经调查完了所有,是时候该取它出来了,结果还真是一张纸,背面沾满了漆和木头渣子、小块板子。

也没什么,就是一张纸条而已,偷偷摸摸写下的,封在这。

“今天,主人因为两个孙子的死而自杀,我们这些下人很挂念他。不过我听到了夫人说大孙少爷……是因为杀人才判的死刑且立即执行,小孙少爷……是因为生病要死了,所以才会着急的要钱,不过老爷好像不喜欢小孙少爷。”

佟贺锋读完了,这一段说明了两位孙少爷的情况,加以分析得出了一些结果,但他并没有说出来。

而是回到楼梯口,蹲着,静静等待他们调查完出来。

期间,他一直紧皱眉头,思考的事令他十分困惑,怎么也搞不懂这家人为何要自相残杀,难道真的就是争夺家业?那钱为何又这么着急呢?只能救一个!

“唉,费解之题啊!”

“实世界”——————

今天早上,子宙和一伙亲戚发生了争执,为的是银河被其他小朋友的言辞伤害而报仇。最终,她胜利了,用喋喋不休、誓不放弃的倔强和犟劲,与他们死磕到底,反正也没事,就愿意耗时间和他们吵架,看谁耐力比较强。

这也算保护儿子、为儿子讨回公道的一种爱吧,虽然会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但迫不得已。

子宙是单亲妈妈,无论怎么样都是因为爱银河太深了。

才会导致她这么无理智的和亲戚闹,并且不相信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只有占领高地,才能获得尊重,若是永远都退一步那就没有海阔天空,该犟必须犟!

…………

这天晚上,2018年3月16日,母子俩在小时候子宙的房间里恩爱相拥,很甜蜜,宛若大树与树枝,他们是一体的,不可分割、不离不弃,大的永远都会把自己得到最好的滋润物,送给小的滋养,让他渐渐成长,然后自己开心。

天下母子都是情侣,这是事实。开始出生——是恋爱,中间成长——是热恋,最后长大——是送别。

这一点用在子宙这样可爱又不在乎面子的女孩面前,这形容颇有一番风味,而且恰当的很,非常符合。她亲切的搂着银河挽进到自己怀中,让他那继承了自己皮肤、五官和脸孔的脸,紧贴自己原貌的脸,同时还聊着今天各自打听到的事,然后进行一系列的分析讲解,看看如何解决这件事。

“宝贝儿子啊,不如我们卑微一点?”她说完,立即散发出可爱又乖巧的样子,抿着嘴、瞪着眼低头看向银河。“不管他们说什么,我们就忍,绝不冲动,怎么样?”

“嗯……”银河发出闷声长音,犹豫、考虑着妈妈的性格和平常的举动,适不适合卑躬屈膝!

看着妈妈认命的样子,身为儿子的他有些心疼,被亲一下后不敢直视,但他们人多势众,自己又事实摆在面前,银河早熟懂事的心里就想‘妈妈说的对’。

所以,银河道:“嗯……妈妈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直到完成这一旅程,回家后我们再恢复原状,对不?”

“对呀!”子宙深叹一口气,太伤心了。“让他们接受现在的我和你简直太难了,不到万不得已之际,妈妈绝对不会拿出那个办法,来获取他们的关怀。”此刻的她,想到了烧烤店那位老板亲戚跟她说的话,同时也是最后的办法。

那就是让银河归属于子宙家族认祖归宗,成为自己真正的后裔,一代代传承,而不是子殿家族。

目前,银河不属于两个家族的任何一家,因为她的户口被迁出来了,属于独立。户口本上现在只有银河和子宙两个人,因此很多人也说她野心很大,这么小就自立门户,丢弃那么多家人不管,孤立,就连大哥、二哥和三哥都还在爸爸妈妈的户口,并没有迁出,可想而知子宙是有多厉害。

当然,这也是一共自保措施,惹了些大事后,既不会连累到家人,又能把事情化小解决。这种行为隔在古代,是叫分家,是一种不孝顺、不负责的行为。

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么懂事,她无比骄傲,年仅六岁,不仅会根据情形分析状况,还会快速解决、能屈能伸,尽量不把小事弄成大事,该飙就飙,该卑就卑。而不是像子宙,即使是在自己有实力、能力和时间的时候,也不能把小事弄成大事,搞得自己家人和亲戚不相往来,这是自私、个人英雄主义,没有考虑到家里上辈人的安慰和安全,执意要出手,就是自立惯了!

她和同龄已经懂事、成长完成的女孩就差一点,那就是多了一位骨肉,其他还都在18、20岁之间徘徊!

俗话说的好,自己都是孩子呢,怎么教育孩子呢,子宙完美的颠覆了这一点,把银河教育的如成熟男人般懂事、如年幼孩子般乖巧,定位也很准。可别人都在成长,就她还在原地,成长的人群中还包括了她的儿子。

今夜,没有人和她抢儿子,可以放心、安心的在自己小时候的房间里,和儿子单独同眠一宿,无人打扰。

午夜将至,这座大房子里的人都已睡去,各自和自己最爱的人相拥。子宙觉得不舒服,就起身前去厕所,乡下嘛,洗手间不可能在屋里,所以她需要出门,才能去的上。他们家的洗手间装修的像公共厕所,很大、很暖和、很干净,不仅分男女,还分老少残疾,有模有样、头头是道。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和自己身边,都会有不三不四的人,他们邪恶,宁可做恶人也不做好人。

这次,家里的亲戚中,有一位单身同辈人,对子宙的身体和相貌垂涎已久、念念不忘,因得不到生了邪念。

子宙上洗手间,他注意到了,开始尾随。

不过,和子宙睡一被窝的银河,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妈妈离开被窝呢,他下意识的也去了洗手间,就像是意识互通、本能驱使着他要去保护妈妈,这可能跟他们母子俩前几天发出的法术光芒有关系,命定的情人、家人和母子。

子宙上完后,出来了,瞬时间伸了个懒腰,胳膊、脖子、腰等部位发出声响。随后那位男子出现,捂这嘴带走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