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20章:和蔼的交涉

第20章:和蔼的交涉(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下定决心的赵文学还在房间里躺着,平时楼长该做的事他今日啥都不干,就想静一静。不管是谁敲门、打招呼,他也都以沉默坐定、不发一言,甚至纠缠不休的人,便直接赶走不送,说静一静就必须静一静。

此时,来了两位他无法拒绝的人,那就是和他一起执行事件的情侣,楚歌和冉芮两口子。

“坐吧。”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让他们进来并入座了。

“你们俩现在应该成为了大家的焦点吧,收获爱情、唤出玫瑰黑无志灵魂,接下来的旅程应该是如履平地了,连其他考验者都伤不了你们。”友谊又嘲讽,还嫉妒的话语,突然间从他这位人物口中说出。让这两口子感到惊讶,赵大哥一般不是这样的人才对啊,今日这是……

“不出半年,你们就能到我的位置,然后逃出虚世界,出去过美好的幸福生活。”他又一转身,再一次躺在床上,像个逍遥领主自在欢笑一样。

“那您呢?”冉芮在普通不过的一句话,却引起了赵文学的吸引,从而得知,他们是带着套话任务而来。“我们在餐桌上跟您学到了很多,希望能在外面帮你一把,做好朋友也行啊。关键问题就是您有事瞒着我们。”出于女生说话好一点,所以就一直是冉芮再说,楚歌在听,一人一角。“当时就我们四个,尚老师到底和你说了什么,告诉我们吧!”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好奇,那我就说。”他突然起身,情绪和态度变得很积极,表情也充满欢笑,并将坐姿调整为我国传统式盘腿坐,猫着腰,舔了舔嘴唇,还示意让他们封耳前来,继续保持着这种好情绪。

“她说的是‘相信我,没问题的’……完了。”最后两个字两衬托这真相变得匪夷所思、弄真成假、颠倒是非!

这句话,令两个人一听就是假的,糊弄人的,搁谁谁也不会信啊,就算没有语气,这隐秘的举动和隐晦的言辞,也能表达出他在说假话,还有那隐匿的眼神,上眼皮随眉毛跳动,故意将双眼睁的很大,最后是说完撤走时,就更像是在骗人,头还歪着看他俩,嘴唇一瞥完事。

冉芮无奈了,看了看老公楚歌,默契的认为赵大哥确实是在说假话。楚歌更是叹了一口气,明面着,告诉赵大哥他们想要知道真相,而不是假话言辞。

“你们这是……啥表情?不信你们的楼长吗?”刚刚的情绪和心情还在,此话为玩笑,间接的表达自己的话。

“赵哥哥,我们知道,你和尚老师又打又闹,每次任务都争得你死我活,但怎么着也没有害过对方。她做事比较隐蔽,分析什么自己知道就得了,而您比较照顾大众,希望所有人都能从事件中活下来。像你们这种冤家式对手呢……自古以来都比较喜欢日久生情的绝世爱情,你就别隐瞒了嘛,尚老师一定有办法自己活下来对吗?所以啊,那句话到底是啥!”

这段捧,有些强行,表现出了为达目的不罢休的感觉,连这招都用上了,冉芮很厉害啊。接着,她又道:“哎呦,赵哥哥你就说嘛,我们又不会说出去,定会替你保密,我们……可以相互印个戳,表示证明,可好呀?”

楚歌突然用异样的眼光看向自己老婆,仿佛就感觉,这撒娇很令人起鸡皮疙瘩,他尝的够多了。

“好好好,我告诉你们。”他的语气和态度变成了平常什么现在就什么样,多了点庄严、严肃和严厉,一副老领导的模样呼之欲出。说道:“刚才我说的,都是真的,她确实说‘相信我,没问题的’,信不信由你们决定,反正我该交代的都交到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而后,他继续躺着,闭上眼睛,打算好好睡一觉。两口子依然失望的离开,处于信和不信之间,认真的想着此话,关上门后来了一位帅哥。

“殿狱层长,对不起,还是没问出来。”原来是子殿,这是他交给两口子的任务,完成的不怎样。

“就说什么‘相信我,没问题的’这话。”三个人溜达,来到了大门口,室内的赵文学也听不到。“原本是信的,可是赵楼长那口气,完全不像是在说真话,就是在糊弄我们。”她将视线转向子殿。“殿狱层长,您曾经还是一区楼长,还是两任,您的威严依旧存在着,要不……您去试试?说不定他会交代呢!”她把话说得,跟赵文学是罪犯似的。

子殿眼神瞟了瞟,觉得事情另有蹊跷。就分析道:“你们怎么知道,他就是骗人?万一就是浑你们的认知也说不定啊,所以还是多相信你们的赵楼长吧,以后你们还要住在这呢,讨好他才是最重要的哦。”

说完,子殿走了,朝着另一边的阳台而去,跟别人聊起了闲天还时刻关注着情侣走没走,注没注意!

