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18章:连接(3)

第18章:连接(3)(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虽说,向赵文学这样的人,一定不嫌弃二婚,但此段告白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令所有人都没有准备。楚歌还没来得及准备庆贺,冉芮还没来得及准备八卦,赵文学还没来得及反应、接受或是如何表示回应。

对于他们来说,从告白那段起到现在只过了一个小时,但对于外界来说,却过了一天之久。

刚进来的时候,他们还是七个人,聊起来的话比较热闹,后来开始前前后后死了三个,剩下的四个人还可能是以后的真爱情侣也说不定。房间的迷雾也越来越多,刚才还能看到书架上摆放的书是何名,现在看不清;楚歌和冉芮蹲在楼梯能看见,现在也同样看不清,看来结束的时间快到了。

“那个……”赵文学尴尬一提,眼神故意远离尚曲平。“楚歌和冉芮呢?你们别乱跑啊,看着态势没多久就结束了,注意保持距离,一起出去。”

尚老师,一位34岁的中年妇女,离异,生过孩子,还总是化妆磨粉,即使是这样,也没能阻拦她在虚世界素颜的保养。那看赵文学的小眼神,简直是勾人心魂,色眯眯的,还充满着暖暖的欢爱意,真相冲进她的怀抱,让她腹中添加新的色彩,二郎腿上还有黑色打底裤,手感极好,微笑和年轻的子宙一样,能够治愈人的心,可勾引。不过这些依旧没能让赵文学赵老师动摇,意志非常坚定,面不改色,是个好男人。

听到赵老师的呼喊,情侣二人从楼梯下来,站在一旁,准备出去的举动。楚歌说道:“赵老师,你表示表示啊,不能让尚老师等着你啊。”继续无动于衷,沉默,也只是瞟了眼楚歌,意思是怎么变成你八卦了呢?

“对啊,女人都喜欢男人主动,就算是尚老师先告的白,你也要主动跟她交往。”男的刚完,冉芮又插了一嘴。

赵文学皱紧双眉,头向另一边转,不想听到两个人在哪瞎说瞎逼逼。但又是自己叫他们回来的,不得不理,就说:“反正都要出去,别在这说啊,氛围不好、环境不好、还不能靠近也不能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别起哄了。”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情侣不在追击和八卦。

“你就这么确定……我们能出去?不用再想想了?”尚老师也终于说话,但好像口气没之前那么好。“这里多好玩,若不破坏规则,可永保青春。”

大家都知道,尚老师在开玩笑,肯定不是真的,为了烘托气氛嘛,这个时候站出来一个人开玩笑还是没问题的,尤其是女孩开玩笑,更能让大家开心。因为她们一笑,所有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女孩的特权之一,接着来。她又说道:“你看你,那边都死了三个人了,我这边啥事没有,血池呼啦的多恶心,还是我们的人比较聪明,你的……不行啊。”

果然,赵文学笑了出来,深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道:“还不是他俩特殊,不然啊,哼!不一定是谁。”

“哎,我说。”他又将眉头指向情侣,很认真,把尚老师的情绪都带走,随着他一起认真的关注情侣。“我和尚老师都执行完任务了,你们就没有吗?这玫瑰黑无志灵魂这么厉害,这都能免疫的了?”

赵文学和尚曲平互看了一眼,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两人一定会开始一段情人佳话,真爱也说不定。

“老公啊,这里越来越封闭了,你知道我害怕。”冉芮被这股迷雾弄出了密封恐惧症,弱小的往男友怀里钻,像个小女儿不愿离开怀抱一样。“出去后,你能不能来我房间陪我,还有,我想和你那个了,等我们出去,我就告诉我爸妈,让他们给我们办婚礼,立即结婚。”

她试图说一些自己理想的话,来排解此刻的压迫力,抱的楚歌是越来越紧,死不松手。迷雾中开始刮风,可明明有遮挡物却还刮如此的风。

“准备好,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事件很快要会结束。这股风是此事件必备的,一定要冷静。

听完赵文学的言辞,情侣互相抱紧,男友说安慰的话语给女友听,让她冷静,不要慌张。然而此刻,尚老师眼前出现了一行字迹,是她最后的任务。内容【请你以爱的方式,跑过去亲吻你喜欢的人,你会死,可你会回归】。尚老师看到后,她迟迟不敢做出行动,是因为不确定相不相信这虚世界说的话。但不做此任务也会死,被逼上了绝路。

赵文学看到了尚曲平正在起身,就阻止道:“你干什么?千万别起来,别着急!”

