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5章:神奇的虚世界

第5章:神奇的虚世界(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实世界”——

银河一如既往的来到了学校,路上会听到很多声音。有嘲笑他的,都是极度;有攀比他的,都是羡慕;有欺负他的,都是弱者,还有说他没爸爸的,都是心胸狭隘之人。但银河,人如其名啊,心胸宽广,从来不计较。

因为子宙说过,“儿子你听着,如果国内的新学校有人嘲笑你没有爸爸,请不要在意、不要伤心,忽略他们,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太过分者,让老师去处理,千万不要惹任何一位同学,你是个男子汉,并不是冲动之人,心胸一定大点儿。但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实在不行,老师也解决不了,那就告诉妈妈,妈妈帮你去出头。等你长大能自己处理时,我会告诉你怎么处理,或是你自己去理解。”

最后,子宙还说:“放下,不计较,适当出手才理智。妈妈不反对你和他们争论,但不要用他们的方式去争论。”这些话是子宙带着银河回国后所说。从此往后,银河就没有在意过,也有很多女生和他交朋友。

一开始他是很介意别人说他没爸爸,但真正坐到忽略时,彻底轻松了。

然后见到妈妈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我今天很开心很开心”。子宙也会开心一整天。

实验室的工作,她只是帮忙,并不是长干,因为她有自己的实验室和公司。每当遇到难题、不解的公式、失败的试验品和焦虑时,银河的开心就是她不气馁的源头,借着这股力量,怎么失败都不会放弃,最终成功。

……

送完了儿子银河,距离可是距离放学还有四个多小时,那么她应该去干什么呢?

先是在市里开车转悠,四处走一走。在等红绿灯时,她突然捂住肚子,道:“哎呀,早知道就吃点,哎,饿了!”

“行了,也没别处了,就这吧。”开着开着,她看到了一家早餐店,无奈找了找车位,最后,她停的地方是公园的公共停车位,距离看上的那家早餐店很远!

因为她开的是跑车,还是四座的家庭版,很贵!

当她从车上下来时,很多人的眼神对她起了别意,都认为这是个渣女,车也不是自己钱买的。

一身穿着看似很普通、也很不普通;

回头率不高、也很高;

气质十足、又气质偏味;

她走进了这家早餐店,本以为会有一个单独的位置,但是这里却挤满了人。

她的眼神来回瞟,看到右眼下角有个位置,只有一位穿着很朴素但很帅的男人。她就说:“小哥哥,我能坐在这吗?”她向其展颜,很礼貌。“因为……没有其他座位了!”紧抿了下嘴唇卖了个萌。

这个男人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请坐的意思,也没有起什么想法。

“谢谢!”子宙坐下并道谢。

然而这句谢谢,才令这个男人有所表示,但就是简单的说了一句“不客气”。

子宙想与他交流,就“嗨”的一声向他问好。说道:“你这么大个男人,怎么吃这么点东西啊?要不这样,你让我坐这,我请你吃早饭,随便点!”她露出真诚的微笑,虽然是小事,但希望他能答应。

因为他……只点了一份小米粥和两个包子,别的几乎什么都没有,哦对,还有一小盘咸菜。加在一起,连五块钱都不到,于是子宙就这样说了。

之后,这男人的回答真是令子宙大吃一惊。他说:“钱财来之不易,拼桌的这里有很多,若都像你一样,岂不浪费一天挣得十分之三?”

子宙无语了,进入了尴尬互不说话的局面。

“虚世界”——

忧郁、艰难、沧桑的子殿,却带着期待、开心和喜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就在【考验者小区而去六层狱层长】的房间,这里要比一般房间大很多。刚一推开门,看到的就是一摞书本,记载着他在虚世界的生活。

而最为突出的东西,就莫过于在干净整洁的桌上摆放的那张怀念照片,子宙与他亲密的搂在一起。

真是望山跑死马,一开始为重返实世界战斗无望,距离子宙越来越远。他看着温馨的照片,子宙睁大了双眼,双手和右脚还俏皮的翘起,撅着嘟嘟的大嘴唇亲吻着子殿的脸。那时的他们是多么的相爱,还只是18岁。就老早的被家族安排到一起,成为一生的伴侣。

不用吃惊也不用惊讶,说了,他们二人同属一族,是亲戚关系但早已隔绝六辈人之远,所以能在一起。

他们家族是真会玩,虽然给两人拟定了娃娃亲,但从小却不准在一起相识玩耍玩乐。直到14岁,家族才安排他们相遇,真的是煞费苦心啊!

不仅如此,就连他们相遇、爱上对方、和对方表白等等都是计划好的。可以说是闪电在一起、闪电宣告父母,为了能更深层次的让他们两人喜结连理。在子宙的第一次和子殿一起的生日宴会上,互相的岳父岳母提前商量好,在他们喝的东西里下药,然后晚上同床共枕,把生米煮成熟饭。也就是说,14岁生日,子宙的处就已被迫破了!

