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27章:坦白的快感

第27章:坦白的快感(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刚才说的那些,你都要牢记,兴许你碰见的哪次事件就是我所说的。”经过一个小时的讲解,他跟司梦锌说了所有新手初期能遇到的恐怖、悬疑事件,讲述了逃脱方法,和深绿色无志灵魂的数量,及如何晋升考验者级别。

之后,他拉起司梦锌的手,另一只手还抚摸着她的脸,慢慢的将嘴凑过去,和她吻在一起,给所有崇拜者看。

“我想,你也应该看到你房间里的抽屉,有很多硬币,看起来还不是人民币。这叫虚世界钱币,是你在这的必须物件,鉴于是普通考验者的身份,暂时不用找些活计做,一旦你到了低等考验者等级时,你就要找点活计做了,不过路还遥远,现在可不必那么关心,研究事件就好。”

亲完了,他又和司梦锌讲起了在虚世界生存的关键,一般来这里的普通考验者,都会有一位比她高级的考验者带她,学习虚世界的一切事物及地域。

现在看来,子殿好像并不是司梦锌的管理者,只是恋人!

“唉!我都到这么恐怖的地方了。你看,旁边还有我们人类的头骨发着光为‘我们’照亮,当第一次看见时,我差点因为这个人头骨晕过去。竟然还要在这挣钱,太可怕了。”她抱怨的方向和所有人一样,但情绪、心情和态度却不一样,别人都是害怕和恐惧,而她只有单纯的吐槽和抱怨,看起来像是…在虚世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跟子殿一样免疫了。

可经过子殿的观察可以得出,司梦锌就是普通考验者,虚世界最低级的考验者,比他低两级。而且是新一批新人,派对上狂欢时也有她的踪迹,赵文学等人消失间,她也害怕了,可短短七天时间,完全好了,她太坚强、太勇敢。

这副乖乖女、萌萌女友的形象或许只表现在男友面前,当她一个人和姐妹在一起,那应该就是女汉子了。

从她身上,可以微妙的看出混混气质,整天惹是生非,晚上不着家,白天不出门,一出去就是替姐妹打架,或是调戏姐妹的男朋友,横劲始终跟随着她。至于她为何柔情,也许是因为虚世界的压制,才导致她暂时老实了起来,不过刚刚的对话中,她已经露出了破绽,其心机很重。

或者佟贺锋说对了,她靠近子殿,就是为了得到快速走出虚世界的方法,而不是真的喜欢他。但是,和子殿上次,第一次确实是第一次,没说谎话。

“哎对了,梦锌,来虚世界之前你是干什么的?”子殿打算继续敲出一席未知之谜,深入了解她的身份。

不过,她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开始四周环顾,眼神不停的在食堂内探视着。终于,来了一位俊俏小生,司梦锌露出不详的微笑和横意。道:“你!过来!”男生走了过来。“说说,知道姐姐我是谁吗?”她露出原形,像是帮派老大一样露出这位男生,然后欺负他。随后,手扶桌角,身体腾空而起,一击回旋踢直接将这位男生踢倒在地,看得出来,习武的。

而子殿瞪了一眼梦锌,并过去搀扶男生,还和他说:“那这些点钱币,去看看脸怎么样了。”随后他又一个眼神杀到了司梦锌,还让她瞬间冷静下俩。变得那么弱小、可怜又无助,咬着嘴唇委屈着,像个娇小的萌妹子。

“这就是你在实世界做的?霸凌?欺负同学?”他戳了下梦锌的头,狠狠教训着,顺利压制住了她。

“看着倒像是和蔼可亲的妹子,没想到却这么嚣张,是个不良分子啊?不学好?”他绕过桌角,坐回自己的座位,一点都不畏惧梦锌,还敲桌打脸的已与警告。“我可算见识到了,你这不为人知的一面,不仅让我失望,还让我愤慨会有你这样一任特别的女朋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司梦锌哭了,娇小柔弱的哭了,双手被双腿夹紧,全身缩成一团,低着头闷声哭泣。和刚刚打人的形象完全不符,简直判若两人,双重人格,不过是对不同的人不同而已。

“我错了了啦,别怪我,我会改的,但请不要不理我,不然我会孤独、难过甚至自闭了。”她苦苦哀求。

子殿受不了了,最终还是选择原谅她,没管她为不为刚才的事而道歉,这就得看她自己的选择和行动了,不想去就不去,想表现自己就去,但她没去。只是和子殿吃完后,回房按照之前所说的那样,再做一场激烈、威猛、刺激的爱,万一一会进入事件的人是自己该咋整,能爽就爽会。而且看起来她对做……这件事上了瘾了,只要他肯提,她就会答应。

只要地方合适,无论是何地,她都能来。也从现在开始,她可以入住子殿的房间,天天和他一起睡,有个伴总比没有好,何况还是这么一个令人恐惧的世界。这次上楼,没有了之前的压抑和焦虑,剩下的只有期待。

在虚世界,他不管怎么和女人玩,基本上都是安全的,不会因此而惹上什么大麻烦,必须怀孕之类的。

在房间里,又能听见女房痛快、舒服的呻吟声了。

“实世界”————

家人都知道了她的故事,之前,只是知道子殿失踪,却不知道子宙怀了孕,还在英国产下一子,通过家里当官的关系,就一直没受到过什么严重的处罚,孩子的事也隐藏的非常好,几乎就是除了她闺蜜、当官的亲戚,基本上有人知道,万一暴露,家里人那么多,一定会拿这件事当做话题的,不仅自己丢脸,连爸爸妈妈都跟着一块丢人。

