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38章:这次的坚持,是对是错

第38章:这次的坚持,是对是错(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不听劝导、不交代实情的镜子,莽撞的向前走,甚至还撞到了佟贺锋、于瓷的肩膀,路过第一次出现画面的迷宫入口;第二次出现画面的迷宫入口,反复呈现的画面不再理,直接向着几十米之外的大门扬长而去。

本以为能走到底,推门而入,却又被一股新生成的空气墙给拦住了,这比较严重,鼻子直接流血了。

刚刚劝导她的佟贺锋,又一次来到她身边,并伸出援手向她施援,助她起身。这里有个细节,那就是她过不了的地方,有空气墙,但佟贺锋却过得去,一点影响都没有发生,不会跟电影里那样把身体切成两段,或是烧制出肉,就是普通的路过,他就没事,而镜子却偏偏出事了。

看来是虚世界有意要让她完成些什么,所以这个地方,就是为她专属,第三个不解决,就无法离开。也正是如此,第三个迷宫入口出现了新的关于镜子的故事。

遭事呈现点还是从颗粒,慢慢变成庞大的球,球周围还散发着重重小颗粒,呈白色,画面里呈各种彩色。这次的镜头没有镜子的本人身影,只有一位耄耋老太太,正是她骗钱的那位,因为遇到了骗子而抑郁,原本给儿媳妇买药的钱被骗了,导致儿媳妇和孙子等统统离世。就是这么巧合,有的时候还真就差那么半秒钟或是一星半点的力气,就会产生蝴蝶效应。之后,画面里的镜头一转,这位大娘的遗照也挂上了。

而此时的镜子,再也没有崩溃的心里,和想哭、想狡辩和想胡闹的的行动表现。她唯美而又妖娆的坐姿坐在地上,那双大腿也露在外面,看完这条路上最后一个画面时,她变得那么具有反派气质,眼神中释放着狠劲和不在乎任何人。

站起来后,缓缓走向迷宫第三入口,笑了笑。道:“谁让你这么好骗的啊?唯一的后人也死了,算你活该。”

身后的三个人瞬间蒙了,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和诧异吃惊的眼神瞅向她,佟贺锋还摊着手。道:“就算是你害的,人都死了,你起码应该尊重死者吧?不应该大笑、更不应该说这些对他们不敬的言辞,在虚世界没做出行动前,我劝你赶紧给被你亵渎的死者道歉,注意,这儿可是虚世界。”

镜子不仅不理不睬,反而回怼,一脸不在乎,并且已经下定决定要坚持自己。于瓷在旁边也改变了对她的看法,就觉得这是内心承受力好差的一人。

“就这一件事都能把你弄崩溃,也是可以,哎呀。”这句是来此于瓷明面说出来的讽刺和嘲笑。

“我就不!”她回复着佟贺锋警告的问题。“那位大娘不给我钱就是该死,我骗了她的钱,家人死了就是活该,反正一切都过去了嘛,钱也是我的,怎样?你打我啊?你打我啊?就问你敢不敢打我?烂圣母一个,哼!”怼完佟贺锋,她又将眉头指向身边刚刚帮助过她的于瓷。道:“还有你,这能感觉出来,你是喜欢我的啊,为啥要说那句话呢?”

佟贺锋表示她不可理喻,也不想管她、理她,于是就带着小牵越过了只有对镜子起作用的空气墙,朝着房门而去,留下这俩人在这吵架,可没想到,屋门竟然也推不开,看来还有一些事尚未解决,必须马上进行,可不知道是何事。

“进不去啊,等等吧,应该还有事情没完。”他见小牵走下台阶,就立即拉住她,留在原地,不要轻举妄动。

而台下,于瓷和镜子二人正在交锋,不相上下。镜子被回忆冲昏了头脑,变得无理取闹、邪恶无比,就跟孤独奋战的齐启一样四处咬人、毫无理由,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人,还是走向歧途的恶女人,所以于瓷才会突然将不喜欢她,改变了自己的心,和日久生情的意,在事件外判若两人。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而于瓷,却被小心眼撞击,变得没有理智、疯狂较量,可从未出手打她,只是口头上比拼。当然,最后赢的人是女人,男人永远也赢不了,这是自然规律,你想违背都难。

就在两人吵了有两分钟的时候,空中出现了全新的几只无志灵魂,只见它们散发着红光,速度极快,和之前的绿色类无志灵魂还不是一个系列的。因为它们的速度太快了,所以根本看不清长什么样子,在场的人佟贺锋是唯一遇到过的,对此表示不作为也不提醒,就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它们把镜子的身体,由内而外的剥出,而这也只是此红光幻影的攻击方式之一。

先是人身体内最最细小的器官、细胞等,然后是内脏、血液等,最后是肉、皮肤,剩下一具尸骨。

“可惜了,挺好一姑娘。”佟贺锋平静对待,既没有觉得恶心也没有觉得恐怖。而其他人,包括了暗中观察的齐启,都表示受不了并瞬间作呕。“被这样杀死的,是不会收录到地府进行投胎或是……重返虚世界的。”

