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24章:偶遇被控制

第24章:偶遇被控制(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在这温馨的床上,弥漫着令人羡慕的味道,那就是男女之间腻人的恩爱味。他们依然没穿衣服,依旧躺在床上,小姑娘紧搂着他,他也紧抱着小姑娘,此等感情已超越一夜情,至少达到了互相喜欢的地步。

子殿不停的滑着她的胸脯,亲着她的额头、嘴唇等,情趣还没减少,似乎更加浓烈,两人都比较疯狂。

小姑娘对刚刚他说话铭记在心,而且回复他的话也是全心全意、确信无误、毫无假话。她来到这就已经是冲击了,先前崩溃过几次,也知道自己的实力是如何,所以,她对活着早就失去了希望,但也会尽可能的活,而不是去送死,同时也要让自己这身体不白白浪费,交给帅帅的小哥哥。

“哦对了,这都两次了,额……”子殿有些尴尬,变得没那么强悍,拘谨随处而发。“你很棒真的,但现在,我好像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此话口音极重。

而且完后,从小姑娘的表现来看,她也忘了。

“子殿哥哥,我叫司梦锌,化学元素的锌,司令的司,梦想的梦。因为我这辈人就是梦字,爸爸是化学教授,就把欣字改成了化学元素的锌,还说谐音好,我看……就是爸爸的私欲,让我名字读起来好听,看起来奇奇怪怪的。”自我介绍很有趣,更有趣的还是她名字,比较奇特,很有个性,同时谐音了不止一个‘xin’字,还可能是心、鑫、忻和馨等。

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次会嫌弃自己的名字,然后不敢和别人说,直到有人鼓励,说名字很好啊,时间一长,他的自信就会增加,觉得这个名字非常好听,既能显得自己不一样,还和别人与众不同。

她躺在子殿的身上,靠着他坚韧有力的臂膀,让自己每时每刻都能有安全感,在这个虚世界不会害怕。

“你饿了吗?”子殿把她的头挽到自己面前,露出能迷住她的微笑。梦锌点了点头,表示饿了。“那好,起来吧,我们一起去食堂,吃点东西,也让我知道知道你喜欢的是什么,好在我离开前能给你足够的。”他掀开被子,顺势穿好衣服,然后帮助梦锌起床,替她补妆、穿衣服等等。

“我还是觉得对你太不公平了,也能感觉出来,你是第一次和男人上床。除夜、第一次都交代在这了,对不对?”他继续露出对不起的表情道。

而司梦锌还是那样,一边穿衣服,一边解释,面对面直视子殿还那么冷静,没有一丝亏得慌。

“第一次是第一次,哪有怎么样?都来这个随时会死人的地方了,我还在乎这些?尽快交出去吧!还不如死前让我看上的男人爽一把呢,且是能爽多久就爽多久。子殿哥哥,你也别嫌我思想有些跑偏,我觉得之前那位姐姐……黄景游做的对。就是她太像那种女人,不像我,只把身体交给喜欢的男人。”说完,得意洋洋的挽着子殿走了。

上楼时,会对你产生压抑感,让你想起很多事,就像是在地府游走一样,回忆出现在你眼前。下楼时,却完全不同,几乎就是普普通通,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唯独此时却引来了引人注目的一幕,那就是子殿挽着一位女孩下楼。

他们恩恩爱爱、甜甜蜜蜜,虐的那些喜爱子殿的女孩,那叫一个嫉妒、生气和不甘心,可现在已经是别人的了。

她们只能在一旁干站着,咬紧嘴唇、拳头握紧、全身紧张和眼神释放杀气,步伐在看到司梦锌挽着子殿胳膊的那一刻就停了下来,有的气到直跺脚、大喘气,嘴里还像是咕哝着什么一样再骂她,一层过去、又一层过去了,这一栋楼里五分之四的女孩都在表示自己的不甘心。

可是没办法,人已经是她的了,处于道德和别的一些方面都不能再出手抢夺。但悲剧,她们也知道,那就是子殿马上就能离开虚世界了,很快就会面临离别的。

他们来到了‘考验者小区’后院,这里是共同的,可以从一区后院入口进入,从二区入口再出来,回到正门进一区,正好是锻炼身体的一圈,设计很巧妙,甚至还有人跑步的时候踩出了一条很标准的路线,之后的人就顺势别带了过去。当然身材这么好的子殿也不例外,他可是两个区的著名人物啊,除了典狱长没当做以外,其他职位几乎全做了个遍。

而且在虚世界使用的钱币,他也房间里也是一大把,就算有人偷了,他也会发慈悲,查到后不追究。

食堂右侧就是图书馆,图书馆后面是公共洗手间,公共洗手间左侧是大分类仓库。没错,就是这样一个构造,大分类仓库什么都能变成来,只要你需要的不破坏规矩,它就可以,酒、各种食物和调料品。哦对,电子设备不行,只有每个人房间里的个人电脑可以使用,但服务器仅限于虚世界内。

和外界取得不了任何联系,就算是聊天,遇到的人也只会是虚世界的,可能……你们就是隔壁和对面房。

当子殿和司梦锌进到食堂后,发现总会有人在这吃饭。

因为作息不同,所以哪个地方都会持续有人。

折磨人的一点就是还要争取虚世界钱币。

但不做又不行,这次虚世界的出现,迎合了现代特色,那就是干什么都要金钱,考验者们太辛苦了!