当两口子走后,他亲自来到了赵文学的卧室,交流。

“实世界”————

这对母子出行,必定招人羡慕,与众不同,明明可以开车但偏要步行,为了打发时间。当然了,母子装必不可少,新鲜感可引起一百分回头率。

“你看,我的银河多帅,那么多人都在看你呦。”不经意间就捧了捧儿子,想方设法逗他开心。“是不是妈妈的基因导致你这么帅的呢?说说,快跟妈妈说说。”这句话一出才知道,她这是变相在夸自己呀,够聪明。

一旁的银河都无奈了,眼神向上一瞟,表示对妈妈自恋的程度而无语,敷衍道:“是,妈妈好漂亮啊,呵!”

最后,子宙也瞥了眼银河,然后继续展示自己的自恋。

说实话,她这样的,很难想到会有儿子了。

当街头上的男人们看她时,觉得自己恋爱了,很想过去搭讪并要到电话,可是,就在他眼神向下瞟看见她儿子时,这念头瞬间被打破了。

忽忽悠悠,在众人的喜观之下,他们来到了私人实验室的目的地,肯定不会让人知道啊,所以她绕路又绕路,披上了一件皮大衣,真皮的,在配合上穿的靴子,从身后一看,就知道是御姐女王范的女人,实则很脆弱的一批。

“进来吧,这里就是妈妈的实验室,别乱动哦。”她把衣服一脱,扔到休息室,换上了白色的大衣。

银河从进门开始,由左往右开始观赏,有很多他不认识的东西和材料,不敢触碰液体、固体和粉状物,只敢碰碰更重烧杯和针管等等。一圈下来,他产生了一个疑问,也可以说质疑妈妈这里的构造,犹豫了一会后。就说道:“妈妈,我觉得,您还是别把我照片放在这的好。”

子宙的第一反应是疑惑,然后是伤心,最后是生气,放下手中的烧杯和笔,迅猛的走来。双手抓住银河的肩膀,道:“妈妈想你啊,为什么不可以?”

接下来,银河说了一波让妈妈无何奈何,还合情合理,不管从哪方面讲都是正确的话。他道:“前段时间我看了部电影,这位爸爸将自己的孩子隐藏的很好,可有一天,坏人找上他,要他替他们做事,爸爸才不干,所以,他们找到了爸爸秘密基地里一张男孩子的照片,于是,这位爸爸就被迫替坏人做事,后自己死在了刑法上,留下儿子孤身一人。”

听完后,子宙都蒙了,感觉自己儿子懂得也太多了,她根本无从反驳他,甚至还要表扬他。

这次,她并没有蹲下身子,和银河保持同等平行,而是站姿挺直、高高在上,用鼻孔瞪人。听着儿子讲着这些话,她是应该心存感激、还是心有气泄要发?不过,听完后,她的第二反应就已经得出了答案。

她宠溺的微笑着,将姿势调整为半蹲,与银河平行,抚摸着他的脸颊、后脑勺等部位,且眼神很欣慰。

“儿子,你说得对,是妈妈疏忽了。”态度诚恳,语气认定了银河所说,很有感觉。“哎,我就很纳闷啊,你是有多少时间还看电影呀!竟然是背着我看。”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凉风,银河此时开始慌。“跟妈说说,你都是在什么时间看电影、电视剧和玩游戏的呢?如实交代!”

子宙要执行每一位母亲都会做的事情,那就是不管孩子有没有错,总会从话题或是事件之中,找出让她骂你、打你的机会和训你、说你的言语。

银河尴尬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面前的妈妈虽然是坦露微笑、和蔼可亲,可是却令他浑身不安。双手卑微的放在小肚子前面,头低下20度左右,一副认错的样子。道:“报告,因为我同学带我买了个无线蓝牙耳机,然后……然后晚上等你睡着以后我就打开卧室的电视有时是电脑,或是手机,玩玩游戏、看看电影之类的。妈妈我错了!”

真相大白后的她,咽下了一口失望透顶的口水,并对其行为感到生气,还不好跟他动手,越说越没用。

咬着嘴唇迟疑的她,说道:“小子可以啊,是妈妈管不住你了呢,还是你翅膀硬了。”她继续调整情绪,露出了不得不说且不得不做的面孔。“学会不听话了是吧?跟谁学的熬夜?是谁把你带坏的,快说!”她突然怒吼。

“还有。”她将手伸向银河。“把无线蓝牙耳机拿出来,我要没收,不准你再用了,再闹,手机也给你没收了。”

“平时怎么教你的,你睡觉,得满七个小时,你可以大半夜的看电影,但睡眠怎么补充?你还要上课、上学,作业的时间已经够多了,你还看电影,做好计划行不行?”刚刚抬起来的手只是吓唬他,为了让他把耳机拿出来,结果想打,还是没能下得去手,所以就说道说道吧。

“银河啊,你可以先这样,把这部电影在睡前看一部分,然后明天在看另一部分,给自己留个悬念,多好啊,对不!”最终她还是退步了。

子宙,是个宠溺有度的母亲,不仅不破坏儿子的想法,还在达成自己目的的前提下,实现共获共利,并不会影响到什么,只是没收了一个耳机而已,再说了,以后银河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卧室里看电影了,只不过时间少了。总之,银河很满意,没有对妈妈产生什么不良好的看法,她还是那个她,处事方式还是以儿子的开心为由因,再做决定。

此话题、此事件结束后,母子二人把房间的照片,关于银河的信息,统统撤的一干二净、一丝不落。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