“走吧,进去吧。”就这样,他们三个,哦不,四个人来到了这座大宅子的室内,进行下一步考察。

院内,镜子的尸骨一直在晾着,并没有消失,……

当他们走进房屋中,看到室内设计时,那叫一个惊叹,简直是和外界两个世界,这里的饱和、色调、色温与感受,那么的让人心暖,那么的让人……安下心。

“实世界”——————

距离我岳父,哦不,是子宙的爸妈结婚周年,还剩下没几天的时间了,子宙之所以会提前来,就是想认一认这六年来这里发生的变化,免得走丢了或是银河走丢了难找。

不过经过昨天的调查,心情并不是很开心,反而低落,怒火也随机爆发,就等一个导火索来引。但这不是子宙希望的,大家好歹也六年没见了,不能冷战收场,与家人发生分家冲突,虽然子宙的户口早就是独立的,但分家可不是此意,这个寓意就是把你彻底从家里逐出,连姓都要改的。

对于这种传统复古的家庭来说,归属感很重要,而且后代是男孩也很重要,这一点来的时候,在烧烤店,三爷已经跟她说清楚了,子宙也表明了心意和想法。

…………

在3月14号,子宙携手亲儿子回到老家的头一晚,母子二人制定了一项绝美的计划。

“儿子啊,不是我说,你也应该感觉到了。”她躺在小时候的卧室里,搂着银河。“大家对我们有成见,貌似每个人都在议论我们哈,但这个成见点在哪、是啥你我不知。”慢慢的,看着银河露出祈求的表情。

“妈妈,你想说什么就说,儿子定当全力配合,而且还不会冲动的,放心好啦!”他摸了摸妈妈的脸,给予安慰。

“好,那……妈妈可要说了?”子宙宠溺的看着,手不停的滑动这银河的肩膀和小肚子。“是这样的,明天儿子你混入你同龄人群里,在不露出破绽的情况下,听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或是找到方法自己问,还不会被发现,你也要演技好哦,不然妈妈可就惨了。”她逐渐变为封耳交流,偷偷摸摸、悄悄的!

银河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努力吧!”

“而你妈妈我,就潜入到大人的世界里,在他们没发现我的情况下,听听他们到底在说我什么。”

接下来,以为要睡了,子宙又强调道:“记住,就算他们说了让你生气、委屈和难过的话,也不要表现出来,回来跟妈妈哭诉即可,别露馅,辛苦了!”

说完后,子宙心疼的抱着银河,觉得自己太苦了。

不仅自己这样,还连累了儿子一起。

马上要睡觉时,子宙的母亲推门而入,连敲门都没有,说实在的,虽然是家人,但这样很不礼貌。她径直走向床边,抱起银河就想走,这子宙能同意吗?对,她就是同意了,与银河做了拜拜的手势后,自己一人进入梦乡。

…………

第二天,也就是林莫萧遇到富婆的那天早上。

子宙一个人在床上醒来,她的适应和习惯性比较差,但由于这是小时候住过的房间和床,就没有排斥,也没有起身找她儿子银河,只是穿衣、洗漱以及陪同嫂子们做饭做菜。

在厨房期间,她打听到了有关自己话题的事,可大嫂很大哥一样,是真心爱自己的,所以就没听到什么,只是听到了话题的源头,就是自己,而已!剩下的时间,几乎无人言语,也无人挑起话题来聊,都在安静的做自己的活,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大嫂也不跟子宙聊天,子宙也不跟大嫂聊!

来到银河视角,他身为孩子中身高中等、能力第一、身材第一和颜值第一以及聊天本事第一的人,当然会受到歧视,虽然从未说过他没爸的事,但这没朋友的感觉……太令人难受,也正好为他潜伏、打听消息打下来基础。

在旁边假装玩自己的手机,歧视是在听他们聊天的内容,都在说他是野孩子,妈妈身上不干净等等之类的话。

这一刻,他也忘记了昨晚妈妈交代的话,毅然决然的上去一人一拳,并指着他们。道:“告诉你们,我有爸爸的,别听你们爸妈在那胡说,真是找揍!”

此时,银河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就这样,帅帅的银河出完气后,溜了!

他们几个,事后告诉了自己的父母!

…………

此时,子宙正在帮助做饭,已经到了上菜的环节,来到大厅时才看到,有位亲戚在揍银河。

她在不明事理的情况下,放下菜盘,就过去推搡。

“你给我住手,为啥打我儿子啊!”不仅询问,她还在推走这位亲戚时,还了她一巴掌,报儿子被打之仇。“你当你是谁啊你?跟我什么关系?有啥权力这么做?”

这一次,当这位亲戚说出‘你儿子先打的我儿子’时,她瞬间就知道了银河为啥被打,事情跟在学校一模一样,一定是银河没忍住出手,才造成这样的事。但她这次,不会再跟这几位亲戚家长道歉了,而是坚持为儿子找理。就喊:“当我不知道啊?明明是他们先辱骂的银河,又不是银河的错。再说了,以多欺少还打不过,有什么脸在这教训我儿子!”

此话一出,被打的孩子们家长统统上来叫板,包括了二嫂和其他亲戚,都在和子宙争吵。

终于,大家因为子宙爸妈的到来而停下,但子宙抓紧时机用最大的嗓门冲他们喊:“一群废物!教孩子点什么不好,非得说造谣的事?你们一群混蛋是怎么当父母的呀!”

之后,子宙的母亲一声“住口”,让场面彻底安静下来,并且还要让子宙道歉!

银河奋起,站在大家之间。向姥姥道:“姥姥,就是他们先说的我,但我才是动手打人的,跟我妈妈没任何关系,要道也是我道歉,OK?”他保护着妈妈!

这一举动还让子宙感到欣慰,于是心里就起了一种坚持到底不道歉的念头,反正时间充足,该犟就得犟!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