“实世界”————

又过了一天,林莫萧在寒风刺骨的楼道睡了一宿,从身上的衣服看来,他并不像乞丐,而且还拿着公文包。就在这时,有个人路过这,看到他这个样,不经意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这可把他给惹怒了。就道:“别误会,我这是挑战,来不同的城市,睡七天不同的地方呢,昨天是公园,今天是楼道,明天我打算睡公交车站,可惜咱们承德没地铁,如果有我还想挑战一下,对了,朋友你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吗?推荐推荐?”

这个人没搭理他,却还是一脸嫌弃。边走边说:“切,别为自己穷找理由,有本事你睡坟地啊?装!”

短短的一句话,胜过他刚刚说的一段话,怼的他是无可奈何无力挑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此人走远,还不能上前反驳,因为这是事实。其实他说的话是真的,唯一一点,是没地方住,因此才说成计划这样的。

他没得到一手钱,就会去医院送给母亲,让她管着,等钱凑齐了就可以予治病了。

来来回回,好几年过去了,母亲的病也一天比一天差,医生说差不过还能活一年,手术也是有几率续命,并不能保证完全会成功,而且费用、药物都很贵,如果他从底层做起,是无法承担这两样的,所以工作必须来回更换,还要找管吃供住的地,不然就只有睡大街了,受恶人唾弃、嘲讽等目标。

早上,他并没有出去,而是继续在这缓和的地方待着,要不然也不会遇到刚才那位嘲讽他的人。毕竟,此小区很严格,他也必须平安的绕过保安才行。

能进来找个舒适的地方不容易,可千万别透露自己进来的方法啊。这就和偷渡一样,事事做到小心谨慎,不能被任何人抓到赶走,兴许以后还来呢。不知不觉,他感到饿了,说道:“这个贱人,怎么还不把钱发给我,真是!”说的是子宙,因为她答应把昨天工作的钱结给林莫萧,一天了还是没结果。而林莫萧也两顿没吃饭了,那五千也交给了母亲。

每次他把钱给母亲后,都会说:“放心,我还有钱,我能住在旅馆,早上吃点就行了,这钱您就拿着吧!”

听起来比较伤感,还那么的孝顺,不过孝顺有些跑偏,你这明明是在害自己,如果有一天母亲知道真相了,会不会气,会不会受不了而死了。而且啊,他每次去医院陪床,也要表现的精气神十足,很充沛,长时间骗他妈。

就在他准备拿出手机,找到子宙,和她进行聊天时,又过来了一个人,而此人正是子宙和银河。

“喂喂喂,你怎么在这呢?”她极其疑问的语气,双眼瞪的非常大。“跟踪我?还是对我图谋不轨啊?”她下意识将银河揽到身后,自己与其对峙,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我说你怎么不回家呢,就是想趁着我昨天那个样,然后侵犯?为了报复你对我的记仇?是不是?”

林莫萧无奈,只能听着她这么诬陷自己。他说:“子老板我告诉你,别瞎猜,我才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也不看看自己是咋样的人,真有脸。”

银河冲过子宙,一脚踢在了林莫萧的腿上,并喊道:“不许骂我妈,你个臭流浪汉,那天真是看错你了!”

“去,干嘛呢?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子宙拽走银河并训了他一句,林莫萧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也知道孩子小,保护妈妈的行为还是知道称赞的。子宙又说道:“哦,我知道你为何跟踪我来这了,是不是求我让你回去工作?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先要给我道歉,为你刚刚说的话付出代价,我是啥样的人这个小区的人最清楚,用得着你在这数落我吗?”

林莫萧不仅没对银河踢那脚生气,还鼓励他。道:“这么小就知道保护妈妈,子河真棒,继续保持下去,你会成为不同与其他孩子的好榜样。”这夸得莫名其妙,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何会这样夸银河。

“你起开,我儿子用不着你这样的人夸,假惺惺的,记仇和小心眼都快捅破天际了。”子宙吃醋的会怼。

“行了,我说实话。”林莫萧的行为和刚才天差地别,礼貌的用语、行动和方式很让人理解。像是身体备受控制,因为他的眼神告诉我们,这不是他想说的。“我其实没地方住,所以才会在这睡了一宿,请你不要误会了,我只是觉得这缓和,真不知子老板的家在这,请你原谅!”

他眼神又在表现,想夺回自己的身体。继续道:“还有昨天你说结我的钱,还没给,我现在很饿,也没钱吃饭,请子老板结昨天工资给我!”说话都变成了礼貌用语。

这句话里,透露着不通顺、不合理的言辞等,因为他在和这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超自然控制坐着斗争。

子宙拿出手机,给他转了五百元,远远高出昨天一天工作量的钱数,紧接着林莫萧稍微鞠了一躬并‘谢谢’结束了两人相遇的事件。他们走了,开着车向着学校而去,银河今天是要重回校园上课,并且承认自己第二天装病的错误。

“我刚才怎么了?那些话不是我要说的啊,难不成……我真对这个子贱人产生奴性了,太不科学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