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28章:奇特的能力

第28章:奇特的能力(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子殿和司梦锌在房间里做完了爱,睡得好好,两人什么事都没发生,不仅互相取暖、共生爱温,散发单身狗讨厌的香气,还睡的那么沉,几乎就是天打不动、雷击不醒程度。拥抱睡觉的姿势竟然是面对面,这太……

俗话说,有人幸福必定有人悲伤,或是灾难。以佟贺锋为首的二区考验者,有四名消失不见开始了新的事件。

当然了,消失者包括佟贺锋在内,拢共五位。三男两女的标准团队阵容,佟贺锋不惊讶,引以为常。第一个男人也不怎么惊讶只是疑惑,第二个男人表示自己太倒霉四处咬人,第一个女人和佟贺锋一样引以为常,不惊讶,第二个女人进到事件中时便直接昏倒,贺锋善心爆发将其抱走。

小区的大家开始议论,说:“殿层长眼瞅就要出去了,怎么还没事件来啊?该不会虚世界不想让他走吧?那我们以后会不会也是这情况,到了结尾死不让走!”

他们越说越邪乎,还让自己身上揽,并诋毁虚世界。

还有一些女孩想亲自来找子殿,顶着司梦锌还想和他玩,就是不肯放弃,不停的故意在他门前晃悠。

“子殿哥哥,要不,你出去跟她们说清楚。”梦锌在距离子殿面容的五厘米内苏醒,被她们吵醒。“总是这样,这一天下来你得多累啊,妹妹我看着都心疼,好过分。”她翻身离开了近距离观赏子殿的容貌。“不行,我要去宣告立场!”

当她说完宣告立场,打算出去时,子殿才反应过来,想起了她在食堂的所作所为,就害怕的拉住了她的手,猛地一拽,挽到怀里亲吻。后说道:“就不劳烦你了,宝贝,还是我亲自面对比较好,你就在这继续睡吧,我一会回来。”

这一吻,直接让司梦锌忘记了自己的性格,以及丝毫没有分析他这阻止的含义,瞬时间点头答应了。

便害羞的躲在一旁,乖乖的趴着。从此处可以看出,司梦锌是提前预谋好的,已经喜欢子殿很长一段时间了。如果是单纯的想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一位帅气的小哥哥的话,她不可能是这种害羞而且爱意满满的表现,而是会一脸不在乎,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管自己的事。现今很显然是前者。

她将自己的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即使是做过三次,她对亲亲也会有这种表现,有点让人费解啊。她究竟是可爱呢?还是女人帮里的老大女汉子呢?

赶人就赶人,子殿竟然把门关上了。上来就说道:“请你们不要再打扰我了好不好?让我离开前享受清净的房间吧!”他双手警示、比喻着,可是一名女子竟然将他的手往自己胸里摸,吓得他瞬间抽回来。并道:“我去!姑娘,你这什么来历?男人那么多,我并不是最好的,虚世界如此凶险,请你们自重,找个靠谱的男人OK?”他不在举手说话。

而说完后,还没等姑娘们说,他就朝着楼下而去,看此情绪姑娘们也没敢追逐,只是站在原地委屈。

…………

子殿下楼的行动方式都那么无奈,双臂、双腿像是没力气似的颠着,还摇头晃脑,眼神瞥了又瞥,对任何事物都很不屑、瞧不起一样,瞪瞪窗户、墙壁,再看看其他考验者、装饰,整个人都被无奈笼罩,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来到了楼下,清净还算有那么点意思,至少没人在自己身边来回转悠,其他人都在忙碌。

“找贺锋谈谈吧,刚才在食堂,他应该是在警告什么,我必须得问清楚,子宙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他那么得意。”说话时的眼神和表情充满好奇心和恨意,当然了,是自言自语。“还会让我如此生气,还有就是……至于他回头的事,我看还有一些眉目能说,趁他没陷太深赶紧捞。”

此话得出他们的兄弟情,看似很深,都这样了子殿还想帮助他回头。即使是拿子宙做话题来激自己,他也不在乎,唯一希望的就是贺锋能回头是岸。

他匆忙忙的走过一区通往二区的大铁门,毕竟两边的构造和人数是一样的,几乎没什么不同,但环境确实相差很多。

子殿这边比较干净,人都很不错,偏向善人。而佟贺锋这边,环境比较脏乱,人也都是向往反派,或是为自己而活,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等。所以啊,当子殿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很多人都用讨厌但又不敢惹怒的双眼凝视着他,莫名的心里发毛。不过他这种场面见多了,不在畏惧、害怕或不敢面对。

大大方方的和认识的人打招呼,然后光明正大的走进去,来到佟贺锋的房间,找他详谈。可是,怎么敲门都不开,也无人来告知一下怎么了,直到他拉住一人。问:“嗨,你们的狱层长去哪了?刚才我记得才回来啊!”

“哦,殿狱层长啊,这栋楼又有五个人去事件了,其中就包括了刚回来的佟狱层长,真是有够倒霉的。”说完后,这个听起来像是小混混的人离开了这层楼。

留下子殿一人疑惑,他也想不通。就道:“怎么可能,刚经历事件就又经历新事件,虚世界这是闹哪样?”

