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61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道教虚世界 > 第2章:真挚的爱情

第2章:真挚的爱情(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子宙的儿子,银河房间内充满着宇宙气息,有黑色、蓝色和白色组成,还有一架太阳系整体模型。其余就都是玩具、电脑和书籍,玩具是关于宇宙的多一点,电脑是高配置,书籍显得最为全面,它什么都有。

六岁的小男孩,睡前应该不需要妈妈哄才对,可银河没有妈妈的哄睡,根本睡不着。实际上,他是为了能和妈妈多待一会,装作没有成长,也要和妈妈多待。

同样的理论,用在子宙身上也是如此。

她将空调温度调试正好,开始哄银河睡觉。大手牵小手,紧紧相握;小头枕软胸,缓缓闭眼,子宙的存在,能让银河每晚都面带幸福的微笑进入梦乡。

前提,是得有一个故事。她将语气放轻,说道:“银河,今天是你了解宇宙奥秘的新一天。八十八星座中,我们讲到了【显微镜座】,听名字是不是很有趣?”她亲了一口银河的额头,随后开始讲了起来。

银河喜欢的东西,多少和子宙有很大关系,因为子宙是科学家,她非常崇尚自己的工作,也很喜欢研究。而银河巧妙的继承了这一点,不过……有点跑偏,跑到了外太空。年近6岁,就懂得很多航天知识和物理知识,同时将《霍金》视为偶像,五岁上小学,一直并列第一。

话说,一位没有爸爸的孩子,成绩大多数是下降的,而他不仅越来越好,还能控分。

因此,他在过去一年里,每次考试都用这个控分技能来要挟子宙,要买很多书籍和游戏。

就在故事讲到一半,子宙没说完时。银河道:“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原本挺好的夜晚,子宙也是满脸开心,但被银河的一句话而消除了自己所有的开心,转变为失望、对不起和伤心之意。

她不想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何时能回来。但面对自己儿子那童稚的眼神,散发着浩瀚星辰和子宙的面孔,就跟以前一样期盼着妈妈的回复。

“银河,爸爸……她在很远的国外工作,为了我们这个家在劳动,辛苦的很。妈妈答应银河,等爸爸回来后,妈妈第一时间带你去找”她抚摸着银河的脸,一遍又一遍,还要直视银河的双眼,她必须忍住眼泪。继续道:“现在,银河要做的就只是睡觉而已,明天还要上学,以后成功物理学家、航天学家或是航天员都可以,哦不,航天员不行。因为这样银河会离开妈妈,就是航天学家,好吗?”

银河非常懂事,心眼很灵且眼色很好,知道自己说到了妈妈的痛处,不能再打击了。

于是,他回吻了子宙一口,道:“好,我知道了。妈妈,继续给我将星座的故事吧!”

随着一股哈气,五分钟后,银河进入了梦乡。

带着妈妈行走在八十八星座之上。

来来回回,拢共半个小时,小银河终于睡着了。子宙关完灯,在出去之前,偷看一眼小银河,站在门口悄悄的,说道:“晚安,我的银河,我不可缺失的一部分。”这句话她每天都会和银河说一遍。就算他不在自己身边,也会通过网络,用自己最柔情、最温柔的语气给银河发句语音。

同时,每当她说完后,都会深叹一口气。这次,叹出来的气不一样,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了客厅。

即将要面对的,是她爸妈。还都是企业中……鼎鼎大名的高级人物,母亲的表情是那么严肃,父亲的表情是那么心疼。果然也证实了父女之情大于母女之情。

“爸,妈,银河睡着了,你们可以放心说,我已经开启了房间的隔音系统。”

接下来这一句话,比之前要轻柔,但柔中带刺。道:“这个孩子,里屋那个!是你和哪个野男人生的?对得起我们从小对你的教养吗?对得起子殿吗?”

子宙听着,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廉耻,而是瞪了又瞪。

“虚世界”————

……

今天,考验者小区迎来了酒吧似的灯光,就像夜店。至于灯光都是从哪里来的,这都是虚世界自带的,它也会进步,不可能只活在过去,用传统的火把、灯油等等,甚至设计、装修风格都比实世界要漂亮。

此次聚会、举办派对,是为了给子殿提前庆贺。

他是考验者小区最好、最有人性、最会照顾人的【狱层长】,当然,这么受欢迎,他自然是我们子宙的男朋友!

几乎所有人都来到了这里,唯有一人,他并没有参与,而是在自己的房间内,冷静的待着,一动不动。

他相貌中等,眼神穷凶极恶,嘴角还很不服的崛起,双腿跟肾虚了似的不停抖动。他说:“子殿,你马上要离开了,但我绝对不会让你轻易离开的。”从语气和语句来看,他应该是子殿在这里的仇人、对手,而且两人关系非常不好。看他,说这句话时咬牙的程度,根本不像普通仇人。

恨子殿那是恨之入骨,即使在梦里,他都会梦见杀死子殿千百万次,每一天还说着“我一定会弄死你”之类的话。

可现实里,他没有办法,只能干看着子殿这样受欢迎,如今都要离开虚世界了,还一点进展都没有。刚才的话,所陈述的表情也渐渐烟消云散,绝望的坐在床边,原本以为复仇就到底为止了,但奇迹出现了!

一只白色的无知灵魂,出现在他眼前,看到骷髅上还纹着一些玫瑰,白色的玫瑰。

他看清了!的确看清了!

