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9章:误会继续增加

第9章:误会继续增加(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那是什么?”尚曲平惊讶的问道。

“我来这两年,还从未见过此物,难道……这就是大家传说的男女梦寐以求的无志灵魂吗?”

她双眼放光,带着对新奇物件的好奇,将双手触摸于它,可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在触摸。然而,就是这触摸,给了她一种莫名其妙的鼓舞,忽然间自信心爆棚,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一样,看向情侣。

对面的黄景游和倪天临也都双眼放红,直勾勾的看着,两人手牵手分别摸向此物不同的位置。

“怎么回事?为何不管用?听话一定可以的啊?”黄景游瞬间撒开了倪天临的手,并且抓狂,大喊大叫。和尚曲平简直是两个形态,太令人疑惑。

赵文学倒是异常冷静,什么都不做,就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按照自己所说的不要下地,他当然也触摸了此物。可感受和其他三个人完全不同,不慌张、不抓狂、不欣慰,也没有尚曲平的那种信心和鼓舞力,只有跟领导者一样的分析风格,说道:“这个东西,是【无志灵魂】中对真心相爱眷侣的专属。但必须是真心相爱的眷侣,它才会出现,然后将绿色无志灵魂的数量重新定至15只,并且每次事件都不受【亮绿色】及其他【无志灵魂】的侵扰,无论事件成功和表现与否,它都能让这对眷侣在单次事件结束后,抵消两只绿色无志灵魂。”

当他说完后,摇了下头,像是此物让他说的一样,在控制赵文学做解说,然而控制完,他还记得。

之后,他瞬间看向躺在地上的那对情侣。大喊:“你们两个快抓住它,快啊!”他洋溢着期待和盼望的表情,希望他们能起身将此物戏至体内。

楚歌、冉芮,缓缓起身,走到各自的坐位前,双眼也瞬间放光的瞧着,具有仪式感的将双手慢慢伸向此物,然后就像法术呈现了一般,向两人身体里涌流,水似的。

接下来,他们升华了,并互看这对方,然后拥抱、激动热烈的拥吻,此情此景很值得令人发出姨母笑。

赵文学就是这个笑容,他看起来很难以相处,但行动、心和想法都是在为别人好,还让他们快点吸取它,很令人佩服。然后说道:“这东西叫【玫瑰黑无志灵魂】,能让它出现,就说明你俩的爱——是真心相对、真心相求还真心相待,珍惜对方带来的温暖!不久后,你们会安然无恙的离开虚世界。”

就这样,楚歌、冉芮两个人成为了六个人之中,唯一能在室内游走的人,并且不会因为某种因素而死,静静的等待这次事件结束就好了。

黄景游可以说太天真,而且天真的很可恶,还天真的很女中渣女,一点心眼和转脑筋都不会。又或许是她看的资料不够多不够全,导致她快速找的男朋友不是真爱,所以玫瑰黑无志灵魂不认她,让她在大家面前丢脸、尴尬。

…………

“行了,这件事结束了,我要说我的事了!”楚歌坐回自己的座位,侧面对着尚曲平,一副要报仇的样子。“尚老师,我听说过你,也听过你的戏,很棒,但今日一见,我觉得你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狠毒、奸诈,最重要的是小心眼。”面对他的说辞,尚曲平避而不答,忍着。“为何要推我,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把她推摔了,必须给她道歉。”原来,楚歌是在为自己的女朋友出头,报刚刚的一推一仇。

他的情商相对来说还算挺高的,怼人先敬人,率先夸人家一波再说之后的事。这样一来,对方既没有动手的念想,也会心平气和的一起说话。

尚曲平微微一笑,没有反驳,因为毕竟是她的错,但眼神却是很飘然的不屑。道:“这是哪?虚世界事件!是你们小两口泼洒恩爱的闺房吗?大家都在想如何度过,而你和冉芮,却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沉迷色欲,我推呢……只是警示,没想到会力气那么大,我表示抱歉!”

她首先表明了自己的观点,然后语气立即转变真诚,真心实意的向冉芮和楚歌道了歉。

而这件事也就此了之!

六个人再次平静下来,各自分析着。

突然,这间古代膳殿的门口,飞过来了两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骷髅型形体,是闪亮的绿色。

“大家快躲!”冉芮正面对着门口,所以第一个发现,就瞬间让大家躲避。而她也来到楚歌身边,后两人帮忙。

它飞舞着,试图接近某个人,但赵文学是这里个老人,所以一一躲过,它并没有抓住他。之后,他开始加快速度,又一次飞向赵文学,赵文学又一次躲过,可面前的尚曲平中招,在她身体上化为普通绿色,进入了体内。

“倒霉,真倒霉。你们不是在帮忙吗?看着那两狗男女干什么呢?也不过来一个瞅我。”她抱怨,把一切责任推脱给帮助大家躲避的楚歌和冉芮。

“真想拿出手机照照我现在的样子,不敢相信!”