即使是银河已经被拉进了他们家专属的群里,但发信息时还是受到紧张和慌张的压迫。可是,当说出去的那一刹那,内心世界又瞬间绽放,这是爽快的感觉。

如果你有不敢分享,但说出去后还不会对你产生名誉、声誉和人格上影响的事情,那就请分享出去,憋在心里你会感到压抑压迫感,这对你不好。这就和子宙一样,不同的是,此时很有核能会对她声誉、名誉和人格上,造成一定伤害,家人们拿着当话题嘲讽她那是必须的,这是习俗!

…………

获得内心世界绽放的子宙,洋溢着无比开心的笑脸,开着自己最喜欢的车在街道上安稳还舒适的行驶着,异常放松。如果把车窗打开,那么路过且看到的人将会有80%会看过来,为的就是目睹一眼这让人惊叹的盛世美颜。

正晌午,承德街里还算通畅,尤其是她行驶的这条路,基本上就有约六十辆左右的车在行驶。

她的车万众瞩目,不仅面孔过目不忘,那双干净清澈的眼睛也炯炯有神,还散发出余音缭绕的甜美歌声。不管是她的车;还是迷人心窍的面容;还是那双柔静松懒的双眼。哦,差点忘了,她还有一绝世无双、能玩一辈子的美腿。总之,她和家人们坦白完银河存在的事实后,形象真的是——天翻地覆。

洋溢着微笑的她,行驶完这条为她而畅通的路时,看到了自己成就的地方。带着这样的形象,来到实验室,和遇到的伙伴们都打了招呼。

她精神气十足,听到一声“子教授晌午好”,她就用积极开朗且奔放豪情的样,道:“嗯,好啊。”

每个人都觉得她今天很不一样但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给人一种看风景引人入胜,看其爱好之书念念不忘,看某种影视作品带来面面俱到的感觉,该有的,她今日全都有。

男生看了,会不由自主的恋爱,女生看了,会情不自禁的转性……或是想马上和子宙成为闺蜜。

走过这间比她私人实验室还要大上个十倍的实验室,来到前几日她与几位别的科学家研究某种东西的地方时,令她感叹还惊喜的一幕出现了。那张白板上,那道由她研究并她列出来的公式竟然还没有擦掉。

可能这是对她的一种尊敬,辛辛苦苦得出的,必定要展示给学生们、下属们一段时间,让他们瞧瞧、学一学。

她二话不说,直接来到自己在此休息的地方,把银河与她的合照、子殿与她的合照和有关儿子、男朋友的信息装进包里,把这些东西拿走,不留任何与自己相关的事物和物品,以防将来有坏人抓住她把柄,记得这还是银河给她的建议,因此,母子二人还大吵一番,不可开交!

最终的结果,向子宙这样的母亲,自然是儿子赢了。不管怎样她都会满足银河的一切需求,只要自己能做到,就会想尽一切办法为他而奋斗,惜子如命也。

“今天有空来看看你的成果了?”一只戴着眼镜,双手窜股这笔,长相还算帅气的男科学家前来与她交谈。

子宙“啊”的一声后回头,给男科学家来了一击目光和心灵上的暴击,同时张嘴惊叹,瞬间将其深入吾心。原本之前他就很喜欢子宙,现在这种状况,他的喜欢又更近了一步,但现在唯一的情况就是他不知道要为子宙做些什么,变得手足无措、暗中还无比慌张,让场面冷僵了。想走也走不了,再说他现在根本不想走,特别想跟子宙独处,与她聊天。

“啊,对啊,看到公式还在那上面,我很欣慰,也觉得你们真是抬举我了,只是运气好而已。”她委婉、开心的转身坐在自己休息室的床上,与他闲聊。“如果没有老教授的指点,我兴许现在还解不开呢,哈哈,别夸了。”

男科学家走进,靠在休息室的门框上,注意到了桌子上那些照片不见了,他就很好奇,也不敢问。

顺着子宙的话题,他道:“是你别谦虚了才对,我们都是瞎考才考进大学学研究的,而你可是国外邀请去的,学习的内容自然是不同喽。”此段夸赞让子宙自豪的笑了出来。他也找到机会询问照片的事情。“额……银河的照片为啥拿走,你要走了?不在这研究了?还是有什么事!”

俗话说,女孩都讨厌三个问号以上的话,所以他此时借用了两个问号,第三句话是语气向下的感叹句。他觉得,这样能让她轻易说出拿走照片的原因。

子宙利用床的弹性弹了弹,可爱了一下,双手支撑床角来回摇晃,头也跟着晃。双眼上漂来回打转,嘴唇紧抿上下搓揉,整张脸时刻都在笑,她没有回答,只是发出咕哝声,就是那种‘嗯嗯嗯’的声音。后说道:“嗯……拿走就拿走嘛,这需要什么理由嘛?我儿子才不想给你们天天观赏呢,而且啊,他要回老家认祖归宗,我可不得给我爸妈一套照片吗!”

“所以,想来想去,又因为懒不想再打印,就只好拿走这里的喽,请问有啥毛病吗?”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