于是,一直想清净的他,就在佟贺锋的房间里,睡着了。

“实世界”————

子宙好像对此话题很敏感,前面的话‘所以,想来想去,又因为懒不想再打印,就只好拿走这里的喽’没问题,似乎在让男科学家不要在问了。后面的话‘请问有啥毛病吗’已经露出了她不耐烦的情绪,明示了不要在追问。虽然眼神和表情没露出不耐烦的情绪,但还是算明示。

最后,她从包里拿出了几本钉起来的本,放在实验室的某台子上,明显的位置,以便让老教授第一眼看见,其他……她并不目的,之后就走了。

小本本里包含了此次试验的过程光盘和终止与此大型国家企业实验室的工作,说白了就是辞职信。

她想专心投入到自己的研制之中,而不是为别人做。

当然了,若老教授日后需要,她一定说到就到。因为,这个被称之为国家级企业单位的实验室是她回国后落魄时所工作的地方,没有这里,再不告诉家人自己回来了,那么她和银河将不一定会生活的好。

这里给了她资源、金钱和助力,野心、私心谁都有,而且谁也不想一辈子被国家挖走,自己的成就才最重要。

之后,她开着车,前往了自己的私人实验室,工作!

————

视角转到银河的学校,他正在和同学们一起前往操场,因为下节是体育课。又要学习学校的校操了,又累又疲惫,这是他们都不想上的一节课,毕竟是一年级,对刚刚入学的学生们来说肯定是苦不堪言,但是必修。他自然是全班最聪明的了,学东西快还准确,懂得也比同学多,这是肯定的,也不看看是继承的那位聪明人,因此,有的同学就很嫉妒。

他的要好伙伴是一位看起来标准偏上的小胖子,这是全世界都采用的标配,帅哥的知己,往往都是小胖子。当然,银河的女人缘也是很高,班里的小姑娘都喜欢他。

就在下楼到操场的走廊时,一位看起来像孩子头的同学,带着一伙小朋友来到了银河身边。嫉妒、不忿和虚荣沾满了他的眼睛和面孔,看来是要欺负银河,小胖子叫他赶紧走,不要招惹办班里的这位男同学。而此同学,他采取的第一步,就是用肩和手狠狠的推了下银河,并做鬼脸嘲笑后离开。

当银河和小胖子慢慢悠悠来到操场上后,体育课也就正式开始了。第一次,他们杂乱无序,乱跑乱闹,无整齐直说,直到班主任也就是体育老师来时,根号令才站好队,但还是没有秩序可言,和观赏性,这很正常。

“孩子们,前几节的理论课上够了,今天往后,若没有特殊天气,则都会在操场上实践上课,明白?”

同学们随声附和,银河对他的注意力有特殊对待,貌似像某种仇恨的眼神,除了听话以外,其余的时间都在瞪着眼,看着班主任,也不知道为啥。只见他听到老师的话后,迅速调整姿势并且成为最亮眼的学生,也只有他表现的最为出色、出彩,站姿很标准,还那么的有范,未来前途无量。

班主任看着银河笑了笑,表示认同。后说道:“课间操,我们已经了解的够多了,但这节课,我打算让你们休息,明天开始正式练习,散了吧!”

同学们很兴奋,每个人都带着笑脸去玩耍了,只有银河被班主任叫道一旁,进行私下交谈。

“老师我需要一位课代表,刚才你那么出众,子河愿不愿意当我的课代表呢?”他用哄孩子的语气,和请求、看重人才的方式说着。“老师相信你一定可以,再加强一下自己的管理能力,你就能成为班里的要点,好不好?”可是银河迟迟不语,就这样用一丝仇恨的目光凝视,嘴角也微微开始向上撅,低头,眼神呈横横的斜视,都给班主任整懵了!

“我愿意做老师的课代表,但……”过了一分钟,他终于在与老师对视的情况下认输了,可瞪眼的原因上,他可没认。此段迟疑,和‘但’后面的话,代表了他接下来要说的事,迟疑是为了整理情绪和思理思路。

班主任隐约感觉到,将会有不好的事发生。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对他不利,还有……银河要生气。

“但……我想警告你,老师。”他的语气转变为威胁,看样子是在电影里学的。“我是看过很多电影的,而且那些电影我也没白看,我非常懂。”眼神也逐渐变得恨意四起。“之前老师您的行为我都看明白了,所以,想警告你的是——请离我妈妈远一点好吗?我爸爸他可是会回来的,哼!”

说完,银河离开了班主任的视线,把尴尬的场面、场景和氛围留给他。笑了笑,叹了叹气,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表情和状态看着远去的银河,并且悄悄的跟随。

而银河走到消失在大家面前时,那位之前欺负他的男同学出现在他身边,并把他带到一个更无人察觉的地方。

“子河?原来是位没爸爸的同学,妈妈还被咱们的班主任调戏了,哈哈!”他笑,身后的跟班就随声附和,还不停的推搡着银河的肩膀和身体往墙上撞。“我倒是想看看,没爸爸的主受到欺负后会是谁出来为你平事,给我打!”接着,银河被五六个同学集体围殴,堵在墙角挨打。

他们的头头虽然没动手,但在一旁不停的用语言攻击,银河一气之下,大喊一声,身体散发出蓝色的散状波动,把围殴他的同学们击飞到了墙面!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