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8章:将与子分离

第8章:将与子分离(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虚世界”————

“可惜,还剩25个。”赵文学又一次发出嘲讽,自己还用很不在意、不屑的语气说着。“被两个本来就有优势的人抢走,你们不生气吗?”他分别看向旁边的黄景游和对面的尚曲平以及一直处于崩溃的倪天临。

“请问,狱楼长,您是在挑唆我们之间的关系吗?”黄景游直接怼,丝毫不在意对方的身份和能力。

“我这是在学习这位,尚曲平姐姐。”他双手插胸,转头看向对面的尚曲平,有一丝针对性。“学着……如何让自己变得自私或是自我,别人的死活干我何事?”他说完后,身边的黄景游明白了什么,一脸明了的点了点头。他这是在间接的讽刺自私自利的尚曲平,让大家讨厌她。

受到讽刺和辱骂的尚曲平,自然不甘示弱,就开始以一敌二的跟他们决斗,口头上的攻击。她先道:“赵楼长,你我本是一个区的,为何要与我对立?”

然后她将眉头转向黄景游,后说道:“你是不是又用自己这漂亮的脸蛋勾引我赵楼长了?所以他才会袒护你,这种事件你还能跟他坐在一起,肯定有奸情。”她做出吃醋的举动,像是在引诱黄景游做什么,赵文学没什么表示。“他是我的楼长,不是你的楼长,请你把握凹分寸。”紧接着,她又和赵文学打了一个媚眼和勾眼。不得不说,他们两人的岁数合适、地方合适、性格也差不多合适,挺适合在一起的。

黄景游,一位好心、善良、美丽又慈善的女孩,遇事冷静毫无紧张之态,还能在这种环境下独立思考安抚他人,想必,在外一定很招人喜欢。不过,赵文学好像不是看脸的人,所以他和尚曲平联手了。

“告诉你们,谁都不许内讧,尤其是对黄姐姐的欺凌,不准在说了。”倪天临突然很男人,保护了黄景游。

“我说,她是二区的狱层长,你是我区的住户,这种时候你怎能护着别人对付自己人呢?把手给我放开。”赵文学用他强大的气场和语言能力,说服了倪天临,放开了牵着黄景游手的自己的手,便轻松服从。“这就对了嘛,她就是个骚货,每天晚上都找男考验者上床玩。”

除了那对情侣,其他四人都在话题之中。黄景游刚装委屈就被揭露,她想也没必要再隐藏了,瞬间搂住倪天临,朝着这位小弟弟的嘴唇就吻了起来。

“告诉你,从现在开始,姐就是你的守护者,出去后我会有很大的奖励送给你。”甜完了舌头,她露出自己胸脯的沟,紧贴倪天临这位小鲜肉,恨不得现在就把他连埋进去。“听话,跟姐姐站在一边,我们合作,一定能活着完成这次事件,好不好?来亲一口!”她又强吻倪天临,双方都没有阻止。而且倪天临好像很享受这次的吻和拥抱。

完事儿后,她跟个陪唱女似的,对伙伴发出调皮、撒娇又如愿以偿的表情,同时……她还吐着舌头。

大家聊天的期间,那对小情侣,正在互相啃啃咬咬、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丝毫没把身边34岁的尚曲平放在眼里,执意要当着大家的面秀恩爱,还在这么恶劣、随时都可能去死的环境下进行暧昧活动。

楚歌是男的,冉芮是女的,他们来也是这七个人,现在是六个人中名字唯一两个字的,还是一对情侣!

“啊!啊!老公,我害怕,能不能一直抱着我呀?”她又瞟到了桌子低下那血迹,然后借此机会跟老公亲热。明明在抢刚刚那名为【深绿色无志灵魂】的时候很猛烈,可现在,她却变得那么弱小。甚至,还说道:“全世界,只要有你抱着、吻着我,我都不怕啦。”随后亲了下。

这一下,彻底把尚曲平干受不了了,在脚没离地的情况下狠狠踢了楚歌的椅子。这一踢,直接把楚歌踢向冉芮,然后身体向侧倾斜,要倒下了。

这期间,赵文学大喊:“别,先别让自己离开座位,尚老师快拉住她啊!”

结果,冉芮还是倒在了这个古代房间的地板上,楚歌也是毫无犹豫过去搀扶,好看自己媳妇的状况。“你怎么回事?她不就是跟我撒撒娇吗?有必要这么做?”这句为媳妇喊出来的话和他不顾危险查看媳妇的行动来看,他对冉芮一定是坚贞不移,绝对的真爱情侣。

所以,此刻,桌子上出现了一只有躯体的骨架,弥漫出玫瑰形状且黑色迷雾的东西。

它摄人心魂,令倪天临和黄景游眼前一亮,想过去触碰它将其吸入体内。赵文学也蒙住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咋回事,他就闭上双眼苦想着心中记着的话。尚曲平皱着眉,全程目睹,根本就不为所动。

楚歌和冉芮这对情侣还在原地互相抚慰,老公一直安慰抚摸着媳妇的伤痛部位,没在意。

情急之下,黄景游冲下决定,与倪天临一次触碰此物!

俗话说男左女右,他们将手放在了上面!!!