“别……说”赵文学阻止失败,尚曲平说完了这句话,她说完就后悔了,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忘了忘了,没事,应该还有一次。”

“实世界”————

拼命为了工作的林莫萧,他苦苦哀求,可是依然被此公司拒绝了,坚决不用一位没有执照的工作者,所为执照,就是哪哪所学校的毕业证书,和所学专业的证明等。

其实,这无关简历的事,就算有简历,他也不会被这些人录用招聘,但他还是将责任推给了子宙。失落的乘电梯下楼后,他泣不成声、怒火中烧、愤怒至极,想要一切给自己个解释,他会如约定那样明日前去早餐店赴约。至于会发生什么,那就得等明天两人相遇的结果了。

“等着吧,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偷了我简历,还和那些人串通一气,就是为了报复我对你的冷漠,哼。一群沆瀣一气的混蛋,毕业证有什么了不起,没上学有怎样?也不给机会看看技术如何就否定。”

他的抱怨言辞,就像是雨点,从下开始,就会有数亿颗雨滴强强落下,没完没了,还令人讨厌!

之后,他找了一处公园,在九点的时候,睡了。

————

其实……

子宙如果带着银河再次会老家,时间非常充沛,毕竟下午银河不上学,来回也就三个小时。可是子宙偏偏不要,离开公司后就回家了。

一下午,母子俩玩的很欢,下午该做的学习也做完了,老师留的作业同样也做完了。于是,她开始带着银河玩游戏,还是用钱买的那种,后人手一只手柄,玩了一下午。做饭的时候也是欢乐多多,基本上有银河在,子宙就不会丑脸,该怎么笑,她就怎么给你笑出来,只要银河开心。

刚午夜降临的时候,银河躺在妈妈怀里,搂着妈妈进入了梦乡之中,安静的熟睡着,子宙后睡。

奇怪的是,子宙的梦既然和昨晚连起来了。

她顺着这个人,面目全非,依稀弥漫出银河面孔,但不确定是不是银河的人,开始往下陷!

这片荒芜上的树木也开始凋零,枝叶、树枝、花果、跟叶和树根就跟纸片一样散落,而她也感觉自己在凋落,脚下明明有垫着的东西,却空空如也。直到全身被这地板吞没,她才感觉屁股正靠近椅子之类的物品。

终于,结束了,她来到了一个新的场景。自己右手边的第一个位置上没人,右手第一个位置…是个男孩。

此桌拢共十位,她坐在主坐位对面。

而那位面目全非类似于银河的人,就坐在自己对面,跟个不语的君主一样,静听着这些人说话。

子宙的心情很害怕,她也不知道是梦,心跳持续在120下/分钟,汗液随下雨般涌流。

过了一会,不知发生什么……

只见那位似银河的人抬了下手,就有一只有实体的鬼把右边那位男孩吞没。不完全吞没,而是留下了内脏和血液,把头、皮肤和肉吃掉了。

子宙跟其他两人女生一样,呕吐,并吓到翻了过去,头狠狠的磕到地板,那叫一个痛。

在这梦里,她听不到这些人说话的声音,周围的一切事物和人也都模糊不清,根本看不见脸,并不是完全听不到,而是那种把声音换化成暗语似的,才导致子宙听不懂。紧接着,她又看到了他们相处的很多事,经过行动推断,发生了口头争执,他们都不敢下地,连脚都不敢沾。

她没有搬起椅子,在此期间,她还在房间内环绕,观察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还特意跑到主座位旁,看看这个人是不是自己最爱的男人银河。自言自语道:“好像不是,但远看好像,不是银河我就放心了。”

“我可能在梦里,刚刚拿一下很疼,可为什么没醒!”她坐在上楼的台阶上,双眉紧皱,思索!

而现实中,躺在床上的她异常老实,依旧被银河搂着,而她也安静的搂着银河,除了呼吸一动不动。和上次不一样,这次没有流汗、没有紧张、没有害怕更没有恐惧感,更多的皱眉,因为她开始好奇,好奇这个梦境到底在寓意着什么。现在,她根本就不想主动醒来。

而时间也快接近早上六点,银河提前醒了,她眼前正是子宙的脸,抱着妈妈的他,趁着熟睡偷亲了一口,虽然是脸,但有种男女朋友的感觉。

梦里,她又一次来到大家桌前,双手放在胸前,托着下巴思考着,左看看、右看看、前看看。发现,右手边的三个人发生了争执,还推了那个男生一手,导致男生身边的女生倒地,子宙下意识过去搀扶,可手掌却穿过了此女生的身体,根本触摸不到任何物品,除了刚刚的椅子等饰品外。突然,就在她看向桌上出现了黑色弥漫着气体的形态时,醒了!

正好发现银河再偷亲自己,就回归现实的状态。道:“这么早就醒了,亲脸干嘛?来,亲个嘴!”

就这样,母子二人又度过了惊险的一夜。

“去吧,自己洗漱,妈妈今天就不帮你了。”她看着银河穿着小裤衩前去洗手间,宠爱的微笑立即消失。想起了刚刚梦里内容和事情,并担心着!

带着这些顾虑和情绪,她做完了一顿没有温暖的早餐,端到餐桌上时还无精打采的。

“去见昨天的那位叔叔……我也要去,亲自保护妈妈!”银河奋起信心,眼神和表情极为坚定。还看出了昨天林莫萧和妈妈的冲突,很聪明。“谁都不能说、碰、打我妈妈一下,我就要和妈妈一起去对付他。”

“行了行了,你还要上学呢,晚上去姥姥家住一夜,后天开始给你办转学,听话!”

此后,子宙送完银河后,离开了,前往了自己的餐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