当这只【白玫瑰无知灵魂】冲入他体内,在额头显现一下自己存在的消息时,他容光焕发、精神充沛。邪魅的笑了出来,狠狠的攥着拳头,道:“这就是上天在帮我吗?这次!子殿!你可在劫难逃了!哈哈哈哈!!!”

随着一阵邪笑,他自信的走出房间,来参见子殿的送别会派对。看到子殿一人在那边喝酒,靠着柱子,他便上前问候。一绺头发挡住他右边的眼睛,邪笑着。道:“子殿,祝贺你,终于要脱离我的苦海,和女友团聚了哈?”此番言语,别有风味,就和唱戏似的。“但是——我不会让你好过!”

子殿忍气吞声,就当他不存在,也没回复他所说的话。

而这位得意洋洋的仇人,去和别人喝酒了。

“实世界”————

这边陈述,已经进入了白热期。

子宙“咣当”一声,跪在爸妈面前,听得出来,膝盖肯定很疼很疼。

身为父亲,当然是最心疼的,而老妈,这一秒也想过去扶起自己的女儿,但又被眼前之事掩盖。

“爸妈,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此话一出,她瞬间流出眼泪,24岁的她不拘束形象在父母面前嗷嗷大哭。因为房间很隔音,所以银河听不到。

而老爸实在受不了自己女儿如此难过、流泪和受委屈,想过去保护子宙。但,老爸还没起身十厘米,就被老妈一个眼神吓得又坐了回去。

这不是不爱子宙,因为老爸也想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子宙并没有为老爸不出手帮自己而难过。继续跪着,眼泪一滴一滴的留在地板上,每一滴都是对子殿的想念、爱的过往和美好的回忆。

老妈说了那么多,子宙依旧未交代真相。所以,又是一声大喊中的怒吼,道:“说啊,你这个死丫头,孩子到底是和哪个野男人生的!”她站了起来,老爸这一刻慌了。“还不说是吧?还不交代,那我猜猜。有一天,你和同事、同学或朋友聚会,然后你喝多了,在酒店不知道和谁睡了是不是!”话音刚落,一嘴巴扇在了子宙扇了。

这声音,堪比子弹出膛。

子宙擤了擤鼻子、揉了揉眼睛、擦了擦嘴。

“爸妈。”声音开始颤抖,“你们听我解释,银河……是我和子殿的孩子!”

就在她说完后的三秒钟,又一嘴巴扇了过来,并拿起茶几上的扇子,狠狠的打在子宙肩膀上。

“你还撒谎,你再给我撒谎一个试试。”

此刻,沙发上的老爸看着都心疼死了,但也没有办法阻拦老妈,因为事情还没有真相、结尾。所以他能干看着,等一切结束后在过去安慰。

老妈开始在子宙面前、身边来回徘徊、转圈。“子殿都失踪六年了,这孩子才多大?再说了,你当时才他妈的18岁,以为你娘好骗?”

说完,老妈放下手中的武器奔向银河的房间,道:“你等着子宙,我非得把这个孩子给扔了!”

子宙见情形不妙,撕破嗓子喊:“妈,我求你了!别动我的银河,别动我的银河,妈,我求你!”但老妈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银河的房间去。情急之下,她顶着跪受伤的膝盖,一把手将老妈推到。并大喊:“对不起妈,是女儿不孝推了您。我说,我交代,只要别动我的银河,我什么事都说。”

三个人回到了沙发跟前,子宙为表诚意,接着跪下。开始陈述当年的事;

“六年前的3月7日,也子殿的生日,我陪他度过了非常美好的一天,完成了所有愿望。那是我18岁最开心的一天,没人能比得上他。晚上,我送了他生日礼物,同时,我们喝了酒,还做了爱。”此话开始,她变得理直气壮,觉得自己没错,一切和自己都没错。

然后用严厉审视的眼神,盯着老妈。道:“至今为止,除子殿以外,我没和其他男人上过床。”这句话的强调语气很重很重很重,足以压碎钻石。“然后第二天,晚上去接他时,就再也没有了音讯,失踪了。”

她开始流泪,非常伤心的流泪,还伴随着委屈,极度难过的委屈。接着道:“之后我就怀孕了,也迎来出国留学的机会,当时的年龄,我也怕给你们丢人,所以我去了英国,在舅舅的照料下,我生下了银河,且生活的好好的。”这时,她又用很横的表情和眼神,继续瞅着老妈。“妈妈,那几年,你知道女儿我有多苦吗?上学、补课、看孩子,一天睡不过三小时。我把我所有的爱就寄托到了银河身上,你竟然说要扔了他。如果,妈妈,你敢这么做,我就和你们断绝关系。”

陈述完毕,老爸泪流满面,敢上前安慰安抚子宙,不过一切都无用,她哭的非常伤心,即使是无声,也能侵染大地天空,让所有物种感受到她的委屈。她趴在地板上,眼泪足以填满一块地砖。

“那几年里,唯一给我活下去动力的,就是银河。付出了那么多,你们还说我是……那种女人!”

最后,老妈擦了擦眼泪。默默道:“哎!我孙子呢?我要去看我孙子,他那么可爱,姥姥我必须好好亲热亲热。”就此,老妈去了银河的房间。也用母亲惯用的方式,向子宙道了歉、原谅了她、接受了银河。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