当他们知道自己是被安排的后,并没有生气,而是反过来给家人摆了一道,因此两人的爱情又一次加深。

而且初中就开始同居,房子也是他们自己的,家族就是有钱没办法。虽然有些违法吧,但也是迫不得已为之,她们只好接受了这项安排,后越走越远。

直到,悲剧的发生!

正如前面所述,子殿生日那天,是子宙的怀孕之战。结果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漆黑、阴暗而又恐惧的虚世界里。

通过与实世界的镜子连接,他看着子宙起床,满屋、满世界的寻找自己,他是如此之急啊,但就是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子宙疯狂、崩溃、伤心和在痛失夫君中迷失自我。他越看越觉得自责,所以干脆下定约定,切断与实世界的画面连接。开始全心为出去而战。

他遇到了一个人,正是【佟贺锋】。

两人如兄弟一般,并肩作战,一次次闯过各种等级事件来晋升考验者级别,从而重返实世界。如履平地也是有代价的,经历了一些事件后,子殿不仅没有享受到该考验者等级的优待,体内还持续增加无知灵魂。

正是因为之前佟贺锋的正义面,所以子殿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说他回头是岸。

“实世界”——

还是那条街道、那家早餐店、那两个奇奇怪怪的人。

即使是快八点,这件早餐店还是人山人海。周五的早晨本应该是一个轻松的早晨在对,可是……子宙和这位男子拼桌吃饭在就那么闹心呢?

他们正好靠近窗边,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外面的场景,一眼望去全是腿,看不到停在外面的车。

子宙的穿着在这个季节,算是非常标准了。

一条白色附带条纹的裙子,不算超短但也很短,腿还穿着光腿神器肉色的暖裤袜,还有一双长靴,长发很飘然香气,化着淡妆的样子很像小清新,完全不像有孩子的妈妈。

脖子上还带着‘怀表’里面是她和银河的照片,双手分别戴着两只手镯,右手刻有‘ZD’、左手刻有‘ZH’。

这是她平常的穿着,一般不会更换,要换也是换颜色,而不是换形象,整个一季不会超过三套衣服。

哦对了,她的小包包,非常的Q,样子不过腹部那么大,却什么都能装得下。

唯一的缺点,就是手指头上,没有戒指!

此时的她,手拿一杯原味豆浆,却拿出了红酒的感觉。翘着二郎腿、斜着头、身子看窗外发呆,手习惯性的将豆浆来回转啊转啊的,就像是在醒红酒。

表现的是那么忧郁、困惑而神秘,还有一丝伤心、难过又悲哀流泪。

不知不觉胸前的怀表打开了,面前这个男人说:“这个孩子是谁啊?”他看着子宙胸部的怀表,如果他直接不说,会以为他在看胸,真是不小。

子宙默默的回过神来,跟着他的眼睛,低头看了看。微微一笑,露出无比骄傲的笑容。道:“这是我儿子!”

“怎么样?是不是随我,是不是很帅?”

这股高傲又自恋的语气和表情动作,把这个男人说的都无语了,瞟了一眼后,摇着头,眼神远离了子宙。

“你也就像20到23岁的小姑娘,实在看不出来,你是个结了婚有孩子的女孩,很幸福!”他似乎对此时有一些感触,便触话生情了起来。

子宙此刻心里想:“这个男人,越看越帅,属实耐看加中等型的,而且穿着看来,他也不是什么乱来之人,可能……要不要勾一勾呢?”

随后,她露出了寂寞、难过和悲伤以及一副纯真的样子。

看着面前这个很朴素的男人,发出略微嗲嗲的声音。说:“说起这个,我的丈夫已经不在了,如今……就只剩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了!”

很显然,这是在暗示,自己独身一人,可以撩!

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说:“对不起,触你痛处了,我很抱歉。”。

子宙表情一凝固,双眼紧闭,叹出了一声极其失望的气,摇着头。小心念叨着:“我…直男可怕啊!”

然后又正常的说:“不要意思,我吃完了,先走了!”

她拿着包,来到前台。道:“那个直男的帐,不要了。”

就这样,她气哄哄的走了。

那位男人继续吃着,过一会儿吃完了,想去结账发现子宙竟然给结了。“害,这个小妹妹,真的是。”他回到桌位拿他自己的东西,却惊奇发现,不见了。

“我的简历呢?明明在这啊!”

————

半个小时过去了,子宙开车来到了一处公园。“哼,气死我了,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我都送上门了,竟然不要?”

刚把车熄火,就在驾驶座上生气的大喘息。

然后发现自己除了包包以外,还有一张纸。

她很疑惑的拿起来看了看,竟然是一张简历。

“呦,这不是那个直男吗?我怎么把他简历拿来了,哼。”很任性的一声‘哼’。“穿西装的样子还挺帅的嘛,这名字……还不懒。”

她注意到了简历上的名字,叫【林莫萧】!

“林……莫……萧?”她皱起了眉头,头转向车窗外。“我怎么在哪见过这个名字呢?”

“哎呀算了,先给人送回去把!”

于是她掉头,往刚才那间早餐店去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