她站了起来,一开始并没有反应,是在她走路后,地板开始出现蓝火,蔓延、上涌她身体,燃烧的非常缓慢,令尚老师的表情苦不堪言,令所有人为之一颤,都不知为何她要这样做,也没人往任务方向去想。

最终,蓝火燃烧至胯部,她也来到了赵文学面前。身微微低下腰,与他头对头。道:“相信我,没问题的。”说完,尚老师开亲了,足足亲了五秒钟。

尚曲平被蓝火烧制灰烬,还是在亲吻中化为灰尘,火没有伤害到赵文学一根头发。只见他流泪了,双手勾着,可是怎么也勾不到,只能看她消失,同时那七个字也一直徘徊。就在他想要下地去陪尚老师的时候,一眨眼,他们回到了【考验者小区】,事件这就算就此结束了。

因为尚老师那句话的原因,他才放心、平静的接受了子殿交予他给小女孩讲解的事。

“实世界”————

母子二人平安归家,孤身一人平安上班,时间也渐渐来到了下午并悄悄度过了夜晚。由于银河生病,她今天又要跟银河一起睡了,还要时刻保持着随时醒来的状态,以免银河病情加重。她搂着、抱着、亲吻着银河而眠,睡前就知道自己会又一次进入前几天的梦乡,银河在,会让她安心很多。

先前,在子宙第二次连接梦境时,她变成了一位身穿洁白的丝红条纹铠甲,胄顶部配有红色羽毛,每动一下,身上就会有噼里啪啦的声响,双手还持有一把重剑,自己像是坐在主坐位那位模糊不清的人的侍卫。

只要“他”一声令下,自己就会不由自主的拔剑,然后要杀谁就杀谁,无可奈何、无言拒绝。

而今日,她又孤身一人来到了梦境之中,这一切早已变得引以为常,她当做电视剧来看,坚信这不是真的,只是梦。因她相信科学,不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超自然的物种,比如鬼、神和超能力等,所以,就算是发生了什么,她也只是笑着面对,不再束手无措慌张不已的产生害怕。

“啊!又来,这几天我到底是怎么了?做同一场梦,白天我也没想它,为何要如此玩弄于我?”她绕过桌子,一遍又一遍的查看,很想听听他们在说啥。

这里的场景对于她来说,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来的时候风气十足,年代感丰厚,很多复古的东西能让人有一种生活在古代的感觉。你身穿汉服或长衫,拿着卷轴或古书,坐在楼梯或椅子上享受,还有那照亮全屋的灯油,就更加有复古风,唯独那张桌子有一些不符合装饰。除了人脸和声音,其他物品样样都看的清清楚楚,想要去抚摸。

可是,子宙她触摸不到,也不真实,唯独那张椅子她能触碰还能入座,无奈之下,安静的打法时间。

“他们怎么都不说话了?”她像个领导一样,站立在桌子的另一角,自己原初坐的位置,双手抵着桌角,身体向前倾斜,有一种讲课的感觉。“是时间太长?没得聊吗?还是双双孤男寡女想做点什么?”

她擦了擦嘴,并拍大了几下。道:“哎呀,我又在自言自语肮脏的事了,不行不行,要忍住。”

“好像……这位姐姐这边一个人都没死过,死的都是那位大哥那边的人,很有蹊跷。”她把那位大哥比作为子殿,把这位大姐比作自己。“也就是说,子殿那边的人死的死伤的伤,现在他的位置生死难料;我这边的人会好好活着,直到有一天,我们俩会相遇的,是这样吗?”

她继续琢磨,先是近距离看看那位大哥,后是近距离看看那位大姐,再近距离看看那对情侣,接着是近距离看看主坐位上的那个人,还是看不清脸。

“这么说来,我刚才的推论是错的,要怎么才能看清他们究竟长什么样儿呢?太烦人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梦,连梦里的人都给我看,有什么意思啊真是。”她气愤的坐盘腿在地上,不甘心的咬着性感嘴唇,眉头紧皱,非常不屑,生气的样子很搞笑,跟个撒娇的小怨妇一样,撅着嘴咬,不是普通的咬,拳头也还时不时的捶一锤自己的腿,嘴唇干了就舔一舔。

不知不觉,她竟然在梦里睡着了。在此醒来后,发现他们聚在一起,开始商量对策,室内也开始进风。

“天哪,这简直是科学奇迹,我竟然在梦里睡着了,如果能记录,我一定要记下来。”她笑着,有一种发现真相、找出人类未寻找到的东西的感受,很享受。“可惜,梦里的梦,并没有做什么梦,只是黑暗。”

房间里的风越来越大,她也只是看得见感受不到,不过对场景内的四个人产生了影响,看似风非常大。

在她的视角里,书架上的书、旁边的椅子和房间的门,都被此风所卷成龙卷风,在他们身体周围环绕,像个传送装置,到一定力度和位置就能将人带到一个不同的地,速度非常快,进来的物品直接部件踪影的融合。子宙缓缓加入,轻松越过此威力强悍的龙卷风,看看里面在干什么。

“她为什么站起来了,而且这地板正在往她身上穿。”她露出恐惧的眼神、起鸡皮疙瘩的表情。开始心慌、害怕,觉得这举动太吓人了,还后倒在地。

“哇,他们俩接吻了?可为何地板要吞没她,多好的一对绝世佳话,为什么?”子宙,匆忙退出龙卷风,看着能号令她的这位糊影,第二次质问。接下来,她眨眼间,回到了一开始时梦境的大空场上面,这位糊影随着来的方式消失,而她,却在树和血坛消失后,梦中苏醒。“哦,啊,天哪,我是该说刺激……还是好诡异啊?”实世界的天,也亮了。

银河还躺在她怀里,睡着。

“才三点。”她亲了口银河,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