“实世界”————

子宙带着银河正行驶在前往老家的路上。

她爱银河的程度,就好比是高山和土地,时刻不分离,每过一会儿,就会用宠爱的眼神和幸福的微笑看银河一眼,还有在过红绿灯等候时,她也会亲一口银河,很甜蜜。注意,这母子亲热可都是大嘴碰小嘴喔。

子宙心想:“等他过了8岁,我就亲不到了,不如在他8岁之前把他所有的吻献给我,然后让他女朋友吃醋去!”此想法既邪恶又显母爱。

他们居住的地方是承德市,而老家在宽城县,所以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到。在此期间,银河会在车里写作业,到了姥姥家,好能够又足足的时间玩耍,还能认识更多的朋友,有妈妈的形象和豪车照应,也有大面子。

“儿子?”她一边开车,一边叫着。

“一会儿会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要不……写一会后,你就躺着睡下吧,妈妈稳稳的开,好不好?”

她继续抚摸着副驾驶的银河,同时车也来到了高速路口前五公里处,排在其他车后面,也趁此机会,“偷偷的”亲了银河的嘴一下。并道:“妈妈真的太爱你了,听话,睡吧,改写的时候妈妈再叫你。”

刚开始开车,她的手机就响了,看似像很重要的电话,按了下蓝牙耳机接听。因为有些微微的堵车,所以目前车辆还没有完全向前,返回还来得及。

“什么?邀我去?面试这种事为何还邀我去啊?”语气非常疑问,双眉皱的不可交涉。注意,是邀请,并不是要求,说明这个公司也不是她的,她只有一家餐馆和自己的实验工作。这会儿可是晌午,午饭之际谁能来面试呢?这个人物这么重要?她无奈又不能不帮这个帮。

所以,她先是给爸妈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说‘送银河回家晚一天,忽然有事’。

也没争取爸妈同意,在前面调了一个头,就往回走了。那么对银河的话也作废了,她重新道:“银河,一会跟妈妈去一个很高很高的地方,不要闹、不要吵、老老实实跟着我,也不要跟不认识的人、或妈妈不准许你接触的人说话,好不好?”她说完这句话后,银河顺势就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的意思。

“妈妈!那我们不去姥姥家了吗?我很想看看是什么样,都有哪些爱我的人,和我们的亲人。”银河这句话,让子宙感到无比的欣慰,但事发突然,不得不临时改变主意。银河这句话也是抱怨和调侃而已。

“嘿,儿子,晚一天,听话妈妈的话。今晚,我们一被窝睡觉可好啊!”母子俩在红绿灯前开心的玩闹、逗乐。

————————

这家公司,处于市中心最关键的位置,八楼到十二楼全是此公司的地界。

原本,这栋楼都是这家公司的,但因为前期资金问题,就租了七层给其他公司使用。现在,公司的色彩起来了,正准备往上市扩张,然后在一点点收购下面的公司,让这栋属于他们自己的楼渐渐回归母亲的怀抱。

子宙,与此家公司的关系,是亲戚。很了解子宙的能力和把握的技术,所以他们会找子宙来这,说要有一个新人面试,需要她来把关。于情于理也用不到她啊,这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盘,他们有何计划要实施,这都是问题。室内拢共有公司领导五位,股东数十位,怎么看怎么不是面试。

母子俩马上就到了,只见桌子上摆着一份合同、一盒印泥和一只笔。子宙来到十楼,秘书是老同学,所以她道:“那个,你来帮我照看一下我儿子,出来前别让他吓跑,我进去办点重要的事,麻烦了!”老同学没多质疑,就同意了。

“老伯,究竟是什么人,非得要我来。”她调皮的坐在董事长位置旁边的座位上,跟她亲老伯撒娇。“难不成?是清华、北大和常青藤的学生吗?”她挽着伯伯的胳膊,来回摇晃,令身边的人羡慕不已。

老伯开口了,他说道:“今天,没有面试的人,唯一参与面试的就是你,看看桌上的合同吧!”

这句话一出,子宙瞬间就明白了,她并不是被邀请来当面试官的,而是邀请来强迫入股的,股份还不小。子宙琢磨着,心里默默的分析,“啊,被骗了,哼哼,很高明啊,给我这么高的股份,破产时一定让我也破产,本来就缺一个技术人员,我要是签了就中计了。”

只听门口一声呐喊,一位男士突如其来,躲过了所有追赶来到此地。当他冲进门时,子宙看到自己逃脱的希望,这个人正是林莫萧,他前来本公司面试,结果刚刚被拒绝了,想再要一席之地争取机会,一进来就看到了早上导致他接连失败的主谋。他瞬间冲着子宙大喊,道:“都怪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拿走我的简历不说,还打电话骚扰我。你在这干嘛?跟他们串通一气?打算对我怎样?”

子宙没在乎他说的话,顺理成章的和他对骂起来,在众目癸癸之下,和林莫萧骂到了门外,拉上银河就跑了。

“那个……林莫萧,今天谢谢你帮我脱离苦海,明天去早餐店我有事找你,答应我?”

就这样,林莫萧因为想再试试机会,就没有追。

而是返回面试的地方进行自我介绍,和自己在农村学习的东西,也正好和这家公司匹配。

只需要多多练习和多加学习就能成手。

可最后因为学历问题他还是没能被录取。

失望的离开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